国军副师太穷,想通之后借2000万干了1件事,成为巨富

1922年,一位虎头虎脑的小伙子,考入了“云南王”唐继尧的军士队。踏入戎行的那一刻,他抬眼望天暗暗发誓:我一定要做好人。

这位小伙子名字叫曾泽生,来自云南永善一户地主家庭。家里本有良田美宅,却因父亲早逝,母亲改嫁,被宗族恶势力逼得人生惨淡。但是,这也让他决心一生从善,与“恶”势不两立。

曾泽生在军士队毕业后,辗转了几家军校,加入过国民党军队。因为与官僚习气格格不入,一度辞职离去,后来办刊宣传“铲除贪官”又身陷犴狱。

栽了几个跟头后,曾泽生决定洁身自好就行,不再和长官较劲,从此在宦海一帆风顺。1934年升任189师团长,两年后迁为副师长。

虽然已经位高权重,但他牢记当年的誓言,坚持清廉自守,除去工资外没有外财。团长一职每个月240元工资,师长大概有300元工资,毫无疑问属于令人艳羡的高薪。但民国时期物价高涨,家里人口众多,尤其军政界交际往来的花费巨大,让曾泽生经济上捉襟见肘,不时需要借钱度日。

国民党官场无人不贪,曾泽生如逆流而上的一叶孤舟,尤其显得另类。直到1940年这一年,他连连遭受打击,操守上转了一个大弯。

年初时,曾泽生实在难以支撑家用,打算把夫人李律声送回永善。不料李律声分娩难产,需要手术,曾泽生只得低声下气四处筹钱,支付医院的费用。

又不到一个月,尚在襁褓中的儿子受冻患病,不治夭折。

好不容易凑够盘缠,曾泽生带夫人回乡,还未踏进门口就遭到了老家家人的嘲讽:“人家当官的都给家里盖房置地,你当副师长,连叫花子都不如啊。”李律声在老家呆了一年,这些人只送过大米一袋,别无他物。

看看熬姜呷醋的自己,再比较下锦衣玉食的同僚,曾泽生心中就一个“悔”字,觉得自己开窍得太晚,开始伸出了攫取钱财的双手。

曾泽生(右一)

不久,他通过关系向银行借款600万元,购买大量货物囤积起来,时机一到再卖出,狠狠地捞了一笔。

1945年,曾泽生坐飞机到越南参加日本投降仪式。他灵机一动,想到这一趟可免税收和运费,正好做生意,立马向银行借了2000万巨资,转卖黄金,豪赚300多两黄金。这一次投机倒卖,让他一跃成为巨富。

对于这段不堪的经历,曾泽生弃暗投明,加入人民军队后坦诚地作了交待,并感叹道:“旧社会都在污水盆里共浴,哪里还有一个干净人?” 一语道中了他人生蜕变的根本原因。

曾泽生(左三)

发布者:,本文摘自网络,如涉及版权请告知,我们对文中观点保持中立、交流之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