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官因斩杀一太监而留名青史, 让霸道的慈禧服了一次软

清朝时有一位官员,清正廉明,政绩卓著,但并不为人知。后来却因杀了一个太监而流芳于世,竟受到清朝名臣曾国藩和李鸿章等的大赞。因为他杀的太监太有名太牛气了,不是谁都能杀的。那么此官员是谁?他杀的太监又是谁?这个太监有什么牛气的?欲知详情,本回分解。

先说这位官员,他叫丁宝桢(1820年-1886年),字稚璜,贵州平远(今贵州省毕节市)牛场镇人。他性格刚直,不畏权贵,敢作敢当。咸丰三年(1853年),33岁的丁宝桢考中进士,此后历任翰林院庶吉士、编修,岳州知府、长沙知府,山东巡抚等。

一、丁宝桢倾尽家财招募军队平定叛军

丁宝桢中进士后不久,因母亲去世他返回家乡贵州奔丧守孝。当时遵义的杨隆喜造反,丁宝桢倾尽家财招募了八百壮士保卫家乡。咸丰六年(1856年),丁宝桢为母守孝期满时,又有苗民教匪叛乱,时任贵州巡抚蒋霨远上奏朝廷,申请让丁宝桢率部留在平叛军中,皇帝同意并特别下令授予丁宝桢编修一职。此后,丁宝桢又大力在民间招募军队,使军队达到四千人,并先后在收复平越、独山等诸多城池时立下赫赫战功。

咸丰十年(1860年),丁宝桢任岳州知府,他遣散了之前招募的军队。他和部下分散时,遇到了难题。因为战争的消耗,他亏欠部下的饷银非常多,无法满足大家,于是他把五百两银子放在桌案上,对大家说:“我和各位在一起共事很久了,现在府库的钱粮短缺,我是真不忍让你们空着手回家,但是就这么多钱了,我丁某很为难啊,这该如何是好?”大家都被感动,于是流着泪说:“大人为解救国难,平定叛贼,不惜捐献所有家产,我等钦佩之至。如今叛贼已平,乃小民之福也!在下又有何求?”于是丁宝桢部队的部下、随从无一要求领取饷银,纷纷离开。丁宝桢成功化解了无饷可发的危机。

二、丁宝桢不惜冒犯王爷,升职山东巡抚,政绩卓著

同治二年(1863年),丁宝桢升任山东按察使。当时科尔沁郡王僧格林沁在鲁、豫两地统帅军队作战,僧格林沁自觉地位高贵,十分傲慢,见省级以下官员时不设座位给对方。丁宝桢投递名帖求见他时,说,“低级武官丁某投书王爷,给予座位就觐见,不给座位就不见!”身边的侍从人员都大惊失色,认为丁宝桢这下可得罪了僧格林沁。但僧格林沁佩服他的强硬的骨气,遂为丁宝桢赐座位,礼敬有加。

山东巡抚阎敬铭听说这件事后,大为称奇,丁宝桢到任的那一天,亲自在郊外迎接,从此无论大小事务,都先咨询丁宝桢之后才实行。

同治三年(1864年),丁宝桢升任山东布政使。同治四年(1865年)僧格林沁战死于曹州,丁宝桢被弹劾协战不力,被降职。同治五年(1866年),给事中孙楫、御史朱镇又搜集罗织了其他的罪名来弹劾他,此事转呈到曾国藩手中,曾国藩向皇帝禀告说丁宝桢无罪。山东巡抚阎敬铭向来欣赏丁宝桢的才能,到这时就请求退休,举荐丁宝桢来代替自己,于是朝廷就任命他做山东巡抚。当时捻军的部队直逼边防海岸线,李鸿章建议朝廷在胶莱河修筑防御工事,丁宝桢也参与其中。之后在征讨捻军的战斗中,他曾立下大功。

同治七年(1868年),西路捻军奔赴定州,京城附近大为震动。丁宝桢知道军情后,立即快马奔驰到东昌,率领一千骑兵,三千精锐步兵,带着五天粮食,日夜兼程,援助北方,最后捻军大败,向南溃逃。这场战役,朝廷派遣的禁军到京城外防备捻军,各位将领因战斗不力都受到责备,而丁宝桢这一支军队的突然出现,转战任、深、祁、高、肃各州之间,收复饶阳,功劳最大,皇帝多次降下圣旨褒扬嘉奖,加丁宝桢太子太保衔。

丁宝桢任山东巡抚期间,他带领百姓两次治理黄河水患、创办山东首家官办工业企业山东机器制造局、成立尚志书院和山东首家官书局等,政绩显著。

丁宝桢还重视人才,他的政绩,很大程度得力于用人,他提拔官员看重德才兼备。他用人的标准,一是“居心行事”;二是“苟异于人”。也就是说,要用有事业心而且确有奇才的人,而不是“只会做官不会做事”的“阿混”。每到一处,便悉心查访,但遇心术正大、才识卓越、能办实事的人,便极力保举提拔。

丁宝桢尽管为官廉洁,政绩显著,但真正让他留名于世的是因为他杀了一个太监。这个太监牛气冲天,就是慈禧太后的心腹安德海。

三、做为慈禧倍加宠爱的太监,安德海的短暂“辉煌”与嚣张跋扈。

安德海(1844年—1869年),直隶南皮(河北省南皮县)人。

他在八九岁时进宫,后在咸丰帝身边为御前太监。由于安德海聪明伶俐,会察言观色,很快就得到了咸丰帝和叶赫那拉杏贞的好感。咸丰死后安德海成为慈禧的心腹。

咸丰皇帝是病死在河北承德行宫的,他临终前留下遗嘱,让皇长子载淳继承皇帝位,并派肃顺等八位顾命大臣(即八大臣)辅佐幼主,主持政务。可是载淳的生母那拉氏(慈禧)暗中准备和咸丰皇帝的异母弟恭亲王奕,发动政变,夺取政权。

当时恭亲王奕正在北京主持与英法联军求和事宜。慈禧让自已的心腹太监安德海暗地里回北京,来到恭王府,将夺权阴谋告诉恭亲王奕;之后慈禧又与皇后联合,下了一道密诏,盖了“御赏”和“同道堂”印章,再次派安德海星夜兼程进京,召奕速来承德共商除掉肃顺等八大臣的大计。

奕接到密诏后,立即动身,打着奔丧的旗号,来到承德行宫。之后又在安德海的精密安排下,与两宫皇太后见面商讨夺权的阴谋,最后成功地发动了“辛酉政变”,夺去了肃顺等八位顾命大臣的权力。

在辛酉政变中,安德海由于充当了两宫皇太后和恭亲王奕之间的秘密联系人,立下了汗马功劳,最后被晋升为总管大太监,成了朝中显赫的人物,并且极得慈禧太后的宠信。

慈禧同奕联合杀害了八大臣之后,为了进一步控制朝政,他接着便要夺取奕的权力。

到了同治四年三月,在安德海的密谋下,慈禧借用一个御史弹劾奕的机会,发动突然袭击,革去奕的议政王和一切差使。在慈禧一步步夺权的过程中,安德海可谓鞍前马后,极为卖力,所以成了慈禧最宠爱的太监。可以说,安德海想要什么,慈禧都会满足他;当然,慈禧想要什么,安德海先满足她。所以安德海想娶媳妇,慈禧自然大力支持了。

同治七年冬天,安德海在北京最大的酒楼前门外天福堂大酒楼张灯结彩,大摆酒宴,娶了徽班唱旦角的年方19岁的美人、艺名九岁红的马赛花为妻。慈禧太后为了表示宠爱,特地赏赐了白银一千两,绸缎一百匹。太监娶妻的新闻,在北京迅速传播开来。安德海在大清宫里宫外、朝廷上下,可谓红极一时。

四、丁宝桢斩杀牛气太监安德海,留名青史

成了慈禧的红人,安德海自然牛气的不得了。他恃宠而骄,嚣张跋扈,在朝廷里谁都不放在眼里,却连同治皇帝载淳都想欺负。安德海还经常搬弄是非,挑拨同治帝和慈禧太后的母子关系,使得小皇帝常被慈禧太后训斥。他目无皇帝,越权胡为,已经到了令同治皇帝忍无可忍的地步。

同治八年(1869年),久在宫闱的安德海想出宫游玩并借机敛财,于是借口预备同治帝的大婚典礼,请求慈禧太后派他到江南置办龙袍、预备宫中婚礼所用之物,获得慈禧太后许可。有了太后的支持,安德海便带领着一班随从,前呼后拥地出京了。

摄于慈禧太后的权势,沿途一些趋炎附势的地方官争先恐后前去逢迎讨好安德海一伙。安德海趁机大敲竹杠,中饱私囊。安德海的太平船驶入山东境内,到鲁北古城德州时,他令船靠岸,他竟在船上搞了个盛大的生日宴会,极尽奢华,还让戏子们演了戏,让河两岸看热闹的百姓形成了密密麻麻的两道人墙,安德海这谱摆得也太大了点。

清朝前期对太监的管理一直是很严格的。开国之初,顺治帝就颁布上谕,对太监管理做出了规定,其中即有太监不准干涉国政,不许擅出皇城等规定。这道上谕后来成为清朝皇室的祖宗家法,但凡有太监触犯,多会被处以极刑。同时《钦定宫中现行则例》还强调,太监级不过四品,非奉差遣,不许擅自出皇城,违者杀无赦。安德海当时只是六品蓝翎太监,仗着慈禧太后的宠爱,在未知会任何官方衙门的情况下,便违反祖制擅自出宫,可谓嚣张。

安德海虽号称钦差,却并未携带任何公文,一路又过于威风张扬,因此在途经山东德州境内时,德州知州赵新闻讯对此颇感费解:因为按例钦差大臣过州县时,会外发公文,这样沿途官员才好按礼迎送。另外,安德海的仆役下船购买物品也没有出示“传牌勘合”(即清朝奉命出京兵员由兵部签发的身份证件),所以为谨慎起见,赵新立即将此事上报巡抚丁宝桢。

嫉恶如仇的丁宝桢早就对安德海在宫里的恶行非常愤慨,恨不得除掉此祸国殃民的家伙。他接到报告后,立刻写了份密折上呈清廷军机处,在密折中痛斥安德海种种不法行径,列举清廷“太监不许与外人交接,不得擅出皇城”等规定,并指出安德海做为一名太监,出差携带女优,太不成体统,述说了安德海的各种罪行。他一面拟密折,加急送往北京,一面动用紧急公文,下令对安德海一伙跟踪缉拿。

做为慈禧的红人,官员们对安德海都很忌惮,不敢动手。但丁宝桢下令,必须毫不手软,毫不犹豫,立即把小安子给我拿下!

八月二日,安德海在泰安县被知县何毓福抓获,与其随从陈玉祥等三人随即被先行押往济南,由丁宝桢亲自审讯。开始安德海傲然而立,满不在乎。他有慈禧为他撑腰,就不把丁宝桢看在眼里。但丁宝桢成竹在胸,他想朝廷肯定会支持他逮捕安德海。

四天后,丁宝桢终于接到由军机处寄发的密谕,内称:“该太监擅离远出,并有种种不法情事,若不从严惩办,何以肃宫禁而儆效尤!令丁宝桢不必审讯即可就地正法。八月七日,丁宝桢便将安德海就地正法于济南,并暴尸于菜市口,百姓见到后,都拍手称快。

慈禧知道这事后,当然很气愤,心中恨不得杀了丁宝桢,但最终她还是忍了。因为杀安德海也是得到皇帝和军机处的准许的,安德海确实是违反了太监不许擅自出宫,不许结交外官等规定。还有,因为安德海曾经公开娶妻,有人怀疑他是假太监,并怀疑他跟慈禧之间有什么不清白。如今丁宝桢把安德海暴尸于大庭广众之下,人们确认了安德海是个真太监,所以也就把安德海跟自己的关系搞清楚了,还慈禧了一个清白。所以某种意义上,她还得感激丁宝桢呢。所以慈禧只有吃个哑巴亏,白让人杀了自己的小安子。还得表现出一种大度,安德海该死!所以他不但不敢惩治丁宝桢,还得给他晋升,于是又把丁宝桢提拔为四川总督。

也许这是慈禧一生中仅有的一次屈服。做为一代妖后,慈禧太后性格强悍,嚣张跋扈,在清宫里,在大清朝廷,从不向任何人低头,也就从未吃过亏。她统治清朝半个世纪,从来都是别人听她的,为她效劳。清廷内,众臣向来尔虞我诈,勾心斗角,相互打杀,但是,一群男人不管怎么斗,均不敢对老佛爷慈禧太后这个死老婆子玩花花肠子;一群男人,不管如何互挖墙脚,但从来都对慈禧惟命是从。这简直是中国历史上的一个极为奇特的现象。但是,尽管慈禧如此霸道,她的一生中还是软了一次。这一点可谓拜丁宝桢所赐。

丁宝桢杀安德海这件事也受到了名臣曾国藩和李鸿章的赞赏,曾国藩称丁宝桢为“豪杰士”;也使得朝野上下人心大快,一时“丁青天”之誉传遍民间。

发布者:,本文摘自网络,如涉及版权请告知,我们对文中观点保持中立、交流之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