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大杂烩

胡适说毛主席的诗词不好,那他自己的水平又如何呢

毛主席在青年时代,曾经非常崇拜胡适。但后来两人产生了巨大分歧,胡适便经常批评毛主席。对于毛主席发表的诗词,文人气息已经深入骨髓的胡适当然不会放过批评的机会。

比如在1941年的时候,胡适在日记里就写到:“有朱德的诗三首,毛 的诗一首,词一首……这些新人物偏要做旧诗,真可怪!”,还说“蒋 不做诗,不写大字,正是他的不凡俗处。”

当时胡适读到得就是这首诗

再比如毛主席著名的《蝶恋花·答李淑一》,当时已经迁居大陆以外的胡适就说这首词使用的韵律是“没有一句通的!”其实毛主席在这首词的注释里说““上下两韵,不可改,只得仍之”,也就是毛主席知道这词的韵律不符合前人的规矩,只是不想为了迁就而扭曲自己的感情。

胡适既然批评毛主席的诗词,那么他自己的诗词水平又如何呢?

要知道,胡适作为“新文化运动”的旗手之一,是极力主张写白话新诗的。比如他在1931年创作的《从纽约省会(Albany)回纽约市》:

对于白话新诗,毛主席曾经说这样一句话:“我反正不看新诗,除非给我100大洋。”

而在胡适写的古体诗中,最出名的一首诗是1916年25岁的时候创作的《蝴蝶》:

蝴蝶

两个黄蝴蝶,双双飞上天。

不知为什么,一个忽飞还。

剩下那一个,孤单怪可怜。

也无心上天,天上太孤单。

而毛主席十三岁的时候,曾写过一首名为《七古·咏蛙》的诗

七古·咏蛙

独坐池塘如虎踞,

绿荫树下养精神。

春来我不先开口,

哪个虫儿敢作声?

话说“一千个人心中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他们诗词的水平如何?各位自己评判吧……

发布者:,本文摘自网络,如涉及版权请告知,我们对文中观点保持中立、交流之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