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大杂烩

史马话西游(175):黑熊精不但武艺高强,还颇有几分幽默感,实在是妖界奇葩

且说黑熊精和悟空大战了半日不分胜负,早看呆了一干小妖,浑然忘了为大王呐喊助威。然而悟空终究在灵台山炼气三年,又吃过许多金丹蟠桃,精力充沛竟似无穷无竭,自然越战越勇,高呼酣战,一棍重似一棍。

黑熊精虽也孔武有力,拼斗了这半日,却早已有些疲乏,眼看取胜无望,便架开悟空一棒叫道:“孙行者,你我斗了半日也只是如此,若要分出胜败不知要打到何时。我肚子饿了,要回去用膳,你既自称是个好汉,便且两下罢手收兵,等我吃了饭再来和你赌斗。你若有胆,便和我一起喝两杯再战!”

悟空哪肯答应,骂道:“不要脸的东西!你枉称妖魔,竟然耐不住饿?哪有阵前正在厮杀正酣,就要回家吃饭的?你爷爷在五行山下呆了五百多年水米不打牙,也不曾喊过饿哩!你休想借故逃走,若要吃饭,先把袈裟还我,否则就分个胜败再走!”

黑熊精坏笑一声道:“你耐得饿便在这里独自玩耍吧,老爷恕不奉陪了!”说着便虚晃一枪,跳出圈外,施法鼓起一阵黑风,趁着悟空不辨方向时,早已收了小妖,撤身回洞,安排小妖收拾酒席,自去书写请帖,邀请各路魔王来赴佛衣会不提。

再说悟空见黑风扑面,急腾身跃到半空,待得看得清楚时,早已不见了群妖,但见石门紧闭,任凭怒吼叫骂,哪里有人睬他?悟空暗忖黑熊精武艺精熟,若是贸然打破石门,只恐孤身犯险,受他暗算,因而跳脚怒骂了一回,却也无可奈何,只得很恨地回观音院来见师父。

却说玄奘在观音院苦等,心中忐忑不安,一时担心悟空找不到妖怪,袈裟不免无处寻回,一时又忧虑妖怪厉害,伤了悟空的性命,虽只半日晨光,却似过了旬月一般。

众僧见玄奘焦虑不安,生怕被他迁怒,无不小心翼翼地服侍,早斋吃罢不多时,便张罗了些茶点端上,眼看午斋已罢,仍不见悟空回来,唯恐玄奘焦躁,忙又翻出些茶砖烹煮奉上。正在心焦之际,忽听空中风响,只见悟空驾云而来,却是两手空空,并无袈裟。

众僧大喜,忙跪拜相迎,因见他脸色难看,当下也不敢多话,忙引他进方丈来见玄奘。玄奘一见悟空,心中大喜,忙问道:“怎地去了这许多时候?袈裟可曾寻回?”

悟空生怕玄奘焦虑,又要给自己遮盖脸面,便做出一副好整以暇之态,从容答道:“师父放心,袈裟已有下落了。先前果真是冤枉了这些和尚,袈裟并非他们藏匿,确是那黑熊精盗去了也。”

玄奘问道:“你如何知道是那妖怪盗走了袈裟?”

悟空笑笑道:“我依众僧所说,到了南边山上去寻那妖怪,在山坡上见了三人在说话,却是一个黑汉,一个书生,一个道人,颇觉古怪,我便暗中偷听。果然听那黑汉夸口,说他得了一见宝贝,唤作锦斓佛衣,要趁着后日生辰邀请各山妖魔,办一个佛衣会,赏宝贺寿。老孙听他不打自招,那还有甚迟疑?摸出棍来便打将去。不想那黑汉看似蠢笨,身手却是不慢,竟被他化风逃走了,那牛鼻子老道也落荒而逃,只打死了那个白衣书生,原来却是一条白花蛇成精,被我捽成数段,再也休想超生。”

玄奘皱眉道:“你怎地如此不小心?既知道是那黑汉偷了袈裟,便该沉住气,看看他的巢穴在哪里,查明袈裟下落在动手不迟。如今打草惊蛇,却被他逃走了,却如何是好?”

悟空陪笑道:“师父说的是!只怪我一时心急,也确没料到那黑厮如此油滑,竟能在我棍下溜走。不过师父放心,我在山上一路寻访,查明了他洞穴所在,叫他出来赌斗。那厮见我寻上门来,倒也亲口承认了偷盗是实,只是不肯交还。我俩便厮打起来,打了半日也不分胜负。我正斗得兴起,那厮却惧战起来,声称肚子饿了要吃饭,便躲回洞中不肯出来。我叫骂了半晌,那厮想是怕得狠了,装聋作哑,抵死也不敢露面。我怕师父等得心急,便先回来报信。如今既有了袈裟的下落,师父便不必担心,好歹着落在那妖孽身上,我定要讨还袈裟便是!”

观音院众僧听罢,无不长吁一口气,拍着心口庆幸道:“喃无阿弥陀佛!菩萨保佑!亏得孙老爷访明真相,小的们总算保住了性命矣!”

悟空瞪了他们一眼,冷笑道:“你们且休得欢喜,袈裟虽不是你们所偷,终究因你们而起!须等我袈裟到手了,方才饶过你们。还有,我师父在此可曾好生服侍?可有好茶好饭与我师父吃?可有好草料喂我的马?”

众僧忙道:“有!有!有!孙老爷放心,小的们怎敢有丝毫怠慢?白马已经喂了,唐老爷也用了斋饭点心。”

玄奘道:“你莫要吓了他们,你去了这半日间,我已吃了三次茶汤,两餐斋供了。他们都不曾有丝毫怠慢于我,你不必为此时上心,只管尽心竭力寻回袈裟要紧!”

悟空喏喏连声道:“师父放心!师父放心!我已知道那妖怪的底细,保管降伏了他,还你袈裟便了!”

正说话间,只见上房的主持和尚带着几个弟子进来,满脸堆笑地相请道:“孙老爷找到了袈裟的下落,真是可喜可贺!此番索性把那妖怪剿灭了,也是孙老爷惠及一方的恩德也!小的为老爷备好了斋供,便请老爷用了饭,再去降妖除魔不迟。”

这几句话把悟空奉承得心中大悦,含笑拱手谢了,又请师父同去。因见玄奘始终皱眉含愁,悟空也不敢耽搁,略用了些点心,吃了一盅茶,便对玄奘道:“弟子这便再去找那妖怪,务必夺回袈裟,请师父放心安歇,静候捷报!”言讫便驾起筋斗云,径往南边去了。

(本文节选自长篇连载小说《大圣心猿》第八十八回:夺袈裟初战无果,劫书信再施巧计)

发布者:,本文摘自网络,如涉及版权请告知,我们对文中观点保持中立、交流之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