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马话西游(154):观音菩萨化身老太婆传授唐僧紧箍咒,原来还有这番苦心

说到这里,玄奘不禁自怨自艾起来,含泪抱怨道:“要走就走,我便不信没了你这猴子,我就去不得西天!管他前途如何,我只管只身西行,就是被害被吃,也是我命中注定!”如此唠唠叨叨好一阵,把头往东边看了无数遍,望眼欲穿也望不到悟空回转,没奈何只得自己收拾了行李,捎在马上,看看道路崎岖,不便乘马,便一手牵着缰绳,一手拄着锡杖,孤身前行,一路孤零零冷清清,好不可怜。

玄奘在山路上行了许久,并不曾见到一个人影,此时忽然看到一个老婆婆孤身一人行此山路,不禁颇感好奇,便放慢了脚步,待她行到近处看得真切,竟是个年纪十分高大的龙钟老太,手里捧的是一见锦衣,锦衣上放着一顶耀眼生辉的花帽。

两人越行越近,玄奘见山路狭窄,便牵着马立于右侧,把路让出来,好教老婆婆先行。那婆婆见玄奘如此敬老知礼,脸上喜色流露,便问道:“请问你是哪里来的长老,怎地孤身一人在此凄凉赶路?”

玄奘见老婆婆相貌慈祥,话语关切,不觉心中一热,合十行礼道:“多谢婆婆关心!弟子乃是从东土大唐而来,奉了大唐皇帝旨意,前往西天灵山求取真经者。”

老婆婆似是吃了一惊,道:“西天灵山在天竺国界,此去有十万八千里路,你这等单人独马,既无伴当,也没带个徒弟,如此长路如何去得?你这长老忒托大了也!”

玄奘闻言,肚子里那万分委屈顿时窜上心头,长叹一声道:“婆婆之言何尝不是?贫僧前几日也曾收了一个徒弟,倒也颇有些本事,只是他性情凶顽,不堪受教,我只说了他几句,便大怒起来,弃我而去了。”说着眼眶便红了起来。

老婆婆点头道:“原说该有个徒弟相随才是。长老,我这里有一件棉布直裰,一顶嵌金花帽,是我儿子的旧物。可怜他只做了三天和尚,不幸短命身亡。我适才刚去了他出家的寺里哭了他一场,从他师父那里取了这两件衣帽,本想留作念想,长老既有徒弟,我便把这衣帽送了你吧,给你那徒弟穿戴。”

玄奘苦笑一声道:“婆婆,刚才贫僧说得明白,我那徒弟已经走了,却是无福消受婆婆的一番美意了也。”

老婆婆道:“长老莫要灰心,你们师徒一场,想来令徒只是一时负气,还将回来服侍长老。长老可知他是往哪里去了?”

玄奘皱眉道:“我那徒弟会些法术,身法快得离奇!我听得呼的一声,只遥见他往东边去了,就此无影无踪,哪里还得他回转来也。”

老婆婆笑道:“这便巧了!东边不远就是我家,令徒想必要到我家化缘歇脚,不妨事,不妨事!长老且收了这衣帽,我这还有一篇咒语,唤作定心真言,又名叫作紧箍儿咒,我便传了你,你可暗暗念熟,牢记心中,切记再莫泄露给一人知道。待我赶回家中,劝他回来跟你西行,你就把这衣帽给他穿戴了。若是他以后再不服你使唤,你便默念此咒,管教他再也不敢行凶,再也不敢离你而去也!”

玄奘闻言,将信将疑,只是见这婆婆说得不容置疑,便依言拜领了衣帽,又跟着老婆婆念了三遍那定心真言。所幸那真言并不甚长,三遍念罢,也就牢记在心了。

老婆婆传了真言,又对玄奘勉励几句。玄奘心中感激,刚欲低头拜谢下去,只听呼的一声,却见老婆婆化作一道金光向东而去,倏而不见。

玄奘大惊,知道金光乃是佛门诸佛菩萨化身遁形之法,猜想这婆婆定是观音菩萨化身,前来相助,不禁大喜过望,急忙撮土焚香,向东恳恳礼拜。拜罢,又把衣帽收进行囊,索性也不赶路了,就在路边席地而坐,把那定心真言来来回回念了十几遍,记得烂熟于胸。想起菩萨交待的话,知道日后可用此咒制服泼猴,不觉心中窃喜不已。

再说那婆婆果然就是观音菩萨所化,她深知以玄奘的本事德行,断难令悟空服服帖帖,于是便命暗中保护玄奘的护教伽蓝将师徒二人之事随时报来。待听说悟空打杀六贼,玄奘不解暗示,反而再三斥责,致使悟空忿怒而去,观音叹息不已,知道玄奘六根未净,开悟尚远,断断少不得悟空一路辅助,没奈何只得动用佛祖所授“金紧禁”三个箍儿,思量悟空乃是心猿,悟性虽高,心性却是多动以便,便选了紧箍儿,辅以定心真言,帮悟空收束心性。

为了测试玄奘取经之心,观音不寻悟空,却先化身老婆婆来见玄奘,一番交谈之后,见他虽有怨怼之情,畏难之意,却是一心向佛,意志尚坚,便传了他紧箍儿和真言,遁形而去,径奔花果山方向而来,却在东海上空正遇悟空驾云而来。

(本文节选自长篇连载小说《大圣心猿》第七十七回:敖广智激孙悟空,观音计设紧箍咒)

发布者:,本文摘自网络,如涉及版权请告知,我们对文中观点保持中立、交流之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