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马话西游(166):观音禅院的富贵老和尚——炫富还是钓鱼?

却说那和尚听悟空如此语带讽刺,不禁勃然变色,刚欲说话,只听殿外脚步声乱响,原来是寺里的上下房长老和大小僧众听到钟声乱响,不依礼拜节奏,都拥过来纷纷斥道:“哪里来的野人在此混敲什么钟?”

悟空见状,腾地一下跳到门前,大喝一声:“咄!都给我闭嘴!是你孙外公撞钟耍子,又待如何?”

众僧陡然见到一个毛脸削腮的怪物凶神恶煞地出现在眼前,无不吓得跌跌滚滚,脚软筋麻,都匍匐在地拜道:“雷公爷爷饶命!”

悟空见众僧如此脓包,笑骂道:“胡说什么!雷公是我重孙儿哩!起来起来,不要怕,睁大眼睛看好了,我们是东土大唐来的圣僧爷爷!”

玄奘见悟空闹得不成样子,忙抢上前来训斥道:“悟空休得顽皮,怎敢对长老们如此无礼?!”又转向众僧道:“众位长老休怪,贫僧唐三藏,乃是东土大唐来的僧人,奉了唐皇圣旨,前往西天拜佛求经,途径贵宝刹,特来恳请借宿一晚,因贫僧受过观音菩萨许多恩德,故而适才焚香礼拜。我那徒儿原是个半路出家的和尚,生性顽劣,不知礼法,都怪贫僧教导不严,故有如此失礼处,还望各位长老海涵!”说着躬身合掌。

众僧见玄奘儒雅俊朗,言语谦恭可亲,这才放下心来,纷纷寒暄还礼,只是对他如何收了那么一个妖怪般的徒弟心存疑惑,却也不敢询问。

两厢寒暄了几句,主持和尚便举手相邀道:“老爷们一路远来辛苦,便请两位老爷到后方丈中歇脚奉茶。”

玄奘听主持以老爷相称,全无半点出家人的口吻,不禁眉头一皱,勉强还礼谢过。

悟空听了却十分欢喜,暗想:“这帮贼秃真个是贱骨头,起先自高自大,被我收拾一番,便卑颜屈膝起来。可见他们绝不是依本等修行的好和尚。”当下也不道谢,只对玄奘道:“师父先去,我去牵了马取了行李就来。”说着便从人群中昂然而出,众僧纷纷躲避。

玄奘轻叹一声,在众僧簇拥下往后院走去。悟空牵了白马,担了行李,转过正殿,系好了马,便径至后房。方丈中众僧见悟空进门,忙起身让座,悟空在玄奘下手坐了,主持和尚亲自献了茶,又命安排斋供。

玄奘见他殷勤,心中不安,忙称谢不迭。就在此时,只见后厢小门开处,两个小童搀扶着一个老和尚缓步走来,众僧见了,齐齐站起身来行礼迎候。

玄奘知道必是禅院的前辈高僧到了,也站起身来合十迎候,定睛看去,只见那老僧年纪十分老迈,却是衣着华贵,看来十分古怪。但见他:满脸褶皱成堆,两眼昏花无神,口中齿落漏风,腰背弯驼如弓,却头戴一顶满镶猫眼宝石的毗卢方帽,黄金镶边,耀眼生花;身穿一领锦绒织就的束身褊衫,翡翠为绒,贵气逼人;手中拄着一根嵌着云星宝石的龙头拐杖,脚上穿着一对攒着八宝珠翠的云头僧鞋——乍看去便似殉葬品中的干尸,珠宝堆里的老怪。

众僧纷纷欢笑相迎道:“师祖爷爷来了,快请入座!”

玄奘见这老僧辈分如此之高,也忙施礼道:“原来是老院主,弟子拜揖!”

老和尚颤巍巍还了一礼,两下叙了座,对着玄奘笑呵呵道:“我已久不问事,适才听小的们说有东土大唐来的老爷,这才出来奉见。唐老爷容光英俊,神采丰朗,又举止知礼,可见东土真乃人杰地灵之处也!今日得见天朝圣僧,幸何如之?”

玄奘见这老僧谈吐风雅,却也是以老爷相称,心中暗想:“莫非这里风俗便是如此?”便还礼道:“多谢老院主厚意。贫僧从大唐西去灵山,路经贵地,轻造宝山,未免唐突,惶恐!惶恐!”

老院主道:“不敢!不敢!敢问唐老爷从东土来此,须得多少路程?”

玄奘掐指算道:“我从国都长安启程,出边塞走了五千余里。过了两界山,收了一个小徒,一路行经西番哈密国,又走了两个月,大约又有五六千里,方到贵宝地也。”

老院主悠然神往道:“如此说来总也有万里之遥了也!可怜老衲虚度一生,山门也不曾出去过,虽说修身养性,空得了一副长寿之躯,却也是坐井观天,不过樗朽之辈也。”言讫,连声叹息。

玄奘微笑道:“担山袖月,修身养性,本是我辈求之不得之事也。老院主得天独厚,方能有此修为,实为幸事!敢问老院主高寿几何?”

老院主微笑道:“多谢老爷吉言。老衲虚度二百七十岁了。”言下甚有得色。

玄奘惊叹道:“院主高寿!想必是修行有得,故有此金刚之体也!”话音未落,却听悟空在旁边嗤笑道:“两百来岁,还是我万代的重孙儿哩。”

玄奘回头斥道:“休得胡言!莫要不识高低,胡乱冲撞于人。”

老院主瞅了悟空一眼道:“好大口气!敢问这位老爷,你有多少年纪了也?”

悟空看着玄奘摇头笑道:“不敢说!不敢说!”

老院主见悟空尖嘴猴腮,说话轻薄,只当他是胡闹,当下也不介意,便也不再追问,转头命小童献茶。

两个小童答应着转身入内,片刻间便取了茶来,只见一个小童手里托着一个羊脂玉的托盘,上面放着三个法蓝镶金的茶盅,珠光温润,宝气流转,竟是几件宝贝。另一个小童端着一把白铜茶壶,便在盅内倒了三杯茶,色比榴蕊艳三分,味胜桂花香十里。

玄奘见了,夸爱不尽,赞叹道:“好茶!好器!好物件!真是美食美器,美轮美奂也!”

老院主甚是得意,笑着谦谢道:“泥盆瓦器,甚是有污老爷法眼!唐老爷来自天朝上国,自然广览奇珍异宝,似这几件器具,何足挂齿哉!敢问唐老爷,可曾携有什么上邦宝贝,借与老衲一观,也好教我这些没见过世面的弟子们开开眼界?”

玄奘摇头道:“可怜我那东土虽然物阜民丰,广建寺庙,却是无甚宝贝。便是有时,我远路苦行,也不能带得,甚是有负老院主盛情也。”

悟空冷眼旁观,见那老僧一味炫富,又见那两个童子俊美伶俐,颇有些幸童模样,只怕和那老和尚有些尴尬,心中又是鄙夷,又是好笑。眼见众僧听玄奘说到无宝时,脸上既有些失望,又颇有自得之色,不觉心头有气,灵机一动,脱口说道:“师父,咱们包袱里那件袈裟不是件宝贝吗?就取出给他们开开眼界如何?”

(本文节选自长篇连载小说《大圣心猿》第八十三回:玄奘投宿观音院,悟空炫宝锦斓衣)

发布者:,本文摘自网络,如涉及版权请告知,我们对文中观点保持中立、交流之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