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为三镇节度使,深得唐玄宗宠爱,却单单害怕李林甫

提起安史之乱,喜爱历史的小伙伴们都知道,正是这场动乱,让盛唐走向衰落,再也没能崛起,而安史之乱带来的连锁反应对于大唐来说,也是毁灭性的打击,安史之乱的主角安禄山唐玄宗李林甫养虎为患的结果。

安禄山是个胡人,当然他不是NBA篮球队的,他是少数民族,《旧唐书》说他本来不姓胡,没有姓氏,《新唐书》说安禄山本来姓康,有没有姓不重要的,

安禄山的母亲阿史德氏,是突厥巫师,阿史德氏给安禄山起轧荦山这个名字是因为突厥人“斗战”一词的发音是轧荦山。大概阿史德氏希望安禄山能够成为斗战胜佛吧(开玩笑,你懂的)。

安禄山父亲早死,母亲改嫁安延偃,安禄山以与他的哥哥及后父安延偃生活在一起为耻。约定同安思顺等人结为兄弟,就定为姓安,这才叫安禄山。

安禄山首先攀附上了幽州节度使张守珪,成为张守珪的义子,后来买通朝廷官员为其说好话,获得唐玄宗的喜爱,唐玄宗后来在平卢设置节度,任安禄山平卢节度使,从此安禄山可以进京面圣,隆恩愈盛。

安禄山为了讨好唐玄宗,贿赂采访使和朝廷忠臣,所以这些人都帮助安禄山说好话,而安禄山还毫无廉耻的认小自己很多的杨贵妃为干娘,每次觐见都先参拜杨贵妃,唐玄宗问其缘由,安禄山恬不知耻的回答,我是胡人,胡人总是把母亲放在父亲前头,于是唐玄宗对于憨厚的安禄山愈加喜爱。

李林甫也经常说安禄山的好话,一是为了迎合唐玄宗的喜好,二是为了防止边将直接到中央来做官,跟自己竞争宰相,所以力挺这些少数民族为将,以为这些少数民族好控制,殊不知,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唐玄宗养虎为患,李林甫助纣为虐。

虽然李林甫是个文人,但是对于拿捏不可一世的安禄山还是很有一套的。

我们都知道李林甫口蜜腹剑,他也不动声色。就命令王鉷好好礼拜,王鉷快步上前弯腰作揖恭敬得很,安禄山这才意识到自己的问题,收起了自己自大的心,对李林甫尊敬起来。

李林甫每次与安禄山交谈,总是摸准了安禄山的心思,把安禄山的话先说了出来,安禄山是胡人,哪能理解中原人的察言观色,以为李林甫是神仙,可以未卜先知,对李林甫更加的尊敬和害怕。每次见到李林甫,即使是隆冬天气也惶恐得汗流浃背。

李林甫用温和的语言接待他,带领他到中书厅就座,用自己的披袍盖在他的身上,安禄山欣然接受,为了表示亲切,安禄山喊李林甫为十郎。

安禄山每次派刘骆谷向宫廷禀报事务回来,都先问:“十郎说了些什么?”有好话就高兴的手舞足蹈,如果只是说“大夫必须好好地查核一下”,他就反手撑着床说:“哎呀,我死定了!

可以说李林甫对于人心的拿捏真的是刚刚好,抓住了安禄山的三寸,这才让安禄山如此害怕李林甫。李林甫在一日,安禄山都不敢轻举妄动。

发布者:,本文摘自网络,如涉及版权请告知,我们对文中观点保持中立、交流之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