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大杂烩

“结硬寨,打呆仗”,太平天国运动真的被湘军这样打败?

世人都说曾国藩书生带兵,行军打仗奉行六字诀——结硬寨、打呆仗,湘军作战凭借挖壕、筑墙、稳扎营、固守,慢慢困死太平军。战术虽笨且见效慢,但却极其实用。然而,轰轰烈烈、不可一世的太平天国运动真的被这样的战术所剿灭?湘军到底是一支什么样的部队?

一支有文化、有信仰的军队

正如流氓不可怕,可怕流氓有文化。乌合之众不可怕,纵使武器先进、人数众多,可怕的是一支有组织、有纪律、有文化更有信仰的军队。湘军——崛起于三湘大地、脱胎于团练楚勇、感召于忠君报国儒家文化、紧系于宗族乡里同门感情,是一个有统一思想文化的军队,具体来说,是一支由具有共同价值信仰的儒将所主导的文化集团。湘军和清代其他军队如八旗、绿营、散落各地的乡勇、淮军乃至新军相比较,其最大特色不在于军制,而在于其深厚的儒家文化。

从湘军的“选士人,领山农”的军队构成,到湘军“卫道”的建军宗旨,从湘军的治军训军的原则和方法,到他们对儒学的研究传播活动,无不深深地体现出一种儒家文化理念的全面渗透,使得湘军成为一支真正具有文化统摄力的军队。

湘军的崛起表明清末汉族士大夫政治集团的重新崛起,而儒生治军下的湘军部队上上下下早已浸淫儒家文化,曾国藩编练湘军更注入了忠义血性,无论营制还是战法无不仿效抗倭英雄戚继光,财力有保障、建制正规化、兵锋所过又秋毫无犯,为湘军在组织和思想上奠定了牢固基础。

组织力和信仰力固然使湘军空前团结,但曾国藩又将感情因素引入湘军内部,而父慈子孝、兄友弟恭的儒家孝悌文化使这支部队更加具有凝聚力和战斗力。

正所谓“上阵父子兵,打仗亲兄弟”,综观湘军诸将领,兄弟将领、叔侄将领大有人在。曾国藩之于曾国荃、曾国葆,李续宾、李续宜兄弟自不必说。江忠源的三个弟弟江忠濬、江忠济、江忠俶和从弟江忠义、江忠信及族弟江忠珀、江忠朝、江忠著等跟随他与太平军作战;刘长佑、刘坤一两叔侄,郭嵩焘、郭昆焘两兄弟,刘蓉、刘蕃兄弟更不胜枚举。这种宗亲血缘关系保证了湘军无与伦比的强大凝聚力和战斗力。

募兵注重湖南(湘军)、四川(鲍超霆字营)、安徽(李鸿章淮军)的地缘关系,曾国藩招徕、培育湘军将领更加注重同学、师生情谊,共同的文化背景、风土人情、语言习俗,情感上易于沟通,文化上易于认同,湘军这种战则生死相救、存则生死相依、祸福与共的团队精神是初期以客家兵为主体、后期因内讧而衰败的太平天国军队所无法相比的,这就解释了为何湘军往往能以弱敌强、以少御多,上万太平军拿千余湘军毫无办法,几百湘军常能击败上千太平军。

作为军事集团,湘军有更为优越之组织和显赫之战功;作为政治集团,其主要将帅掌握了全国大部分地方的军政与经济实权;作为文化集团,湘军执着于中国传统文化观念和思想信仰,形成了一道蔚然可观的历史人文风景。

战略为本,战术为用

如果单单认为湘军攻城只会掘地道、炸城墙,占地只会挖壕筑墙,那大家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只看现象、不问本质。战术运用只是细节,决定生死存亡的在于战略规划,战略才是根本。

当年,太平军势如破竹拿下南京城,定都天京,天王洪秀全领着大小诸王从此醉生于富庶安逸的金陵古城,而“又笨又慢”的曾国藩领着他的湘军在啃着长江中上游的武汉、九江、安庆。从出湖经略东南半壁开始,曾国藩就在下一盘很大的棋,占据长江中上游,以湖南为大后方、以江西为跳板,顺江东下,剿灭“洪杨”。遥想三国末年,王濬在长江上游的益州造战船、治水军,杜预督长江中游的荆州水陆大军,在长江中上游横切纵割,一举攻破东吴的长江防御体系,最终顺流东下灭吴;南宋末年,元军历时多年终于攻破襄阳,便沿汉水东下攻灭赵宋王朝。所以,纵使有三河镇惨败、坐困江西湖口,只要力保长江中上游的根据地,湘军便能屡败屡战,靠着稳扎稳打的“狗皮膏药”式战术,慢慢困死太平天国。

当安庆收复,曾国荃以二三余万精锐占据雨花台,牵制李秀成的二十余万大军,李鸿章又力保上海、攻破常州,搅乱太平天国的大后方,攻守之势从此转手。《孙子兵法》有云“先为不可胜,以待敌之可胜”,“结硬寨”说白了就是力保不败,“打呆仗”就是徐图缓进。先自保,慢慢等待敌人犯错,纵观曾国藩与太平军缠斗的近14年,经典战役实在乏善可陈,而且大败很多次,但是湘军占据长江中上游战略要地,又有强大的水师和后勤保障,靠着实用的战术,最终取得胜利。

如同足球比赛中,穆里尼奥和孔蒂的摆大巴战术,任你行云流水的传切球配合,球门总是无法轻易被攻破,防守足球的精髓就是稳步防守、待敌犯错;就像围棋高手对弈,不求一招致命的妙手,只靠铢积寸累,以求实效。最津津乐道的莫过于曾国荃进驻雨花台,任太平军声势浩大、轮番进攻、兵锋所至,“湘军岿然不动”,如果说湘军占据长江天险如同扼住了洪秀全的脖子,那么曾国荃离天京城近在咫尺则仿佛一把尖刀随时威胁插入其心脏。灭也灭不掉,赶也赶不走,洪秀全徒唤奈何!曾铁桶的称号名不虚传,曾国藩战略的高屋建瓴、战术的运用得当,不愧晚清中兴第一人。

发布者:,本文摘自网络,如涉及版权请告知,我们对文中观点保持中立、交流之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