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仗,志愿军巧妙发动佯攻,美军刚进工事,火箭炮呼啸而来

1951年10月,志愿军四十七军和美军骑兵第1师在驿谷川畔展开激战。在四十七军左翼,141师遭到美骑兵1师和美军第3步兵师夹击,接战不利。天德山、418高地、334高地、347高地相继失守。随即美军从侧后攻击了287高地。10月8日,287高地失守。

287高地位于四十七军防御体系正中心位置,是连接左翼阵地和右翼阵地枢纽。这一高地的丢失意味着四十七军防御体系被完全割裂。四十七军当即决定,马上组织对287高地的反击。

9日晚,417团团长丁元昌命1连对287高地实施反击。这一战,志愿军火箭炮202团出动助阵。有了火箭炮,417团就动起小脑筋来了,得最大限度发扬火箭炮威力是不是?那怎么最大限度发扬火箭炮威力呢?417团非常聪明,先以小部队佯攻,机枪、60炮抵近射击,美骑兵7团E连见状以为志愿军并无炮兵火力准备,急忙组织在遮蔽部的兵力进入工事抗击。让美国人没想到的是,见美军进入工事,417团1连马上发出信号,随即喀秋莎火箭炮两轮齐射,工事中的美军死伤惨重,1连发起冲击后仅1小时就拿下287高地,美军俘虏称共有104人被击毙,其中大部分为炮兵杰作。志愿军打出了漂亮的一次步炮协同。

然而,据团长丁元昌回忆,287高地东侧无名高地标高亦为287,417团1连夺取287高地后又向这一无名高地发起攻击。但是,此时417团1连误以为该无名高地为287高地,遂呼叫炮兵火力支援。于是我炮兵火力再次急袭真正的287高地,1连在自己的炮兵火力下伤亡大半,英雄连长周景和牺牲(是我们自己误伤,还是与美军激战负伤后伤重不治,我没查到,如有知道的请告知,谢谢),追记一等功,授予二级战斗英雄称号。1连被误伤后虽然仍夺取无名高地,但已无力阻止美军反击,287高地再次被美军夺取。(注:287高地在失守前已经和美骑兵7团反复争夺,四十七军另一位战斗英雄415团1连副排长马忠庆在10月4日反击287高地的战斗也在此英勇牺牲,追记特等功)

四十七军和美骑兵1师在驿谷川的争夺是我志愿军大规模运用步炮协同的一战,此战在步兵和炮兵的配合上出现了很多问题。287高地的反击战就是一例,另有一例也是发生在反击中,是对338高地的反击。当步兵指示炮兵对338高地射击时,炮火迟迟不到。原来步兵和炮兵使用的是不用版本地图,在战前没有进行校正。炮兵在地图上翻来覆去的找,就是没找到338高地,只找到339高地。高地名称不对,炮兵肯定不敢乱打,所以步兵呼叫的炮兵支援迟迟不见。实际上338高地就是339高地,因为地图版本不同,名称不同。这就是缺乏步炮协同的经验而造成的失误。

作者简介:王正兴,原解放军某野战部队军官,曾在步兵分队、司令部、后勤部等单位任职,致力于战史学和战术学研究,对军队战术及非战争行动有个人独到的理解。其著作《这才是战争》于2014年5月、6月,凤凰卫视“开卷八分钟”栏目分两期推荐。他的公众号名亦为“这才是战争”,欢迎关注

发布者:,本文摘自网络,如涉及版权请告知,我们对文中观点保持中立、交流之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