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大杂烩

粟裕先斩后奏,陈毅极度不满,矛盾就此爆发

两淮失守,使得山东和华中野战军在华东的局势陷于日益被动之中,山东野战军、华中军区及华中野战军领导人开始认识到需要集中兵力作战,才能扭转局面。陈毅在9月17日致张鼎丞、粟裕、邓子恢、谭震林的电报中首先提到“今后局势,力求会师,改变局面”,[1]张、粟、邓、谭9月20日也发出电报,提出“为了改变华中局势,我们建议集中华中、山东两个野战军攻下宿迁,得手后再向西扩张战果”。[2]对此,陈毅表示赞同,并建议两个野指合成一个。中共中央于9月22日复电同意集中行动,“统一指挥,向淮海行动打开战局”。23日并指示两个指挥部合并,以陈毅为司令员兼政委,粟裕为副司令员,谭震林为副政委。[3]9月28日午时,陈毅、张鼎丞、粟裕、谭震林向中央报告:“陈已来华野,即以华野为统一指挥机关”,表面上似乎统一指挥已经实现。

(陈毅)

但是,山野和华中领导人对集中兵力之后战役方向的重点,仍有着不同的看法。对山野来说,由于“临(沂)郯(城)地区是我苏北、山东两大战略区域联接地带;从临沂、郯城,经新安镇通往苏北的交通干线是我山东支援苏北作战部队所需之粮食、弹药供应补给运输的干线。如郯(城)、码(头)、新安镇失守,苏鲁联系被切断,临沂失去屏障”,[4]故此对鲁南以及连接华中与山东的新安镇至沭阳一线极为重视。由于山野主力南下,鲁南仅有1纵、3分区地方武装、警11旅、警8旅(10月12日改称第10师),只能勉强应付台儿庄方向国民党军的进攻,难以取得决定性的战果。由于存在后顾之忧,山野主力对于越过宿(迁)沭(阳)线作战总是持非常谨慎的态度。而华中方面,自两淮失守、淮北7分区撤出之后,运河以西基本沦陷,华中和山东联系仅凭藉陇海路以南、运河以东的狭窄地带,如果沭阳再失,将面临被完全分割的局面,对宿沭线自然也非常重视。但华中分区、华中野战军因“守土有责”,往往更重视两淮、涟水之线以至苏北的东台、盐城等地的得失,期望由山野来保障其沭阳一带的后路,使华中野战军能放手在涟水、盐城一带继续与国民党军作战。由于之前山野和华中方面在淮南、泗县、两淮作战中本就伏有种种或明或暗的分歧和争执,加之双方仍未能就作战方针达成一致看法,矛盾在合并之后没几天就突然爆发出来了。

事情起因在于华中方面改变了原定的作战计划。

(粟裕)

粟裕在9月27日致中央的电报中,对陈毅25、26日电报中山野、华野分别负责宿迁进攻沭阳、两淮进攻涟水之敌,或集中全力解决桂系的设想提出异议,认为“两军会合,初战必须获得全胜”,华野“经两月余之战斗未得休整之前,暂不宜与桂顽决战于沭涟中间地区”,建议“以山野一部守沭阳,一部钳制桂顽,而集全力解决由两淮进攻涟水之敌七十四师”。[5]这一主张得到毛泽东的首肯,28日回电指出“不要打桂系,先打中央系”、“不要分兵打两个敌人,必须集中打一个敌人”。[6]但华中分局领导人张鼎丞、粟裕、谭震林在28日与陈毅会商之后,又一起提出了一个出击运河以东的作战设想,准备“集中二纵及华野主力,在沭阳、涟水之间集结,布置出击或去运东作战,只【要】争取一二个歼灭战恢复淮北,可能改变局势”。[7]30日张鼎丞、粟裕、邓子恢致电中共中央及华东局,提出对淮北作战的设想,“决心渡过运河,首歼六十九师两个旅,继歼二十八师之两个旅,再歼七师之两个旅大部后,淮北局面是可以改变的”。[8]据此,陈毅10月1日致电中央,准备集中华野主力于宿迁、沭阳之间六塘河以北地区,如敌东进即歼敌于运河东岸,敌如不进即西渡运河恢复淮北,这一计划随即也得到了毛泽东的批准。[9]10月2日,山野下令位于涟水地区的华中野战军主力转移到六塘河以北。陈毅在10月4日给8师的信中一方面检讨了此前的措置失误,另一方面对未来的战局信心有所恢复,认为:“假令敌早几天一部占领沭阳、宿迁,则战局对我极不利(因造成山东震动、华中被围的局面)。假令敌人不进两淮,而进新安、沭阳,同样造成我军极大困难,主要是补给线打断,山东空虚。这证明敌人兵力不足,企图打下淮阴,造成对外的声势。而实际这一着,并不足以扼我。当我仍留在来安、渔沟之际,我十分担心这一着。现我军北移,并华野已北移,战局开始有利于我,进可以攻,退可以守,山东无虞,淮海区巩固,因而华中局面亦有保障,加上出击淮北胜利,则全面改变”。[10]

然而,事情突然起了变化。10月6日粟裕等致电陈毅,称:“淮阴之五十一旅于前日向涟水以南进攻,已占马厂”,“我们建议以六师全部南返,配合五旅、十三旅、九纵将侵占马厂之敌歼灭”。[11]7日,张鼎丞、邓子恢、粟裕致电陈毅,告知在“未得军座同意之前,已令六师南开”,并“拟以一师全部拟向南移涟水城郊担任城防,并于必要时准备参战”。[12]

这是粟裕继东调淮南5旅赴苏中参战之后,又一次先斩后奏、独断专行之举。本来合在一处应通过正常渠道来商讨后决定,却借口局势紧张擅自行动,这难免引发陈毅等的不快。事实上,当时的情况也没有危急到必须即刻采取行动的地步。10月11日华野主力集结涟水附近后,发现整74师并未大举进攻(后来粟裕等报告是因为整74师得知华野主力南下,又停止了进攻),只能转为“在涟水以北、以西及东南地区战备休整”(野字第15号命令),15日粟裕等不得不再次下令将华中野战军主力“集结于六塘河两岸待机”(野字第16号命令)。[13]

陈毅10月7日的复电中表面上颇为大度,称:“目前趋势是分布南北作战,你们南下负责打南面,我们在北面照顾,一切望机动处理,不必等待协商,即令暂时被桂系东进切断亦不要怕,只要南北均打胜仗,仍是胜利”,[14]但遣词用句中透露出不满之意。所谓“目前趋势是分布南北作战”,是为今后各自分开行动打下伏笔;“即令暂时被桂系东进切断亦不要怕,只要南北均打胜仗,仍是胜利”的潜台词是,既然华中认为不应先打桂系,如能真正解决整74师,那么就算被7军切断,也应该不要紧(但事实上前提必须是南北均打胜仗。如涟水、宿迁均胜,则桂系第7军成为孤军深入,当然无所谓;但只要有一边作战不利,那就麻烦了。尤其如果宿迁方向作战失利,山野退入鲁南,那么华野在狭小地域遭受敌三面夹击,有被迫决战的危险。这也是为什么10月8日陈毅的电报引起华东领导人强烈反对的原因)。另外,针对张鼎丞等人10月7日电报中希望山野8师稍向南调,守住六塘河以北的建议[15](实质是桂系7军如进攻涟水,则以此威胁7军东进之翼侧,也即是要求山野配合华中野战军行动),陈毅在回电中予以婉拒,要华中野战军“考虑以五旅担任六塘河西岸的守备钳制任务”,因“若令八师长期担任六塘河两侧任务,山野即难机动”。[16]

(张鼎丞)

(邓子恢)

当日张鼎丞、邓子恢、粟裕再次致电陈毅,强调“我必须确保六塘河与涟、沭二城,这是今后部队转移及山野、华野配合作战的重要关键”,仍要求“八师务须按时南来接替之”。在该电报中,华中领导人建议“陈、粟会合一起”,“请军长住到军区司令部来统一筹划”,并提出“如果山野、华野名合实离,陈粟仍分开,不仅影响指挥统一,对财粮供应我们亦无法解决”。[17]暗示山野后勤有赖于华中的供应,借此挟制山野。

当时中共的野战军部队来自各个地区,虽然各自保持着自己的作风和习惯,但作为主力部队,一般都有强烈的好胜心和荣誉感。山野南下的最初目的是为了外线出击,可是由于形势的变化,除了朝阳集战斗外,屡遭挫折,泗县一战更是伤了元气,供应方面也未能尽如人意。华中野战军在苏中则打得很顺风顺水,受到中共中央的通报表扬。相形之下,山野上下尤其是高级领导人,求战求胜的心情是可以想见的。两淮丧失之后,本来双方已经确定要在宿迁方向作战,可因为华中方面的突然变卦,使得山野再次被置于担任掩护任务的地位,这难免使陈毅等产生不如索性各自为战的念头。故此,陈毅在获得鲁南国民党军大举进犯的消息之后,“回固根本”的念头占了上风,10月8日就势提出“分任南北”的主张。这一提案导致了双方矛盾的集中爆发。

[1] 中共江苏省委党史工作办公室编:《粟裕年谱》,北京:当代中国出版社,2006年。第184页。

[2] 粟裕文选编辑组:《粟裕文选(第二卷)》,北京:军事科学出版社,2004年。第131页。

[3] 中共江苏省委党史工作办公室编:《粟裕年谱》,北京:当代中国出版社,2006年。第187页。

[4] 中国人民解放军山东军区司令部编印:《中国人民解放军山东军区第三次国内革命战争战史(初稿)》,1953年。第21页。

[5] 粟裕文选编辑组:《粟裕文选(第二卷)》,北京:军事科学出版社,2004年。第157页。

[6]《毛泽东军事文集(第三卷)》,北京:军事科学出版社、中央文献出版社,1993年。第500页。

[7] 粟裕文选编辑组:《粟裕文选(第二卷)》,北京:军事科学出版社,2004年。第159页。

[8] 粟裕文选编辑组:《粟裕文选(第二卷)》,北京:军事科学出版社,2004年。第161页。

[9] 《毛泽东军事文集(第三卷)》,北京:军事科学出版社、中央文献出版社,1993年。第511-512页。

[10] 何以祥:《血路雄关——我的征战生涯》,解放军出版社,2002年。第182页。

[11] 《张云逸传》编写组、海南省档案馆合编:《张云逸年谱》,北京:当代中国出版社,2012年。第294页。

[12] 粟裕文选编辑组:《粟裕文选(第二卷)》,北京:军事科学出版社,2004年。第164-165页。

[13] “淮涟战役作战命令”,高等军事学院训练部资料室翻印。

[14] 刘树发主编:《陈毅年谱(上卷)》,北京:人民出版社,1995年。第473页。

[15] 粟裕文选编辑组:《粟裕文选(第二卷)》,北京:军事科学出版社,2004年。第164页。

[16] 《张云逸传》编写组、海南省档案馆合编:《张云逸年谱》,北京:当代中国出版社,2012年。第294页。

[17] 粟裕文选编辑组:《粟裕文选(第二卷)》,北京:军事科学出版社,2004年。第166页。

本文作者 :严可复,公众号“这才是战争”加盟作者 ,未经作者本人及微信公众号“这才是战争”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追究法律责任。

公众号作者简介:王正兴,原解放军某野战部队军官,曾在步兵分队、司令部、后勤部等单位任职,致力于战史学和战术学研究,对军队战术及非战争行动有个人独到的理解。其著作《这才是战争》于2014年5月、6月,凤凰卫视“开卷八分钟”栏目分两期推荐。他的公众号名亦为“这才是战争”,欢迎关注

发布者:,本文摘自网络,如涉及版权请告知,我们对文中观点保持中立、交流之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