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大杂烩

彪炳千秋,这是五百多年后中国军队第一次攻占敌国首都

1951年1月3日,抗美援朝第三次战役正在进行中,美国名将李奇微指挥的美第8集团军严峻危机中,他们被志愿军西线兵团压迫在高阳、道峰山、水落峰一线和汉江之间的狭小区域内。这是李奇微的重大失误。在这种背水的死地,如果志愿军有美军一半的装备水平,李奇微的美军将遭到毁灭性打击。

当然啦,从美军自己的表现来看,也应该为李奇微的失误承担一定的责任。李奇微的构想是韩军先在第一线迟滞杀伤志愿军,然后在第二线英美军的掩护下撤退,然后英美军继续在第二线迟滞杀伤志愿军,然后再后撤。从两军实力上讲,这完全是可行的,不光是可行的,甚至可以更进一步。首战是仓促遭遇战,美国人在敌情不明的情况下吃亏很正常,次战中了彭德怀的计策,吃了大亏也很正常。

但这一战志愿军是攻坚,兵力还没多少优势。单凭实力来说,以韩军在第一线,待志愿军形成突破后,以第二线的英美军实施反冲击恢复阵地也不是什么做不到的事。此战是正面硬碰硬,是志愿军的劣势,美国人的优势,这种成梯次迟滞作战的计划本来就略嫌保守,完全可以以火力口袋对志愿军过江部队实施打击,然后转而发起反攻。

但是让所有人都想不到的是,这时候的韩军尚有士气,美军却成了豆腐渣。

美24师的表现堪称灾难。李奇微已经感觉到美24师的懦弱,他命令美骑兵1师7团加强给美24师。可是这个时候美军,别说卖韩国人,卖英国人,自己人也照卖不误。美19团嗖嗖嗖的往后跑,直接把美骑兵7团暴露给了三十八军。可怜的骑兵7团根本没明白过来怎么回事,就被三十八军咬了一口。

当美19团进入水落山阵地后,三十八军114师穷追不舍。3日凌晨3时,340团对已抢占水落峰制高点的美21团、19团发起攻击。1个团打2个团,自然有所侧重,美21团还好说,美19团运气就不佳了,此时的三十八军如前所述,看到是打美国人,一个比一个起劲,该团炮兵连把炮分解,冒着白天的空中威胁,用绑腿把炮运上附近高地,瞄准美军就打,这个勇敢的举动收到了奇效,水落峰制高点被迅速夺取,美19团2营被打得直接跑回了汉城,幸亏英27旅挡住了旁边四十军119师连续三次攻势,才封堵了战线上因美军逃跑留出的空当。当然我们也不能否认美24师其他部队的反击迟滞了340团的进攻,毕竟到了3日的白天,那是美国人的天下。

要知道,李奇微为了防住水落峰、道峰山、高阳一线,布置了17个坦克营、17个炮兵团、17个高射炮兵连。而340团攻击水落峰一战中,美空军就出动了50架,不是架次。美24师19团在这种情况下居然被340团击败了。

随后,美24师开始撤退,美国人对此欢呼,美24师在撤退过程中奇迹般地没有受到中国军队的任何攻击。好吧,这的确是值得欢呼的一件事。

在整个掩护撤退的任务中,最倒霉的是英29旅。李奇微早就定下决心不会救援任何一支被志愿军抓住的救援部队,因为他需要他们去送死以拖住志愿军。此时的李奇微早就忘掉了刚来朝鲜时放出的不会丢弃任何一支部队的豪言壮语。

英29旅的撤退道路本来就比较悲催,因为不能和在议政府方面的美24师、英27旅挤在一起,他们需要绕一个圈子从釜谷里、高阳,再走汶山通往汉城的公路,在这过程中,他们还需要掩护美25师。

此时向英29旅而来的是116师,该师各团分别于美21团一部、英29旅皇家诺森伯兰燧发枪手团1营交上了手,均取得小胜。而指向釜谷里的英29旅皇家奥斯特来福枪团的是347团1营(欠2连)和3营7连(欠2排)。他们指向的釜谷里这个地方,正好是英29旅阵型的最中间,议政府到高阳的公路从此通过。

3日3时30分,347团进至釜谷里时,发现英29旅奥斯特来福枪团1营400余人。116师参谋长薛剑强和347团长李刚决心力争在拂晓前将其歼灭。遂决定由团参谋长王如庸率前卫1营(欠2连)和3营7连(欠2排)迅速向釜谷里之敌发起攻击。2连控制釜谷里东北高地,切断议政府至高阳之公路。

团参谋长王如庸迅速带领1营和7连跑步前进发起攻击。一开始,非常顺利,116师政委石瑛还向吴信泉报喜,已经抓了200俘虏。然而347团听错了,把1个联队听成1个连队。天亮后,英军开始疯狂反击。此时7连处于高阳方向英军援军攻击方向,与优势英军陷入苦战,全连干部相继牺牲。当英军最后一次进攻时,阵地上仅剩7人,已无任何弹药,司号员郑起突然吹响冲锋号,英军闻声丧胆,竟然被号声击退。英29旅被迫放弃被围的2个连。然而此战,116师前所未有的吃了个亏,347团伤亡200余人,虽然英国人损失更大,但116师参谋长薛剑强牺牲、347团政委任奇志、347团参谋长王如庸均负伤,7连所有干部全部牺牲,其中还包括九大功臣、战斗英雄7连副连长王凤江。薛剑强时年仅28岁。

虽然志愿军追击部队先头各部都有一定斩获,但美第8集团军逃跑速度非常之快,4日,已全部退过汉江。在逃出汉城这个绝地后,李奇微开始在回忆录里吹起牛来:“我本来就知道,在中国军队竭力发动进攻的时候,汉城是不能长期保持住的。第八集团军的方针是尽可能给敌人以更多的损失,接着就迅速脱离,后退到新的方向上去。”李奇微吹就吹吧,我们就不要太相信了,回忆录这种史料,本身可信程度就很低,志愿军要是有二战时德军的装备水平,不要德军,意大利军好了。李奇微的第8集团军将被大半歼灭在汉江北岸。面对一支装备如此落后的军队,不就逃的快点吗?有啥好吹嘘的。

其实李奇微的担心是多余的。

这是因为,志愿军的机动能力不可能追上逃那么快的第8集团军,志愿军随身所携带的弹药也无法支持这么连续的高强度战斗,在1月3日的时候,能够对李奇微的防御半圆进行攻击的,仅仅是一些先头的部队,而且很多团的弹药已经用光了,仅靠人力,牲口输送的后勤补给哪里跟得上这样的攻击速度。别说后勤跟不上,炮兵都跟不上,步兵虽然跑得快,但火力大大下降,攻坚能力严重削弱,志愿军是没办法在短时间内迅速击破英美军的防御圈的。我们自己其实很清楚,韩先楚在听到部队包围了很多处美军后,并没有高兴,因为他知道吃不掉。这是李奇微应该庆幸的地方,他碰到的是一支落后的军队,没有科学的制度,没有先进的装备,仅仅依靠统帅的智慧和士兵的勇敢在作战。

彭老总本来是没想着要打到汉城去,可实在是想不到美国人这么不经打,既然敌人实在不争气,那就打进去吧。

接到彭德怀命令后,韩先楚令三十八军113师向汉城东南,114师向汉城以东;四十军118师向汉城东北;三十九军116师向汉城正北;五十军主力向汉城西及西南攻击前进。

4日天刚亮,五十军148师442团1营首先进入汉城,与美第8集团军最后的殿后部队美25师狼狗团一个营突然遭遇,前卫1连遭到美军火焰喷射器烧伤,损失惨重。此时的五十军已非吴下阿蒙,狭路相逢勇者胜,442团1营在副团长陈屏指挥下没有丝毫退缩,直接发起反攻。其他美军早就跑完了,狼狗团根本无心恋战,只想着赶紧过桥。

五十军442团击溃美军,第一个进占汉城。

随后116师和朝鲜人民军第一军团第8师也进占汉城。116师首先进入汉城的348团副团长周问樵在李承晚公馆还接了师长汪洋的电话:“周问樵你在哪里?”

“我在李承晚公馆。”

1951年1月4日,中国人民志愿军攻克汉城,这是我军历史上唯一一次攻克敌国首都,距离民国时期首都南京被日寇占领仅13年零22天。

仅仅13年后,中国已经不再是以前那个中国。中华民族在历经异族蹂躏百年之后,英勇的人民军队,在西方无情的丛林法则面前,毫无畏惧展现出铁血性格,在昔日故地,一举洗刷了甲午战争的屈辱,惊天地泣鬼神,新中国因此彪炳千秋。

事实上,这不仅仅是我军首次攻占敌国首都,更是中国自永乐大帝1414年讨平安南之后,537年来中国军队第一次攻占敌国首都。不过,以前都是倚强凌弱,这次是以弱击强,不可同日而言语,志愿军,真英雄、真豪杰。

李奇微侥幸从汉城逃生,不过这个家伙有个出色的头脑,他马上意识到了,自己的机会来了。

作者简介:王正兴,原解放军某野战部队军官,曾在步兵分队、司令部、后勤部等单位任职,致力于战史学和战术学研究,对军队战术及非战争行动有个人独到的理解。其著作《这才是战争》于2014年5月、6月,凤凰卫视“开卷八分钟”栏目分两期推荐。他的公众号名亦为“这才是战争”,欢迎关注。

发布者:,本文摘自网络,如涉及版权请告知,我们对文中观点保持中立、交流之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