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大杂烩

彭德怀运筹帷幄给美军布下天罗地网!

最初的时候,志愿军忌惮美军强大的火力,考虑入朝后先以防御为主,采取阵地战和运动战相结合,保住一块基地,再图后举。在此考量上,决定先以2个军2个炮兵师入朝,其余部队相机而动。

10月11日,彭德怀视察完渡江点后,改变决心,决定三十八、三十九、四十、四十二军及3个炮兵师全部入朝。这一决心需要极大勇气,全军主力渡江,一旦作战失利就会再无回旋余地;好处是便于集中优势兵力机动作战。

此时,联合国军方面的情况是:

东线以韩军第一军团辖首都师、第3师以及美军第十军辖海军陆战队1师、陆军第7师组成,美第十军军长爱德华阿尔蒙德少将指挥。

美第十军由元山向长津、江界、惠山方向进犯;

韩第一军团沿海岸铁路线向图们江边进犯。

西线由美第八集团军司令沃尔顿沃克中将指挥的美第一军和韩第二军团组成。

美第一军辖美军第24师、英军第27旅、韩军第1师,由平壤沿京义铁路向新义州、朔州、昌城、碧潼方向进犯;

韩第二军团辖韩军6、7、8师,由成川、破邑、阳德向楚山、江界方向进犯;

总体阵型是韩军打头,英美军继后,而美军骑兵第1师、空降187团为预备队,部署于平壤、肃川。

由于朝鲜半岛北部的狼林山脉所隔,朝鲜北部天然形成东西两线,而且交通阻绝,大兵团更是难以逾越,只有到山脉的南北麓东西线才能融汇。

因而联合国军分东西两路齐头并进,互相之间难以有效协同。

由此,志愿军部署如下:

四十二军自辑安渡江,向五老里、社仓里开进;三十八军尾随四十二军渡江,向江界开进;

三十九军自安东、长甸河口渡江,一部到枇岘、南市洞布防,主力向龟城、泰川开进;

四十军自安东渡江,向球场、德川、宁远开进。

各部进至规定地域后,组织防御,稳定战局。

可见,志愿军准备在东线利用高原崎岖有利地形,只以较小兵力进行阻击;主力在西线先稳固防御以稳住战局。这个选择的原因在于志愿军兵力不占多少优势、火力更是不及,硬要分成两线作战决不可取,志愿军当前的首要任务是站稳脚跟,集中兵力于其中一线是明智选择。

10月16日,四十二军124师370团先期渡江。19日,各军按计划渡江。

同日,平壤陷落。联合国军未做休整,继续保持攻击锐势,向北急突猛进、长驱直入,此点将会完全改变整个朝鲜战争的走势,只是当时美国人并不知道。

20日,联合国军各部分兵急进,韩6、7、8师已进至顺川、新仓里、成川、破邑一线,距离志愿军预定防御地域球场、德川、宁远只有90—130公里。而我西线部队仅有5个师过江距离预定防御区域还有120—270公里。东线韩首都师更已进至五老里我预定防御区域。

于是,志愿军认为根据现有情况,原定在预定防御区域进行防御作战的计划已无法实现。

21日,这时志愿军决心改防御作战为运动战,充分发挥我军长处,在运动中围歼敌军,

改变部署如下:

以四十二军一个师配属炮兵第8师45团于长津地区阻击韩首都师、第3师;

以四十二军主力抢占小白山,视情前出孟山以南地区,遮断平壤、元山之间铁路线,防止平壤和东线之敌进援,保障攻击部队侧翼。

以四十军进至德川、宁远地区,视情歼灭韩第7师。

以三十八军进至熙川地区,视情歼灭韩第6师。

以三十九军东移进至龟城、泰川地区,视情歼灭韩第8师。

为保障新义州侧后安全,六十六军迅速进抵安东。

可以看到此时志愿军的计划是以较弱的四十二军抢占长津和孟山两个要点,以此为支撑阻击联合国军东线和平壤之预备队。

三个主力军分别瞄准韩军一个师,准备歼灭之,而四十二军的行动是成败的首要环节。

这就意味着志愿军的作战行动将由原来的消耗变成破击,这点充分体现出了彭德怀过人的勇气,这个湖南人什么都不怕,既然我已经没办法按原计划防御了,没关系,以进攻为防御,以硬碰硬,把你打回去。此点甚为关键,最后综述里再说。

22日,志愿军进一步摸清了当面敌情。

联合国军分左右翼,右翼韩第二军团摆出品字形阵势,第6师在左向碧潼、楚山进犯,第8师在右向江界、满蒲进犯,第7师作为预备队在价川、宁边一线。(实际情况是,韩7师当时为左翼英美军的预备队)

左翼美第一军以韩第1师在右进逼云山向朔州进犯,英第27旅在左渡过清川江、大宁江向定州进犯,美第24师跟随在后。

英美军动作最慢,拖在后面;韩6、8师呈突出态势,而韩1师处在两者的结合部。

这时对志愿军来说既然要运动歼敌,有两个作战选择:

一是以三十九军作为穿插部队,迅速前出进夺宁边、价川、德川地区围歼韩1师阻击韩7师,切断韩6、8师退路;四十军正面压上,攻击韩6师;三十八军攻击韩8师;最后与三十九军一起围歼这个两个韩军师。这个方案的好处是三十九军进行穿插,距离近,而且从韩1师处插入,此处由于英美军没跟上,较为薄弱,成功把握大。坏处是,穿插到位后,韩7师、美骑兵1师、步兵24师,英27旅可能会对三十九军形成反包围。风险实在是比较大。

二是以三十八军作为穿插部队,夺取熙川后直取价川、德川,切断韩6、8师退路;四十军还是正面压上,打韩6师;三十九军躲在一边,等韩1师救援韩6师时打援,并阻击美24师、英27旅可能的救援;最后三个军合力吃掉韩6、8师。这个方案的好处是各个部队的风险都小,成功把握比较高。坏处是三十八军距离远,对它的要求特别高,它不能完成任务就会变成击溃战。

最终志愿军决定采用第二种。

25日凌晨,志愿军完成最后作战部署。

四十军配属炮兵第8师42团集结于温井以北、北镇以东地域,准备围歼韩6师于温井西北;

三十九军配属炮兵第1师26团、25团一个营,炮兵第2师29团,高射炮兵1团集结于云山西北地域,准备围歼增援韩6师之韩1师部队于云山;

三十八军加强四十二军125师,配属炮兵第8师46团集结于熙川以北地域围歼韩第8师于熙川;

四十二师主力配属炮兵第8师一个团于黄草岭、赴战岭地区阻击东线敌军,保障西线战斗;

六十六军迅速从安东过江,阻击英27旅,保障主力右翼。

恶战即将开始,志愿军虽然没有完全了解敌情,但基本已作出正确部署。而此处正是第一次战役中最让人迷惑不解的地方。志愿军的侦察能力弱于联合国军,主要依靠朝鲜人民军提供情报。而联合国军,主要美军这方面能力远强于志愿军,据美国人公开出版的出版物的说法,都异口同声指出美军虽然发现了一定的迹象,但判断中国军队入朝作战最早靠的是抓到的战俘。这里肯定是撒谎了,道理很简单,当时朝鲜境内有相当的“带路党”和潜入敌特,这些人在志愿军开进的过程中无数次引导美军飞机攻击地面目标,给志愿军行军带来很大的麻烦。这类敌特百分之百会携带有电台,他们早就发现了志愿军入朝,不可能不上报情报。结果这方面的信息美国人一句没提,我们国内也跟着一句没提。当然了,隐蔽战线的事,美国人能不提就不提了。

这更说明了一点,麦克阿瑟的情报部门根本不把这些情报当回事,结果最高指挥官乐观的情绪感染整个部队,几乎没人意识到北上进攻会有绝大的危险。

67年的今天,1950年10月25日,四十军120师360团与韩1师先头部队发生交火,抗美援朝战争正式打响。

(未完待续)

发布者:,本文摘自网络,如涉及版权请告知,我们对文中观点保持中立、交流之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