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推荐!多领域战斗:地空作战体系下的联合作战方案

提要

美军领域战斗未来将融合各军种不同领域的作战体系,建立可应对未来在多种安全环境下与潜在敌人进行联合作战的解决方案。

美国国防部的任务是为吓阻战争提供所需要的政策支撑以及建立以国家安全为中心的军队。为完成此项任务,国防部所属各军种─以个别或共同的方式─必须在今天就要做好部队训练和战斗准备,并同步针对未来不断变化的威胁进行战备。过去,各军种(陆军、陆战队、海军、空军和海岸警卫队)在吓阻和防卫的双重需求方面,均采取各行其是且独特的概念性作战方法。这些差异主要是基于各军种各自的作战领域─亦即由于在地面、海上与空中作战所遭遇情况和时机的不同所导致的。美军应设法统一各军种联合作战的解决方案,在某种程度上也是为了处理个别特定领域中所出现的问题,以作为联合作战的解决方案。然而随着网络与电磁频谱、机器人、人工智能、奈米科技、生物科技、3D打印及一系列其他科技持续进步的趋势,各种安全威胁在多种领域上的不断加速与扩散,同时美军的潜在敌人也正在以不对称的作战方式,运用这些先进科技调整其战略,以反制美军的强项(如乌克兰东部问题),美军不能再发展耗时、耗力才能进行统筹的特定领域的解决方案。

因此,本文的目的旨在说明美陆军训练暨准则司令部及空军作战司令部目前如何共同合作,提供陆空军“整合与汇聚”地面和空中领域战力的相关作法,以便于建构应对未来作战所需、融合一体的多领域战力。

多领域战斗:新世纪所需的新概念

自第一次海湾战争结束后,潜在敌人早已着手研究美军战场致胜的因素。如今已明显掌握了三项宏观的经验。首先,绝不让美国及其盟军取得进入作战地区的通道。因为一旦根据地建立后,他们就能掌握作战优势,且可提供压倒性的后勤、火力及指挥控制持;第二,设法隔绝美军空中与地面领域,以打破美军原有的作战体系,以将美军空中与地面部队各个击破;第三,钉死美军,绝不让其部队兵力得以调动,并且阻绝发挥战力的所有构成要件(包含领导能力),以此获取有利战略地位。

未来,可想而知,美军在所有领域都将面临激烈竞争。未来敌人将拥有强大的整体防卫战力、整体防空、远距火力以及更精准的情监侦系统、攻势与守势信息作战能力、电子战还有网络战力等。美军想要确保整个作战全程,对所有领域的全面控制优势已不再存在。

“多领域战斗”是一种专门针对此种不断改变的世界发展趋势的作战概念。美军必须能够超越敌人的整体防卫战力,避免作战领域遭到隔绝及分离,并确保自身的行动自由。美军还必须能在力所能及的时间与空间内贯穿敌人的防卫体系,在超出一个以上的作战领域中,打开领域优势的大门,以利在敌人的整体防卫体系内机动用兵。就现在与未来世界各地冲突事件的发生频率与节奏,将使美军没有充分时间进行组合式解决方案的统合行为。为让敌人遭遇到多重困难,美军必须在开战前,先将所有解决方案与作战方法进行汇聚与整合。美军也必须在所有平台上达成侦打一体,让敌人摸不清头绪,同时还须建立共同作战标图规则。

2017年3月7日,美空军所属CV-22鹗式斜旋翼机参与特种作战司令部举行的“翡翠战士演习”。

陆军作战与战场体系

美陆军的使命主要是为了国家打赢战争,并在整个军事行动的范围内提供立即与持久性的地面优势主导权。此作战体系为一项认知性的工具,用于辅助指挥官及参谋能否明确感知及描述战力运用的时间、空间与目的(详见图1),也可保证指挥官能更有组织地应用各类资源及战力。该体系同时也可用于指导陆军建构各类战力,以及指挥机构如何应用战斗力来获取所希望的目的,进而发展为执行该作战理念的准则。一般就在地面优势上的主导权情况及现实条件而言,美陆军的作战与战场体系,会聚焦在那些有利的地缘条件上并运用在不同类别的指挥机构上。

美陆军在此概念中的目标,就是从最初就界定哪些属于多领域与多功能性问题,并发展出那些不会让其他领域丧失竞争优势的“整合与汇聚”的解决方案。

图1:陆军战场架构

空军作战司令部的空军作战体系

美空军的使命主要是在空中、太空与网络空间中赢得胜利。在此作战体系下,再加上空中、太空与网络战力在作战范围与速度上本身所具有的弹性,所以,空军作战司令部用以感知并描述时间与空间的各类型的作战模式,是以截然不同于陆军的方式发展而成的(详见图2)。这两种模式的关键差异, 主要在于陆军模式是基于友军与敌军资产及系统的实体位置,而空军作战司令部的模式,一般则较为聚焦在友军与敌军资产及系统所遂行的任务。空军以友军和敌军兵力所遂行的任务为重点,可使战场空间内的空中、太空与网络效应进行协同运用与整合,以保障或发挥友军能力,同时可削弱或击退敌军在地缘疆界内的作战能力,以此制造及利用敌军弱点并获取其持续性的优势。这种方法一般都集中由空军作战中心单一指挥机构作战体系来进行规划,并由联军空中组成部队指挥官统筹运用。

美空军与陆军都一致认为首要的原则就是从开端定义多领域与多功能的属性着手,持续维持高效的作战节奏,以迫使敌人处于被动状态,同时拒止敌人无法在相应保护空间的庇护下遂行作战行动。

图 2:空军作战司令部战场空间体系

不同作战架构下的影响

美陆军的多阶层作战体系是用于创造行动自由、营造快速节奏,以及充分发挥既有战力的功效。凡是无法有效应用或妨碍级别较低部队行动的战力,都应该要由级别较高级的指挥机构统一掌握,以利低级部队能专注于极端严峻的行动挑战,以及实战性的正面接触与纵深作战。而较高级的指挥机关则为所属部队开创战斗的有利条件。

任务式指挥是融合指挥控制各类作战要素的联合地面作战原则。此种任务原则依据彼此互信所建立的严谨团队、对指挥官企图的共同认知、纪律严明的主动权、任务导向式的命令,以及审慎风险评估等条件因素。基此,指挥控制的重点于作战目的而非执行的细节。

美空军单一阶层作战体系,也致力于争取如同陆军多阶层作战结构,意在创造与陆军相同的快速作战节奏。然而,由于空中、太空与网络资源的既有范围、速度与弹性,所以美空军除了必须具备部队疏散防护能力外,还要持续维持集中兵力的能力,以达到协调整合的效果。这些因素衍生出集中度更高的指挥控制机构,以供快速执行整体任务计划所需。就此而言,美军的计划作战效能是在在对敌人的指挥控制系统全面执掌当中得以发挥效力,这是因为作战指令能够被传达到分散配置各地的友军部队。

这两种作战架构在过去三十年来都是采取分别运作的方式。近几年来,在全球各地实力相近的敌人持续不断的进展下,其中包含敏锐的敌情监侦能力、可遍及各地的远程火力,以及设计精良的整体防卫系统,都使得美陆军与空军两大军种必须采用更新颖的作战体系,才能确保在竞争激烈、战力受阻及作战条件受限的环境中持续保持优势。

陆空部队的汇聚与整合

未来作战的胜利将取决于指挥官能否充分了解、洞察战场环境,并且对所属官兵清楚的传达上级意图,以利快速定下决心、掌握主动先机并创造相对有利的地位。

在未来的一年,美陆军与空军将执行一系列的实验与方案,以利决定多领域战斗的指挥控制基本要素。两军种必须要有共识来一同面对未来作战环境、解决宏观层次问题,以及既存战力落差等问题。两军种将针对可能的解决方案,以不同的方式解决许多难题,以不同的角度找出问题,同时在许多状况下改变彼此的定义。例如,双方都发现信息作业互通能力并不意味着必须使用相同硬件,甚至相同程序或体系─反而指挥控制系统只是一种武器系统,我们要知悉哪些数据具有关键性,要知道如何保护并运用该数据,以获取并保持相对有利地位。未来将会对各种体系进行融合─ 但并非是或否的二选题─而是双方都了解地面、海上、空中,以及网络和电磁频谱领域的有效跨领域作战,需要一套完全融合的体系与共同作战图像。

目前在某种程度上,美陆军与空军对于各自奉行的任务式指挥与指控系统、不同导向的部队和地理位置的战场架构,以及不同取向的功能和时间的战场架构等仍见解不一。但这些观点并非全然彼此相互排斥。事实上,两者间仍广泛地存在汇聚与整合的空间(详见图3)。

这两套架构唯一不共通的领域仅有空军的敌战略区域。但该区域可以在增加“战略纵深火制区”后,进而轻易融入陆军的既有架构─此一区域完全超越陆基武器系统的射程范围之外,因而需要使用海上、空中和太空的跨领域火力。

美陆军和空军在此一领域早就曾经合作过。两军种早在越战战后的检讨中所提出的问题就已具备共识,也了解发展新作战准则的必要性。在1970至1980 年代之间发展的“空地作战”准则,就是基于对新战场空间的共识,经过严格验证与学术辩论才得以产生。

图 3:陆空部队战场架构

结语

今日的陆军训练暨准则司令部与空军作战司令部正群策群力,将各自作战概念融合为未来的联合作战准则。两军种均已了解到唯有放下军种地位,并成为一种包容且开放的文化,才能解决整个国防部的心态问题─ 以达到真正联合作战的境界。两军种也必须将相互依存模式转变为完全融合的模式,此将包含弹性的指控设计、更佳的通信整合系统,以及发展量身打造且未来可扩编的单位,同时可在某些关键领域策定具有可适应性及创新性的政策。在现有科技发展下,美军必须重新调整,以发挥更多且打造更为强大的战力,以增强未来整个国防部的作战能力,而且更重要的是,唯有建构侦打一体的网络化作战系统,才能解决科技方面的问题。

环视未来作战环境,美军已无法仅靠单军种来解决各自的问题。未来的指挥官们将具备更宽广的见识并能深度掌握各类信息来源,以获取跨领域作战架构下的作战成果、战术机动能力与支援武器所需的能力。各军种在分立配套措施下所产生的战斗力,必将遭实力相近敌人的各个击破,就算在未来作战环境中如何有效组合亦是徒劳无功。所以,现今作战环境已促使美军必须建构一支具备“汇聚与整合”兵力的解决方案。美军现在正基于明智的概念、有关的战力,以及明确的规律性的需求来发展作战体系,以此设定美军转型所需的条件,以在未来日趋复杂的作战环境中赢战胜利。

2015年6月24日,弗蒙特州美陆军国民兵所属第86步兵旅级战斗部队(山地)第172步兵团第3营第1连的官兵,在纽约州鼓堡年度训练中准备执行突击战斗。

本文由“战例译注小组”翻译,“这才是战争”编写,并授权“这才是战争”原创发布

公众号“这才是战争”作者简介:王正兴,原解放军某野战部队军官,曾在步兵分队、司令部、后勤部等单位任职,致力于战史学和战术学研究,对军队战术及非战争行动有个人独到的理解。其著作《这才是战争》于2014年5月、6月,凤凰卫视“开卷八分钟”栏目分两期推荐。他的公众号名亦为“这才是战争”,欢迎关注。

发布者:,本文摘自网络,如涉及版权请告知,我们对文中观点保持中立、交流之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