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大杂烩

太平洋上的血腥恶战,来吧,把这些日本鬼子打得痛哭流涕

【盟军的迂回进攻】

为了指挥澳大利亚的两个美国师,麦克阿瑟8月9日调来了罗伯特.艾克尔伯格中将(1909年西点军校)指挥第32师和罗克汉姆顿的第41师。

第1军指挥官罗伯特.艾克尔伯格

9月10日,南海支队到达大豁口的几天后,麦克阿瑟命令第32师部署到新几内亚,增援澳大利亚人。这些美国新兵没有受过任何热带丛林战的训练,第126和128团9月28日抵达莫尔兹比港。然而,由于航运和空运力量不足,第32师没有携带配属于他们的重型武器,32师的四个炮兵营,其中包括优秀的105毫米榴弹炮,都留在了澳大利亚。如果美国人能一开始就带上这些重炮,我觉得后来的战局会大不一样。

堀井留下南海支队的后卫部队设下狙击阵地掩护撤退,日军踏上历经磨难的撤退之旅,在科科达小径,险峻的山路地形,让少数部队的狙击就能阻止一支大军的追击。

1942年10月,澳大利亚军队和当地土著拖着重炮,沿着泥泞,蜿蜒的科科达小径进入乌比谷。

与此同时,在珊瑚海的另一边,盟军海军在瓜达尔卡纳尔岛铁底湾海域忙于与日军水面舰艇进行一系列血腥的近距离厮杀,42年夏末到年底的这段时间,双方的航空母舰和水面舰艇几乎在所罗门海域拼了个精光。

为了增强日军的压力,西南太平洋战区必须有所行动,麦克阿瑟的计划是由澳大利亚第七师1942年11月16日开始沿科科达小径攻击前进,将日本人粘在科科达小径,而美军第32师将向东进行一次秘密迂回攻击(这估计也是考虑到美军新兵的战斗力不足,迂回行动可以当做熟悉丛林战的实地演习了),然后从东面向西进攻布纳。澳大利亚和美国军队间的战役分界线是吉鲁阿河。麦克阿瑟认为自己的计划,能把日本人打哭。

日军在米尔恩湾的失败,原本日军计划对莫尔兹比港的夹击变成了自己的海滩防御阵地被澳大利亚和美国人两面夹击,形势已经逆转。

从上图可以看到,盟军在反击过程中,利用自身兵力优势,进行了多重迂回攻击,这次反击算是盟军狠狠回敬了擅长迂回包抄战术的日军。

主战线,科科达小径,盟军用战术迂回试图包围和歼灭阻击盟军前进的日军后卫部队。

美军第32师第126团2营,沿莫尔兹比港沿岸南下到卡帕卡帕村,从科科达小径东面的Laruni村沿卡帕卡帕步道,翻越8000英尺高但是无人防守的欧文史丹利山脉,然后与11月9日至11日空运到阿贝尔abel机场的126团1、3营汇合,从布纳南侧穿越内陆攻击前进,这是美军第一层迂回夹击。

126团2营花了5周时间,进行这个迂回,因为非战斗原因和热带病减员严重,该营于11月20日抵达索普塔。他们称这里为”绿色地狱”,126团2营也是美军中唯一翻越欧文史丹利山脉的部队。

10月5、6日,澳大利亚2/10营占领距离布纳约65英里无人防守的瓦尼格拉村,第128团三个营由空军少将乔治.肯尼的运输机空投至瓦尼格拉村简易机场,然后由此出发,3营沿内陆前进,1、2营乘舟艇沿海岸运动,构成第二层迂回夹击,128团在距离布纳20英里的Pongani汇合。

1942年11月上旬,第32师的第126团和第128团陆续进入阵地,第127团留在莫尔兹比港作为预备队。

乔治.肯尼将军把第5航空军变成了一个有效率的全能部队,第5航空军的C47运输机在10月和11月上旬一共空运了15000人和发起一场围攻所需的补给,其中包括围攻部队急需的重炮和弹药。

美国人通过B17轰炸机的炸弹仓运来这次围攻唯一的一门105mmM3A1榴弹炮,这门炮在围攻中发挥了巨大作用,是摧毁日军地堡的有效武器

正在发射机炮夹舱的盟军B25,空中炮艇战术是乔治.肯尼将军的独创,跳弹轰炸成为新几内亚日军运输船的噩梦

他同时改进B-25米切尔和A-20浩劫中型轰炸机,让这些空中炮艇成为强大的空中杀手,阻止日本人增援他们的新几内亚驻军(在日军增援莱城守军的81号作战中,肯尼的第5航空军使用低空跳弹轰炸消灭了日军增援新几内亚驻军的整个船队)。

日本陆军和海军陆战队开始致力于修建布纳的环形防御工事,挖掘战壕、散兵坑、交通壕和弹药堆积所,为了弥补伤亡,增援的补充兵力不断被运抵海滩,11月17日,新任第144联队长山本重省大佐率第144联队补充兵、第229联队3大队及一个山炮中队约1000人抵达。

日本工程人员在北帕布安海岸线修筑了11英里长的防线,从西部戈纳村延伸到埃南迪亚角,再到布纳和吉罗帕角以东。日军用椰子树干修筑碉堡,其中一些用铁板加固,另一些用铁轨和填满沙子的汽油桶建造。在每个火力点上,覆盖着热带速生植物,让这些火力点更加难以发现,火力点之间用隐蔽在地下的交通壕连接,日军开火以后可以迅速转移阵地。

覆盖椰子树干的日军火力点

标准的火力点可以部署三到五挺轻重机枪,火力点之间相互支撑,为从正面进攻的盟军设置了不可逾越的障碍,在火力点周围,由潜伏在日军散兵坑中的步兵保护。一些步兵将自己隐藏在树下、或是被掏空的原木中,高大的椰子树常有日军的狙击手活动。

空袭戈纳滩头日军阵地

受丛林树冠的遮挡,识别日军隐藏的防御阵地并对其进行攻击并不容易,盟军的空袭效果不佳。盟军在这种热带丛林战斗中,学会使用小部队进行侦查攻击,发现隐藏的日军火力点,一旦确定日军位置,盟军就会用火箭筒,火焰喷射器,坦克和大炮来摧毁它们,

面对从欧文斯坦利山脊上冲下来的反击的澳大利亚第7师,日军沿着吉鲁阿河修建了一条7英里的防线。

吉鲁阿河宽约50英尺,它在布纳村东南部的几个入海口汇入海洋,在它靠近入海口的地方这条河的下游是一片沼泽地。这条河也是澳军与美军的战区分界线。此外还有两条对战斗非常重要的河流,一个是入口溪,在布纳村附近形成一个浅水湖。另一个是Simemi Creek。

沼泽地中的日军防御阵地,澳大利亚第7师攻击戈纳,美军126团攻击中路,美军128团攻击布纳。

日军高层坚持要不惜一切代价防守布纳的滩头阵地,东京认为布纳的失守将会危巴布亚新几内亚的莱城和新不列颠的拉包尔基地。从地图上看,盟军获得布纳有助于割裂新几内亚和新不列颠日军的联系。因此,日本人决心死守布纳滩头防线直到最后一个人,这为盟军打一场歼灭战创造了条件。

本文作者 :飞行猪,公众号“这才是战争”加盟作者 ,未经作者本人及微信公众号“这才是战争”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追究法律责任

公众号作者简介:王正兴,原解放军某野战部队军官,曾在步兵分队、司令部、后勤部等单位任职,致力于战史学和战术学研究,对军队战术及非战争行动有个人独到的理解。其著作《这才是战争》于2014年5月、6月,凤凰卫视“开卷八分钟”栏目分两期推荐。他的公众号名亦为“这才是战争”,欢迎关注。

发布者:,本文摘自网络,如涉及版权请告知,我们对文中观点保持中立、交流之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