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大杂烩

不破楼兰终不还,解放军也有此壮举,600骑兵建奇功

兰州决战取得胜利以后,整体上西北的局势就已经抵定,西北战场无论是青马还是宁马均已不可能在据有西北对抗解放军,接下来的战争进程无非就是快慢和伤亡的问题了。

从兰州前出主要三个方向,一是左路,由一野一兵团经临夏直扑西宁,这一路的指挥官就是大名鼎鼎的王震。中间一路由西野二兵团出兰州向西直取河西走廊,然后陈兵甘肃新疆边界,威慑新疆国军,第三路由十九兵团向北发起宁夏战役,解决宁马,解放宁夏。

一兵团西出青海,冲向西宁:

一兵团是在8月22日攻占临夏,即而一兵团一军再向西出,于8月23日占领黄河东岸的永靖县,准备回身从兰州以西侧应兰州战役,只是由于两天后二兵团和十九兵团即已攻下兰州,一兵团也就没有再回师,只是在永靖休整了几天。

到27日,根据一野命令准备做为大军左路,渡过黄河,直插西宁,解放青海。

根据野司命令,一兵团二个军分别于永靖和循化渡过黄河,这一地区的黄河水流非常湍急,马家军撤退前对河上的所有桥梁和渡河船只都进行了破坏,甚至烧毁了沿岸的木料以防解放军拿来造船,处心积虑不可谓不深。

首先,兰州战役后的第二天,即8月27日一兵团一军即开始准备从永靖渡河。一军先是试图架设浮桥,但由于水流太急加上河对岸青马守军不停的冷枪射击,解放军的几次架桥尝试均未成功,最后一次当桥已架设到200米处,突然,一股急流把铁索冲断,架桥的几名工兵落入水中险些被冲走。由此一军决定改用羊皮筏子和木排强渡黄河。经过一天准备,部队做了四十多个筏子,每个筏子可乘到10人。

8月28日拂晓,一军先头部队二师五团三营首先秘密渡河成功,经过轻微交火,河对岸的青马两个骑兵连仅做了象征性的抵抗后即作鸟兽散,一军控制了渡口。从8月28日到9月2日,一军三万多人,两千多匹马,以及各种重武器都顺利渡过黄河天险。当天,过河部队的前锋未遇抵抗即进占民和,沿途敌人望风而逃。

二军和一兵团部则从一百公里外的循化渡河,这一带的马家军不仅提前烧毁了木桥和所有船只,还将河南岸的水手裹胁到黄河北岸,以此阻止我军过河。起初二军也试图架桥,同样也不是很成功,最后也被迫木排和羊皮筏子渡河。最终于9月3日有惊无险的成功渡河,然后于当天前出进占化隆县城。

一兵团过黄河,扎筏子

与此同时,临时配合一兵团的62军也从循化附过的莲花口渡过黄河,但是按照中央军委命令,62军归建十八兵团,南下进入四川,配合刘邓部队去扫荡四川的国军。由此十八兵团退出一野作战序列,进入四川作战。有关四川的战事我们随后在说。

一军9月2日渡过黄河之后,迅速占领民和、乐都,然后沿山区小道急插西宁。为了加快攻击速度,乘胜打击新败之敌,一军军长贺炳炎决定出奇兵袭取西宁。要知道西宁可是整个西北战力最强悍的青马部队的老巢,青马虽在兰州遭遇大败,但尚存一半残兵,困兽犹斗未为可知。

贺炳炎,独臂将军,青海解放中600骑兵袭西宁立下威名

但一军军长贺炳炎算准了敌人的心思,决定抽调全军所有侦察骑兵,由一军侦察科长孙巩率领,配上各团侦察参谋,总共六百多人组成一个骑兵纵队,沿途查明敌情,奔袭西宁。战士们在马上饥餐渴饮,奋勇向前,经过一昼夜急驰,于9月4日凌晨冲到了西宁市郊的乐家湾飞机场。随后跟进的一军前锋也于当天中午赶到,解放军在未遇抵抗的情况下,于下午14时进入了西宁城区。至9月5日一军大部队全部开到西宁,西宁宣告解放。

马家军方面,在兰州失守前一天,马继援就已逃离兰州,而26日,在兰州战役结束的当天,马步芳即逃离西宁。而马继援则是27日下午从永登逃到西宁,当他得知其父马步芳已经先行逃往重庆,他也已经彻底放弃了幻想,在西宁他翻箱倒柜的搜集了30箱黄金、120箱白银后,于8月30日晚带着金银细软逃离西宁。同机逃走的还有马步銮等少数高级将领。

马继援一走,留下的青马部队彻底的散架了,其时兰州下来的部队还有二万多人,一路退下来确实溃散了不少人,甚至很多中下级军官明白告诉士兵“散了回家吧,带上一匹马回去过日子“,由是越来越多的人逃散掉了。到西宁马继援坐飞机逃走为止,青马还有几千人的部队在西宁以北的大通、上五庄、三角城一带,这些人分别隶属兰州战后逃回的82军、129军等部队,还有少量保安团士兵,与士兵相比对前途最恐惧的是中上级军官,这些人常年在青马军中服役,大部分与共产党有血仇,这些人明白彼此几无回旋。但是局势放在那里,打已经是一点可能都没有了,力量不行,人心还散了,现在主子马步芳、马继援都跑了,留下的军师团长们用脚趾都能想明白自己的未来,所以这些人在惶惶中等待着命运的到来。

一兵团司令王震,最大的功绩是守新疆治新疆

面对当前形势一野一兵团司令王震派出了一些已经投诚的原青马系统的高层人士去说服青马残部放下武器投降。9月12日,劝降团在青海湟中县上五庄,见到了带领数千残部在此驻扎的青马82军副军长赵遂、129军副军长韩得铭、100师师长谭呈祥、357师师长杨修戎、骑8旅长马英等人。这些人在逃无可逃的情况下,面对解放军许诺保证他们人身生命安全的条件下,纷纷表示愿意投降。

其后,赵遂等人在劝降团带来的归降书上签了字。五天后,赵遂、杨修戎、马英等数十名青马军高级军官带着3000余部来到西宁向人民解放军一兵团王震部缴械投降。

至此,青海战事彻底结束。

但是这里留个话题,对于投降的青马基层士兵,解放军的处理是发三块大洋全部就地遣散。但是团以上的300名军官,则以“解放军官训练班”的名义监管起来,因为毕竟这些人反共多年,战争刚刚平定,将这些人释放,有纵虎归山的危险,一旦出事后果是不堪设想的,这在历朝历代亦是如此。只要这些人放下身段,甘于回归平静而不对新生政权产生威胁时,一般来说新生政权是不会为难这样的人的。这也能彰显德政和胸怀。

但是恰恰就是这些人,骨子里确是有和新生政权的巨大隔阂和对立情绪,加上生活条件的变化,一旦这些人闻到一点点变动的气息,心里的怨气马上会爆发出来,心怨的指引最终导致他们人生的万劫不复,当然这也是后话。咱们慢慢说。

本文作者 :林霖,公众号“这才是战争”加盟作者 ,未经作者本人及微信公众号“这才是战争”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追究法律责任。

公众号作者简介:王正兴,原解放军某野战部队军官,曾在步兵分队、司令部、后勤部等单位任职,致力于战史学和战术学研究,对军队战术及非战争行动有个人独到的理解。其著作《这才是战争》于2014年5月、6月,凤凰卫视“开卷八分钟”栏目分两期推荐。他的公众号名亦为“这才是战争”,欢迎关注。

发布者:,本文摘自网络,如涉及版权请告知,我们对文中观点保持中立、交流之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