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大杂烩

就因为多走了1000米,十万大军就此全军覆灭

笔者生于寒凉的北国天池之畔,冬日里总是喜欢在雪地上行走,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望着白茫茫的雪地让人感到不胜的美丽与圣洁。

可是洁白的白雪在历史中总是扮演着战役态势改变的砝码,近如二战的莫斯科战役,远如我们今天要讲的北齐与北周的晋阳之战。

山西高地—宿命的银角

如果把中国比作棋盘那么位于西北之地的山西高地便是围棋中的银角,任何战争中都要抢占制高地,以高打低多胜少败。山西高地西侧是关中地区,东侧是华北平原,这样使得山西高地对于关中政权的安全与向东进攻有着极为重要的意义。

山西高地若只是个高地那么他终究只能作为一个战场据点,可是在众山怀抱之中却孕育了以太原盆地为中心的盆地小群落。这意味着山西高地既是兵家必争之地,又是逐鹿中原的一个创始基地。在这里发展可以注视东西,择时机而出击攻占东西两边。

而晋阳则坐落在沂定盆地与太原盆地的中央连接之处,对于把控整个山西高地有着重要的战略意义,占据这里就占据了整个山西。这里尤其对于位于它东西两侧的关中平原与华北平原最为重要,关中地区与华北地区谁能取得晋阳谁就能取得山西高地,谁能取得山西高地,谁就能先对对方产生压制。华北得到山西便可以顺汾河而下直略关中腹地,关中得到山西便可以自太行八径而出直袭华北平原。

北齐建立者高欢在与北周建立者宇文泰的交锋中抢先占得了山西之地,宇文泰虽然多次打败高欢,却依然无法改变北齐对北周的战略压制态势。而高欢的后代为了保住山西高地也将晋阳作为行宫之所在,兵力囤积之地防范打击北周。

北周对洛阳地区的进攻都会被来自北方山西的北齐部队所阻击,而面对来自山西的北齐部队,若不是名将韦孝宽的拼命阻挡,北齐的骑兵会在关中大地上毫无阻碍的肆意奔驰。山西高地就像一堵晦暗的高墙压的北周朝廷喘不过气来,北周如果想向东发展一统山河的话,那么山西必须夺到手中。

北方有“佳人”

在当时,北周与北齐都面临着同样一个问题,那就是处在北方伺机而动的游牧民族突厥。

面对北方游牧民族双方都选择了同样的行为;和亲,送礼

北齐北周都希望借助突厥的力量一同进攻对方,利用突厥的贪婪分散对方的力量,使己方相比于对方有着更大的兵力优势。但是相比于北齐的大手笔,北周没法进入在突厥贪婪的眼眸中。使臣杨荐当面斥责了突厥可汗,指责他背弃当初两国的友好关系,并且循循善诱告诉可汗,北齐此时奸臣当道,内外离心,只要双方共同进兵财宝百倍于此。

突厥可汗答应了,作为游牧民族他无法抗拒抢劫这项游牧最为热爱的运动项目,而且正如杨荐所言,北齐此时奸臣当道,贤王忠臣惨遭屠戮,看上去是一个极佳的抢劫对象

就这样,北周终于和突厥这位北方佳人联手准备对自己梦寐以求的晋阳发起自己第一次的攻击。

距离晋阳800米!

公元563年十月,北周派杨忠率一万兵马汇通突厥十万大军由北方向山西地区进攻,达奚武率三万大军由南方向山西进攻。

十二月,杨忠破二十余城,与突厥十万骑兵会和,分三道自恒州向北齐皇帝的行宫进发,得知消息的齐帝慌忙从邺城向晋阳出发,并命令斛律光帅步骑三万人坐镇平阳阻击来自南方的达奚武部队,自帅兵马前往晋阳阻击来北方的杨忠与突厥的联合部队。

己未,齐帝终于看到了杨忠与突厥联合的十一万大军,这让他感到恐惧。十一万步骑混合部队,这是一支强大的部队,自己完全没有信心打败他们,一旦失败小命不保不说还会导致北齐朝廷失去皇帝,跑吧,向东跑!

齐帝上马要跑路却被赵郡王高睿、河间王高孝琬拦住了去路,历史没有记述这场谈话,但是齐帝选择留下,毕竟这里是先祖高欢发迹之地,这里是晋阳,跑了自己能活但是自己的子孙日后将会面对从山西高地冲下来的北周骑兵,先辈的基业与后代的忧患皆系与一身,拼一把吧!

公元564年正月齐帝命名将段韶总领军伍,并于晋阳城北城举行列队观武。突厥可汗看到此情此景对周人愤怒不已,说道:“尔言其乱,故来伐之。今齐人眼中亦有铁,何可当耶?”对于突厥来说,他们只是来打劫的,打劫是有成本的,他们根本不想去拼命,一本万利才是王道,齐人的气势让突厥人开始恐惧了,杨忠无话可说,面对墙头草一般的突厥人他很是无奈,但是他毫无办法,因为这是友军不是自己的手下部队,他唯一的选择就是对齐军打出优势来给突厥人看看,让突厥人加入战场!

杨忠率一万步骑布阵于晋阳西二里的西山,步卒在前作为先锋,骑兵在后。战斗还未开始前齐军有人向段韶建议提前出击赢得先手,但是被段韶拒绝了,理由很简单雪这么大让敌人前进吧,我们以逸待劳,一定破敌。史书记载当年的大雪南北千余里,平地数尺。

在这种严寒下,大雪简直是最强的生化武器,高欢曾经因为寒冷的冬天一战损失七万多人。对于千里奔袭的杨忠和突厥人联军更是如此,他们甚至不能等待达奚武的部队前来,必须尽快打垮齐军躲进温暖的晋阳行宫中。

两里地换算成今天的单位不过是区区一千米,但是这八百米却是噩梦一般的一千米。万余名北周士兵是怎么走过那八百米我是不知道的,但他们最后的情形却能想象,全副武装的北周士兵此时已经气喘吁吁,一阵又一阵的白气在军阵里升腾,烁烁的刀剑向四方折射着太阳的射线,下一刻乌云一般的箭矢射下,杀神一样的敌人凶猛的冲向自己,洁白的雪地之上被染满了鲜红的涂料。

跑啊!突厥终究是个墙头草,十万突厥大军一兵一卒没动,见周军被消灭便向北逃窜,可是千里雪地,人马俱疲,最后十万兵马损失惨重,几乎全军覆灭。达奚武听闻消息也放弃进军,止步于平阳之南,撤回关中。

本文作者 :屯垦西路,公众号“这才是战争”加盟作者 ,未经作者本人及微信公众号“这才是战争”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追究法律责任。

公众号作者简介:王正兴,原解放军某野战部队军官,曾在步兵分队、司令部、后勤部等单位任职,致力于战史学和战术学研究,对军队战术及非战争行动有个人独到的理解。其著作《这才是战争》于2014年5月、6月,凤凰卫视“开卷八分钟”栏目分两期推荐。他的公众号名亦为“这才是战争”,欢迎关注。

发布者:,本文摘自网络,如涉及版权请告知,我们对文中观点保持中立、交流之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