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个连对阵一个旅团照样获胜,八路军这一战打出骑兵军威

一九四二年四月二十九日,在大辛庄一带发生了一场血腥的战斗。八路军骑兵团日军骑兵展开了一场殊死的对决。

4月29日下午2点多钟,敌人的先头部队已离我冀南区党、政、军机关不远,情况十分危急。在这关系到冀南区党、政、军机关部队的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我军通过仔细侦察,发现西南面敌人力量比较薄弱,鬼子少,伪军多,是敌人两个部队的接茬处。军区领导马上召开紧急会议,决定组织部队干部向西南方面突围。一二九师骑兵团通过拼死冲杀,终于在敌人封锁线上杀开一条血路,掩护总部机关突围到大辛庄附近,这时,一支日军精锐骑兵部队,又围了上来。

四月冀南吹面的风,里面有血的味道。刚刚稀疏一会儿的枪声又重新变得激烈起来。

一二九师骑兵团团长曾玉良听见有不少八路军特制手榴弹的爆炸声,他知道最危急的时刻到了。

这次突围前,由于枪支严重不足,军分区总部机关非战斗人员,一人只分到几颗手榴弹,而远方隐约传来“民族自由万岁”的喊声,证明已经有不少来不及撤退的同志选择与鬼子同归于尽。

没有时间悲伤了,前方大批日军骑兵正在集结,组成新的封锁线。

军区参谋长范朝利下令不惜一切代价突围。曾玉良说:让我们骑兵团上吧!

骑兵团每一名战士,从团长到士兵,此刻都拔出了马刀,做出了列阵冲杀的姿态。军旗在他们身后猎猎飘扬。而在他们对面,则是骑兵团的老对手——日本陆军骑兵第四旅团。

骑兵团只剩下四个连,日军人数则是他们数倍。如果硬拼,显然很难完成保护总部突围的任务。

越是危急的时刻,越是需要冷静。曾玉良灵机一动,想到了一条妙计。只要利用日军骑兵一贯骄横的气焰,让他们放松对我军的警惕,误以为我军真的会在人数劣势的情况下,傻傻地与他们拼马刀对砍。那么此战鬼子骑兵不仅拦不住我军,而且还会吃大亏。

曾团长的妙计说来也简单,骑兵团抽出两个连在前面列阵,做好向日军冲锋的架势。剩下的两个连配合军分区的直属部队埋伏在战场的侧后方,集中好全部的机枪火力。听到指示,立即开火。他命令,开战后给我狠狠打,把子弹全部打光,战斗不结束,机枪不许停!

鬼子的指挥官没有发现八路军的举动,他显然陶醉在全歼我军,计功受赏的幻想之中。看到八路军已经列好了阵势,他趾高气昂地向传令兵挥了挥手,只听见鬼子骑兵那边一声呼哨,日军的队列突然动了起来。几百匹白额长耳的东洋马默契分成了几列,从徐步行进逐渐转成了快步前进,步伐整齐划一,显得极为训练有素。当双方的距离只距不到一半时,日军骑兵突然开始加速,他们举起刻有菊花纹的马刀,做出各种凶狠的表情,稀奇古怪的呼喊声也不绝于耳,希望可以用所谓武士道精神把八路军将士们的心理防线击垮。

看着日军的夸张表演,八路军骑兵的队列寂静无声,所有人都冷冷地看着前方,没有一个人后退。鬼子的指挥官嘴角不禁露出一丝笑容,这群土八路搞什么东西,站那一动不动的,被吓傻了吧。

日军骑兵冲锋的速度越来越快,马头已经无法改变方向了,鬼子指挥官觉得胜利似乎已经戳手可得。再需要几十秒,八路军的队列就会被冲得稀巴烂。然而日军永远也等不到这一刻的出现了。哒哒哒,哒哒哒。隐蔽在侧后的机枪一起向着冲锋而来的日军开火,巨大的惯性使得日军骑兵无法躲避,完全变成了活靶子。

机枪子弹像水一样泼过去,前排的鬼子骑兵顷刻之间就被打倒,后面的鬼子还没回过神来,就被前面的人马尸体绊倒一大片。他们好不容易爬了起来,脑袋还没清醒,突然觉得眼前雪光一闪,还张着大嘴的脑袋就飞上了天空。

没有给鬼子反应的机会,骑兵团在曾玉良的带领下抽刀跃马,冲了过来!!!

剩下的鬼子肝胆俱裂,无法组织起任何有效的抵抗。不敢面对八路军的雪亮马刀,纷纷掉转马头,做鸟兽散,只求保得自己的一条小命。

此战过后,日军没有记载自己的具体伤亡,但是他们在战后回到战场,将战死战马的马鬃割下,送回了日本,并专门建立一座纪念碑用以纪念,可见此战给他们留下的深刻印象。

本文作者 :楚惜刀,公众号“这才是战争”加盟作者 ,未经作者本人及微信公众号“这才是战争”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追究法律责任。

公众号作者简介:王正兴,原解放军某野战部队军官,曾在步兵分队、司令部、后勤部等单位任职,致力于战史学和战术学研究,对军队战术及非战争行动有个人独到的理解。其著作《这才是战争》于2014年5月、6月,凤凰卫视“开卷八分钟”栏目分两期推荐。他的公众号名亦为“这才是战争”,欢迎关注。

发布者:,本文摘自网络,如涉及版权请告知,我们对文中观点保持中立、交流之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