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年抗洪解放军撤离九江,一个战士泪流满面

应该是在1998年9月15日,我们奉命撤离九江。九江人民已经搭了一座凯旋门,就是网络广泛流传的照片上这个。具体位置我不知道在哪,因为除了茅山头货场、堤坝和一个菜场,九江的其他地方我都没去过,所以根本搞不清东南西北。

我们的车队离开九江财校前往火车站进行铁路装载,距离凯旋门越来越近的时候,路边的人就越来越多。那天下着瓢泼大雨,雨点子有黄豆那么大,可是路上还是很多很多人,站在马路两边,密密麻麻。后来我才知道,有十几万九江市民自发前来为我们送行。

我坐在第四辆车的驾驶室内,旁边是我的副班长。雨逐渐小了,车队离凯旋门越近,车队的速度就越慢,因为人实在太多了。

我摇下车窗向市民们挥手,突然一个扎着马尾辫的姑娘往我身上扔了一个硕大的牛皮信封,姑娘很漂亮,就算我不是快两年没见过年轻女性,我也会被她瞬间迷住。可是我的注意力很快就被顺着我的身体滑落到我右手边的牛皮信封所吸引。我伸手一摸,好厚啊,这个宽度这个长度,难不成是人民币?!?!

(这宽度这长度这厚度,肯定是一摞摞百元大钞)

我赶紧用余光扫了一眼我的副班长和驾驶员,他们也正忙着和市民致意。我确信,他们两个都没看见这个信封。

于是,我开始了人生中思想斗争最激烈最漫长的一次:“要不要跟他们分呢?”

大概10秒后,我做出了决定:分!

我已经无法控制双手的颤抖,但我还是成功撕开了信封。

咦!

怎么里面一堆普通的信封啊?我疑惑了,3秒后,我得出了答案:肯定是女孩们的情书。

这种事我在九江期间早就听说了,很多部队都收到过女孩们的情书,在我们驻扎的九江财校门口,每天都有好多女孩在门口晃悠,试图进来。所以师长他老人家才亲自镇守,在他老人家眼里,这件事已经上升和抗洪同样高度了。

我马上忘掉了人民币,想起来刚才扔信封那位女孩的漂亮脸蛋。

那还等什么,赶紧拆信吧,信里肯定有照片,我要挑个最漂亮的,然后再把信封给他们两个。

咦!奇怪。

怎么每封信的开头都一样呢?

解放军叔叔的一封信。

我顿悟了,这是小学生们写的,刚才那姑娘肯定是孩子们的老师。

灰心丧气到极点的我开始百无聊赖的看信,其实我很想扔出车窗。

看着看着,我想起了1991年,那年也有一场洪水。

有一个瘦弱的男孩看着前来帮忙救灾的解放军(其实是武警战士),在那高喊:长大后,我也要当解放军。

长大后,我就成了你!

每一封信,每一个孩子,都在诉说着同一句话。

然后,当天我第一次哭了。

但是,我的眼泪、我的情怀和这些信马上被另一样东西瞬间击倒。那就是肉包子。

我们的车队通过了凯旋门,我清楚的记得,马路两边九江市民们的犹豫,他们想上前但是犹豫着。终于,有人上前了,就在一刹那,所有的人都上前了,我们的车队被市民们包围,只能艰难向前挪动。一个中年大叔往我们驾驶室塞了一大袋包子,他低着头,我都没有看清他的模样,只从后视镜看到他低着头又往下一辆车塞了一袋。

我看着像雪片般塞进驾驶室的一袋袋吃食,包子、苹果、麦片、火腿肠……满满的幸福感,天哪,好多哦。

当我拿起一个塞进了嘴里,咀嚼着美味的肉包子的那一刻。

我又哭了,真好吃……

当我想拿第二个包子的时候,却发现怎么也拿不起来。

直到过了很久很久,我才发现我的右臂不知什么时候成敬礼姿势,已经麻木,失去了感觉,嘴里还有没咽下去的小半个肉包子。

我还记得你们,你们还记得那个在驾驶室向你们敬礼的年轻战士吗?

这个就是九江,我二十年前去过,只待了不到两个月,却是我第二故乡,梦回萦绕。

如果让我再来一次,我会毫不犹豫再去,这辈子当这个兵,值了。

我爱你,九江。

发布者:,本文摘自网络,如涉及版权请告知,我们对文中观点保持中立、交流之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