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最成功的余则成,百度百科只知道他是电影编剧

常凯申最核心的机构叫做侍从室,在上篇文章已经介绍了。本文的主角就是唯一打入常凯申侍从室的人,他叫孙师毅,他的作用是相当突出的,但是知名度不高,有很多原因。1. 他是知名的剧作家、词作家,已经很有名了2.他在解放初期犯过错误,党给了他钱去香港开展工作,不慎钱被印度阿三骗走了,他害怕躲在香港不回来,也不和上级好好联络3.没有赶上合适的宣传时机,去世比较早。

孙师毅是杭州人,生于南昌,本来是学化工的,不好找工作,就去各种打工,最后进入了电影行业。电影行业,在当时是有计划有意识的渗透的,有很多很好的作品。比如最早的“半有声电影”(对白字幕,歌曲声音)《渔光曲》,就是任光写的曲子,电影皇帝金焰、话剧皇帝金山都是特工,《风云儿女》作为最著名抗战歌曲,除了女主角,几乎都是特工,后来的大明星周璇,在这部电影里演舞女甲,有点像周星驰的宋兵甲。女主角王人美虽然不是特工,但是她父亲是笔名二十八画生那位的老师,她的情况和杨开慧差不多,杨开慧的父亲是伦理学教师,王人美的父亲是数学教师。《恰同学少年》这部电视剧里,数学教师很不待见成绩不佳的二十八画生,但是其实不然,历史上的此人简直是主角光环绕身,虽然数学成绩不咋地,但是依然很受老师的待见,有一年的夏天还住在了老师的家里。只是王人美当时实在是太小了,比杨开慧还要小十岁。

孙师毅对于《风云儿女》的主题歌《义勇军进行曲》有着并不大但是很关键的贡献。田汉写完歌词之后就被抓了,歌词写在一张烟纸上,警察特务们没当回事,就没有给搜走。当时田汉其实就写了一个故事梗概和歌词的第一稿,没办法孙师毅和夏衍接手工作写完的剧本,所以大家现在看国歌的作词是田汉,但是电影的剧本署名是田汉、夏衍、孙师毅。顺便插播一个八卦,田汉的文学修为比夏衍可能还是有差距,《风云儿女》在田汉手里的时候,他给的名字叫《凤凰的再生》,远不如风云儿女响亮。

孙师毅去监狱探望,田汉把歌词给了他,回来之后孙师毅誊写了一遍,因为烟盒的锡纸已经湿了,孙师毅很小心的才誊写完。聂耳看完了非常激动,赶在出国前要走了歌词,然后在日本谱好曲子修改了歌词寄给了孙师毅。在出国前,聂耳和孙师毅的讨论中,定下了国歌最后的“前进、前进、前进进……”的节奏。当时聂耳的目的地是苏联,日本和欧洲仅仅是中转站和学习音乐理论的地方,没想到他的生命会在那里画上休止符,《义勇军进行曲》成了他的绝唱。《义勇军进行曲》在抗战期间在外国就已经是中国国歌的待遇了,反倒是正牌国歌《三民主义歌》不受盟军的喜欢,跟《美丽的亚美利加》、《马赛曲》《国际歌》《牢不可破的联盟》完全不是一路货,人家的国歌慷慨激昂,一到中华民国国歌哼哼唧唧扭扭捏捏。

孙师毅在上海滩有个外号,叫辣面书生,人长得帅,目带凶光,有才气,刚正不阿,仗义执言。还有个特点是,记忆力特别好,喜欢搜集档案资料。为什么他这么能搜集资料呢?不是孙师毅要搞什么《百官行述》,他在蒋介石的侍从室干了多年,这是他的工作习惯。别的特工生怕留下点记录被特务抓住把柄,特务有几条命敢去惹侍从室的人?离开侍从室之后,有军统专门去搜过他的家,一看没什么机密文件,全是和电影有关的资料,也就不管了。

不是说特务惹不起侍从室吗?那怎么还敢动他的东西呢?因为他被特务盯上已经很久了。之前在侍从室,特务曾经把他是共谍的报告交了上去,小特务中特务大特务到戴笠,戴笠签字送侍从室第六组,第六组交陈布雷,陈布雷交给了陈方,陈方是陈布雷的干将,也是侍从室第四组的组长。陈方一看,我的好兄弟兼手下竟然在共谍名单里,这怎么行?陈方特别了解常凯申的办公习惯,就把这份文件放在了一大摞文件的中间偏下位置。文件是不可以抽出来的,因为有收发记录,那是找死。常凯申很忙,那么多文件是看不完的,总有一大批没有被批阅就这么进了死档案。果然这份文件常凯申根本没看。但是在戴笠看来这可了不得,报告都交到老头子办公桌上了,然后留中不发了,什么态度?琢磨不清,先别动手,反正他也不可能永远在侍从室呆着。

这里牵扯出了第四组组长陈方,陈方是大才子,因为在报纸上写长诗大骂常凯申引起了常凯申的注意,定下了把此人收入麾下的决心。后陈方投靠杨永泰,杨永泰遇刺后,投靠张群,张群把他推荐给陈布雷,陈布雷惊讶于其才华,让他做最重要的侍从室第四组组长,并分担了一部分陈布雷的主任工作。抗战胜利后,侍从室二处改编为政务局,陈方担任政务局局长。

那孙师毅怎么就能拿到那么多情报呢?首先,他自己就在侍从室办公,管着一摊事情;其次,他和陈方是莫逆之交,陈方和陈布雷又是上下级的亲信关系;第三,三个人是同榻抽鸦片的文人好友。孙师毅为了获取情报,付出的代价非常大,他这个鸦片烟瘾完全是为党的情报工作才染上的,不是一次两次,而是连续几年。后来孙师毅退出后戒烟,用了很大的毅力硬是戒掉了。但是身体健康受到了极大的伤害,后来在香港受到挫折之后,复吸,被找回之后再戒掉,两次戒毒,身体受到了很大的伤害。

孙师毅的资料很少的,因为他的太多历史被隐瞒和抹去。

他的贡献,总理比别人清楚。1957年,穷困潦倒的孙师毅返回广州,按照总理的安排,在广州的新亚酒店住了一个月,到北京后被安排在新侨饭店一个大套间住了一年多,这一年多总理抽空私人来探望十多次,深夜、凌晨、接见外宾的空隙都有,有时候一谈就是几个钟头。

因为他的资料太少了,所以写一点逸事作为补充。孙师毅拍过一部电影,叫《自由神》,主角是王莹。王莹那时候和袁殊(就是那个名头很响的袁殊)在同居,袁殊被捕后出卖了王莹,因为没有真凭实据,王莹又是知名女演员,审讯后放了。

袁殊的叛变让王莹伤透了心,两人分手后,王莹与谢和赓(在白崇禧身边卧底)恋爱了,但是周公严令他们不得结婚,早期甚至不让暴露恋情。因为谢和赓在白崇禧身边卧底的一个凭借是他的合法老婆是白崇禧的亲戚,如果谢和赓离婚再娶,那必然会损害卧底这项重要的事业,虽然谢和赓夫妻没有什么感情可言了。两人到了美国之后也不能结婚,一直拖到了谢和赓确定回不了白崇禧身边了,才在美国注册结婚。那时候王莹已经不能要孩子了。

王莹在美留学期间,曾经作为中国唯一代表,参加了在美国举行的世界青年学生大会。苏联派出了一男一女两个代表,女代表就是有着309个战果的女狙击手帕夫柳琴科。帕夫柳琴科的309个狙杀记录已经很惊人了,这记录里有三项细化的记录更为惊人,一个是她的所有记录只是在10个月取得的;二是最初的187个记录是在两个半月内取得的;三是这些记录中有39个对方的狙击手。这次大会之后,帕夫柳琴科在美国各地巡回演讲,而王莹成为了白宫的座上宾,直到罗斯福去世。

本文作者 :黄河故人,公众号“这才是战争”加盟作者 ,未经作者本人及微信公众号“这才是战争”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追究法律责任。

公众号作者简介:王正兴,原解放军某野战部队军官,曾在步兵分队、司令部、后勤部等单位任职,致力于战史学和战术学研究,对军队战术及非战争行动有个人独到的理解。其著作《这才是战争》于2014年5月、6月,凤凰卫视“开卷八分钟”栏目分两期推荐。他的公众号名亦为“这才是战争”,欢迎关注

发布者:,本文摘自网络,如涉及版权请告知,我们对文中观点保持中立、交流之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