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人号称名将,不识军事地理,坑了队友一把,战后被严厉批评

1946年12月。宿北战役正在激战中。为了救援敌整编69师,敌五大主力之一的整编11师向我华中野战军第1纵队阵地发起连续进攻。

下午16时10分,正当敌整11师向我张林守军发起第七次攻击时,我1旅第2团2个营自傅家湖东南及草荡,向西南出击;第6团3营接第7团3营防务;第7团即调第9连及配属第3营指挥之旅特务连20余人,迅速经沈庄、张林向敌反冲击,夺回了张林南端之河沿及蔡林附近地区,该团守张林部队廿余人亦英勇与敌搏斗,以短促反冲击,击退了张林东南之敌1个连,俘敌数名;第六团1营及第7团2营亦击退了向高家洼进攻之敌,并乘胜夺回庵庄,至16时30分自宿迁北犯的敌整编11师在我1纵各部反击下全线溃退。

经过一天激战整11师已处于三鼓而竭的状态,且时间已届黄昏,当1纵之第1旅、第2旅生力军突然投入战场之后,整11师稍一接触即迅速溃退。1纵以火力拦阻其撤退,配合部队追击,俘获第18旅溃兵400余人。

但是,敌整11师实力仍然较为完整,18日仍有可能继续北援,能否当夜全歼整69师,以便腾出手来应付整11师,已成为迫在眉睫的任务。压力到了山东野战军8师这边

1946年12月17日下午6时,山野8师炮兵开始向晓店子轰击。山炮营以4门山炮与第22团的1门九二步兵炮,在400公尺的射距上,将突破口附近的地堡与前沿工事全部破坏;第22团的迫击炮则负责压制围墙内敌人的山炮。第22团第2营第5连(突击连)连续三次爆破炸开鹿砦、铁丝网,迅速架梯突击,突击排突上围墙,打退敌两次反冲锋,巩固了突破口,掩护全营于25分钟之内全部投入纵深,随即第3营、特务营也相继跟入;第22团第1营也从西南角突入,激战至当夜24时,预3旅守军大部被歼,少数向南突围者亦被第24团所俘获,晓店子为8师所攻占。只有预3旅旅长魏人鑑眼见得大势不好,事先将守军交给参谋长指挥,率少数人员趁天黑脱逃而去。至此,晓店子至嶂山镇、峰山一线阵地全为华野夺占,整69师通往宿迁、曹家集的东西归路被彻底切断,该师终于陷入不拔之境地。

事实上,12月17日这天,是整69师唯一的逃命机会,该师副师长饶少伟在后来的回忆中对此颇有怨言,认为“这时戴之奇如果当机立断,将主力仍转移于峰山、晓店子方面,与整十一师互相倚托,或可免遭各个击破。然戴毫无处置,只是令各部加强工事,消极被动地等着挨打而已”。

其实饶少伟是错怪戴之奇了,戴之奇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他是有向晓店子方向后撤之打算,17日上午鉴于作战情况不利,戴之奇曾经准备将师指挥所转移于高家洼,可是兵团司令兼整编11师师长胡琏不同意。戴之奇被迫命令各部队从速加强工事,以防解放军反击。戴之奇并不是不想逃,只是被胡琏给坑了一把而已。

因为按照胡琏的想法,认为整69师虽然战斗力弱,就地坚守三五天应该问题不大。这么长的时间,整11师一定可以与之打通联系。但糟糕的是,胡琏战前根本没好好摸清战场的地理环境,宿迁以北的地理民情对于以防御作战见长的国民党军而言,并不适合。宿迁以北由于低洼,水灾特重,是有名的全国最穷的地方,人民生活很苦,一遇水灾,村民土房大多倒塌,盖砖房又盖不起,所以许多民房以高粱杆为架,里外糊上泥土,以茅草盖顶造成的。如果利用村落防御,抵抗力是微小的。因此占据村落防御的整69师就此全军覆没,再也没有了逃出生天之望。战后国民党军的检讨中,对胡琏的指挥失误提出批评,认为:“上级对下级不应过于干涉,胡兵团司令之律定师指挥所位置及团以下之行动,诚影响此次作战至钜”。

本文作者 :严可复,公众号“这才是战争”加盟作者 ,未经作者本人及微信公众号“这才是战争”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追究法律责任。

公众号作者简介:王正兴,原解放军某野战部队军官,曾在步兵分队、司令部、后勤部等单位任职,致力于战史学和战术学研究,对军队战术及非战争行动有个人独到的理解。其著作《这才是战争》于2014年5月、6月,凤凰卫视“开卷八分钟”栏目分两期推荐。他的公众号名亦为“这才是战争”,欢迎关注

发布者:,本文摘自网络,如涉及版权请告知,我们对文中观点保持中立、交流之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