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大杂烩

这一仗,游击队大获全胜,原因:苏联人怕死,只知道逃命

现年38岁的穆拉·玛朗是普什图人,来自巴基斯坦西北部的巴德吉萨特省。1979年秋天,他因散发反政府传单而被捕,1980年1月苏联入侵后,他被大赦国际释放。他立即加入了坎大哈南部郊区的一个抵抗组织,并开始与苏联人作战。后来他来到了希克,成为该省的一个主要指挥官,其基地在阿尔盖斯坦、马拉加特、帕什莫尔和哈克雷兹。

尽管苏联人尽了最大的努力,但是,苏联人仍然无法完全控制普什图的主要城市坎大哈。坎大哈的战斗是不同寻常的,因为所有游击队派系都在进行着合作,并定期轮换部队进行战斗,以维持对苏军和阿富汗傀儡政府军的压力。坎大哈市的郊区是战争期间游击队设置路障和进行伏击的主要地点之一。游击队几乎每天都会袭击该城与东北部加兹尼和西部吉里什克主要公路沿线的苏军车队。

在位于坎大哈以西约40公里处的一段公路上,苏军部队最容易受到攻击。在这个地区,游击队经常躲在果园和村庄里伏击苏联人的车队。

1984年9月,一支苏联补给部队从位于前苏联土库曼斯坦边境的托亨迪出发,通过阿富汗西部的辛丹德空军基地前往坎大哈。该车队由数百辆卡车组成,并由坦克和装甲车负责护送。大多数卡车都装满了汽油。

得到情报后,另一支游击队的指挥官萨拉瓦尔·阿卜杜勒·瓦利和穆拉·玛朗碰头商量了游击队的计划。

他们计划部署多次伏击,由几个游击队小分队实施,在同时开火的情况下突袭苏军车队。

对游击队来说,这就需要选择一段有利的道路,以容纳所有的伏击行动。他们选择了将近7公里的路段,这个距离与苏军纵队的长度相等。

于是,250名游击队员分成了若干个小组。每个小组都装备有RPG-7型火箭筒和4–5门82毫米无后座力炮。所有的伏击阵地都设置在道路南面的房子里。每个伏击组指定一个杀伤区域,他们都接到指示,在苏军车队到达阿什卡村庄时同时开火。

当时,大多数当地人仍然住在路边的房子里。由于苏联没有在那里采取过重大的军事行动,很少有人会移居巴基斯坦。伏击计划对当地居民和当地游击队进行了严格的保密措施,因为处于伏击区的抵抗组织不愿参加,他们担心苏军会针对他们的家园和家庭进行报复。

伏击小组在夜间进入阵地,并部署巡逻队以确保该地区的安全。9月23日9时苏军车队进入伏击区域。游击队的各小组同时开火,苏联人被打了一个措手不及。车队被迫停了下来,许多车辆开始试图调头逃离,这种混乱的情况影响到了担任护送任务的坦克和装甲车的机动,使得苏军装甲力量无法向伏击地点机动。

与此同时,游击队直接击中了大约50辆汽车,起火的油罐车,引发了多次爆炸,将燃烧的碎片抛向道路两侧。大约100辆车则在油罐车造成的爆炸中受损。袭击行动持续了30分钟,游击队趁苏军飞机还没来得及紧急起飞撤退了。

评析

很显然,苏军缺乏足够的侦察力量,这使他们损失惨重。在没有有效安全措施的情况下,将补给车辆护送到一个紧密的地形之中,往往会导致重大的战术挫折。苏军没有用直升机进行侦察以及用武装直升机来掩护部队机动。游击队精确计算了位于坎大哈空军基地武装直升机的反应时间。武装直升机的及时行动本可以避免车队遭到伏击,因为游击队从不打击有直升机掩护的车队,但这次苏联人显然没有计划。

通常情况下,苏联人在车队部署装甲车作为警戒车辆。在遭遇伏击时,装甲车会在杀伤区停下并进行还击,而在杀伤区被困的车队其余人员则会开车离开。苏军护送部队没有经过良好的训练,在遭受打击后的一片混乱中,他们并没有积极使用他们的装甲力量和火力来包抄伏击小组并切断他们的退路,而仅仅是被动地向游击队阵地开火,这些措施收效甚微。而造成混乱的原因,是车队的驾驶员们只知道逃命,造成了严重的“交通堵塞”。怕死是人的本性,但在危险时刻,更应该秩序井然,才能够保住性命。

作者简介:王正兴,原解放军某野战部队军官,曾在步兵分队、司令部、后勤部等单位任职,致力于战史学和战术学研究,对军队战术及非战争行动有个人独到的理解。其著作《这才是战争》于2014年5月、6月,凤凰卫视“开卷八分钟”栏目分两期推荐。他的公众号名亦为“这才是战争”,欢迎关注

发布者:,本文摘自网络,如涉及版权请告知,我们对文中观点保持中立、交流之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