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大杂烩

用自己人冒充对方俘虏,却在记者面前说漏了嘴,成了大笑话

1947年3月胡宗南率部攻入延安之后,敌军大肆渲染战绩,论功行赏。胡宗南报功、采访、阅兵忙得不亦乐乎。

21日,常凯申致电嘉勉胡宗南曰:“延安如期收复,为国洗雪二十一年之耻辱,得以略慰矣,吾弟苦心努力,赤忱忠勇,天自有以报也,时闻捷报,无任欣慰,各官之有功及死伤者应速详报!”半年后的8月7日,常凯申亲赴延安巡视时,还对盛文(西安绥靖公署参谋长)夸赞说:“全国剿匪军事,完全如计划奏功者,仅此一役耳。”满意之态毕现。

按照西安绥署的“延安会战经过概要”,进攻延安之战,“共毙伤匪团长、大队长以下官兵一万六千五百余名,及毙匪教导旅旅长杨得志、参谋长及供给部主任等重要官员多名。我方伤亡营长以下官兵一千三百余人,其比例数为十比一”。这一数字未含敌军声称俘虏解放军的人数,据胡宗南的年谱所记,详细数字为:“伤毙匪教导旅旅长、参谋长、团长、大队长等官兵一六六零六名,俘获伪官五五九员,兵九六二五名,虏获轻机枪三十挺,步枪二二四三枝,手枪五枝,掷弹筒二十九具,骡马三十五匹。我方亦伤官六十五员,阵亡十四员,士兵伤七二三名,阵亡二二八名,与匪伤比例为十六比一”。这样算起来,敌军所声称的战果(毙伤俘)共二万六千七百九十名,还包括“击毙”了日后解放军1955年第一批授衔上将的杨得志。敌军自己的伤亡则为一零二三名。

这个伤亡人数“一千三百余人”大致还是比较准确的,这和解放军内部所声称的“敌伤亡千五百人左右”亦相符合。但对于战果过于夸大,较我部队实际伤亡“五百余人”高出数十倍以上。由于作战中几乎没有多少俘虏,以至不得不用他们自己的军官及士兵冒充解放军俘虏,在记者参观时闹出不少笑话。我地下机构“西安情报处”曾派人混充记者去延安了解情况,看到有俘虏不小心当着记者的面坚称其在打延安时打的是自己人,以致被“西情处”的人当作笑话来讲。

事实上,解放军撤出延安的坚壁清野工作做得非常好,敌军几乎得不到任何有用的信息,以致将我西北部队的最高指挥员误当作是贺龙。时任国防部新闻局局长的邓文仪在回忆攻占延安后的情形时说:“解放军在延安及附近不到五万,仅有一两次激烈抵抗,各高级机关在仓促间都已全面撤退,并实施坚壁清野的焦土战术,当地人民全被裹胁离开作战地区,所有物资用具搬运一空,使我们军队进到延安,得不到任何补给军用物品,也无人力可用。我在收复延安第二个星期到那里视察,经过一周的考察及督导政工,我走遍延安找不到有关解放军的任何文件,他们有一个规模很大的图书馆连同图书文件一起被他们烧毁,附近发现少数粮食物品藏匿在山洞里,也都放了毒药或淋了煤油,不能使用。”

本文作者 :严可复,公众号“这才是战争”加盟作者 ,未经作者本人及微信公众号“这才是战争”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追究法律责任。

公众号作者简介:王正兴,原解放军某野战部队军官,曾在步兵分队、司令部、后勤部等单位任职,致力于战史学和战术学研究,对军队战术及非战争行动有个人独到的理解。其著作《这才是战争》于2014年5月、6月,凤凰卫视“开卷八分钟”栏目分两期推荐。他的公众号名亦为“这才是战争”,欢迎关注。

发布者:,本文摘自网络,如涉及版权请告知,我们对文中观点保持中立、交流之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