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德怀元帅一直被误会为一员猛将,其实他指挥风格非常细致,否则哪会威震天下

一直以来,彭德怀元帅被人误会为一员猛将,今天专门从指挥艺术上来讲,彭大将军其实心细如发,岂止是一个猛将,而是真正的统帅。要是仅仅是个猛将,就不会和林总并称为“军中双骄”,威震天下了。

1947年3月,彭德怀甫一撤出延安,即行部署“十面埋伏”,准备全歼向青化砭进军的敌整编第三十一旅。22日晨,彭德怀致电毛泽东和统帅部,除通报了胡宗南部动向外,决心“以伏击或乘敌立足围歼三十一旅”,毛泽东于23日复电同意彭德怀的部署。

23日下午,彭德怀下达了伏击三十一旅的命令:

“各纵(旅)并报上级:

甲、敌情见梗午(二十三日十二时)电。

乙、本军决于明(二十四日)日以待伏动作,消灭敌三十一旅全部之任务。

各兵团部署如下:

(一)第二纵队及教导旅统归王震指挥,伏击于青化砭至房家桥大道以东,待敌后尾通过房家桥后,教导旅由东向西猛烈侧击。第二纵队应首先截断敌退路,沿小河东岸由南向北猛击敌侧背,并于拐峁、延水南岸派出便衣队侦察桥儿沟方向敌有无后续部队。

(二)一纵队之八旅(指三五八旅)自闫家沟(青化砭西北五里)至白家坡沿小河以西宽正面伏击,待二纵队截断敌归路后,由西向东猛烈夹击。独一旅为预备队,位置于守头庄、丁家庄、郭家庄(安塞以东)之线,除对安塞布置警戒外,须以小部(不大过一营)位置于冯家庄以南高地,对延安方向警戒并切实封锁消息。

(三)四旅(指新四旅)伏击于青化砭正东及东北高地,待二纵、教导旅打响后,即向青化砭猛烈扑击。

甲、各兵团务于三月二十四日六时半以前部署完毕。部署时须注意隐蔽于敌侧卫搜索线以外,务使敌过早发现。

乙、指挥所在青化砭西北高地,我们在指挥所。

丙、通信联络:与二纵、教导旅用电台,一旅(指独一旅)、新四旅徒步、电台兼用。”

由该命令可知,西野计划以新4旅拦头,2纵截尾,1纵和教导旅则分别由西、东两面夹击,以歼灭三十一旅。之前提及独1旅因擅自开高桥再转回,故此24日只能赶到冯家庄一带作为预备队,监视延安、安塞。“部署时须注意隐蔽于敌侧卫搜索线以外,务使敌过早发现”的提醒,体现出彭德怀在战役指挥上的细致之处。这是一。

抗战前政府修成了延安以南和延川以北(至镇川)这两段公路,抗战时期我方又组织民众修筑了延(安)南(泥湾)、姚(店子)延(长)、延(安)临(真)、延(安)郝(家岔)、延(安)真(武洞)、清(涧)子(长)等七条公路,至1946年为止初步形成了一个以延安为中心的道路网络。青化砭距延安约70里。自延安向东经拐峁到姚店子后,要经过一条三十里长的川道后,才到达青化砭。这是当时陕北的一条主要公路,一般称为“咸(阳)榆(林)公路”,可通行汽车。

青化砭坐落在山崖上,只有二三十户人家,但却是咸榆公路的一个重要交汇点。自青化砭向西是一条四十里长的川道,当地人称为“牡丹川”;向西北则经过另一条四十里的川道——当地人称“木索川”——通向蟠龙镇。再由蟠龙向东经永坪至延川,就可以北上清涧、绥德、米脂到镇川。这一段川道山峰巅连、宽处不过半里一里,窄处只有十米八米,是一个设伏的好地方。

依照彭彭德怀23日下午的电令,各纵队、旅分别进行了紧张的布置。

1纵第358旅以第715团一部配置在青化砭西北之曹家咀以北山地阻敌前进;主力配置于青化砭以西高地;第8团设伏于寺沟以西山地;第716团主力设伏于林坪以西山地,以第1营配置于后账子沟以南山地。战斗计划为:敌如以一部占领我第716团阵地前之搜索地区时,我该团第3营即由正面进行射击,同时部队出击,第1营在该营以南山地进行掩护并派部队隐蔽出击,配合第3营攻取敌占阵地,消灭敌人;如敌搜索部队通过时,各部队则隐蔽地向前运动火力及部队;如敌已进入我伏击区域,待敌后卫打响,我第8团即向寺沟、小蒜沟出击,第716团向林坪、前账子沟出击,第715团除留部队固守阵地外,尽量抽部队出击。战斗开始后,第716团留一个连在前账子沟以南山地向拐峁方向警戒。

1纵根据彭德怀“部署时须注意隐蔽于敌侧卫搜索线以外,务使敌过早发现”的指示,将伏击部队放在敌侧卫搜索范围之外,即和伏击地域相隔一条山梁之处。实战中,整31旅果然派出侧卫搜索分队,沿本队开进路之两侧山梁前进,遇小沟(谷地)则顺山梁绕过,遇大沟则越沟而过,最近处曾距第716团隐蔽位置仅隔一小山,且不断用火力侦察,但1纵伏击部队非常沉着,未被发觉。

新4旅的伏击位置在青化砭以北及东北的常家塔、北六庄、赵家沟,旅指设在常家塔,第16团在赵家沟附近、第771团在赵家沟以北地区分别埋伏,准备迎头拦击。

彭德怀23日率旅以上干部到青化砭东面至石绵羊沟察看地形,发现青化砭东南有一个小寨子,正挡在新4旅第16团的出击路线上。如果派兵占领该寨子,很可能就要和敌先头搜索部队遭遇,如果不予占领,则又可能为敌军所占据而增加攻击难度。在现场调整部署时,彭德怀提出将该小寨子让给敌军,随后又提醒传达命令的参谋人员,要部队将寨子北墙拆掉,留下南墙。这样既可以遮住北来的敌军视线,又消除了我方的攻击障碍。这也是彭德怀战场指挥考虑问题周到细密的一例。这是二。

由王震、罗元发联署的命令规定2纵和教导旅各部战斗分界线为:“教导旅自青化砭东南之东沟(含)至石绵羊沟;三五九旅自石绵羊沟(不含)、桃园沟南北方至石家圪塔;独四旅自石家圪塔(不含)至息(惠)家砭。”命令要求各旅由东向西侧击,“独四旅于息家砭切断敌退路,并在息家砭东南高地构筑工事,向拐峁警戒。战斗发起后,各部先头部队应轻装,以迅速勇猛的动作,抢占各旅正面之各战术要点,主力即选择便于出击的道路,猛烈侧击。”

教导旅的伏击地段较窄,只在石绵羊沟附近展开了一个团(第1团),另一个团(第2团)和旅部在石绵羊沟以东。第359旅旅部在窑子沟,所属三个团分别展开于白家坪(第717团)、石家圪塔(第718团)和白家坡(第719团)。独4旅旅部位于寨子沟,所属三个团(第12、13、14团)分别展开于房家桥、惠家砭、纸坊沟对面的路东。

这样,西野在青化砭战场上集中了5个旅(不包括独1旅),在第一线即展开其中的12个团(不包括教导旅第2团),在兵力对比上占据了六比一的绝对优势。接下来,就是等胡宗南的整31旅入网了。

六比一的伏击战,正是解放军的拿手好戏。

本文作者 :严可复,公众号“这才是战争”加盟作者 ,未经作者本人及微信公众号“这才是战争”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追究法律责任。

公众号作者简介:王正兴,原解放军某野战部队军官,曾在步兵分队、司令部、后勤部等单位任职,致力于战史学和战术学研究,对军队战术及非战争行动有个人独到的理解。其著作《这才是战争》于2014年5月、6月,凤凰卫视“开卷八分钟”栏目分两期推荐。他的公众号名亦为“这才是战争”,欢迎关注。

发布者:,本文摘自网络,如涉及版权请告知,我们对文中观点保持中立、交流之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