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大杂烩

游击队一枪没发就俘虏苏军13人,其中这个中尉最倒霉

在1982年的时候,因为反抗的激烈程度剧增,阿富汗首都喀布尔及其周围地区戒备森严。苏军第I03空降师、第108机步师的第180和181团、第37突击旅和第15坦克旅,以及阿富汗国民军第8步兵师都驻扎在喀布尔周围。公路上到处都是苏联的军车飞驰,几乎随时都可以看见全副武装的苏联士兵。

但是,哪怕在这种情况下,阿富汗游击队仍然在喀布尔活动,寻找机会打击苏军。

一、战斗经过

1982年6月,喀布尔北部是2号公路,沿线的一个苏军哨所正好卡在游击队补给路线上,对在喀布尔北部活动的阿富汗游击队构成了重大威胁。正好这支游击队的指挥官是普什图族人,而普什图族在帕格曼和喀布尔周围地区都有夏季住所。这个季节他们会在喀布尔北部的牧场上搭起帐篷并放羊。而他们的牧场又正好靠近苏军的这个哨所。哨所中有12名苏军,配备机枪和AK步枪以及反坦克武器。

游击队的指挥官在加入抵抗组织前本来就是普什图族中有名望的人,他出自普什图族中一个望族。普什图族人对他都很熟悉,他可以很容易地得到普什图族在该地区的充分合作。于是,游击队决定突袭这个哨所,由指挥官亲自带10名游击队员执行。为了隐蔽行踪,他们只带了轻武器,然后偷偷进入普什图族人牧场中帐篷里躲藏起来。游击队在帐篷里待了好几天,对苏军哨所的相关情况进行了充分的研究和评估,并为突袭做好了准备。

不过苏军的哨所周围通常都布满了地雷,这是苏联军队保护哨所最有效的办法之一,因为游击队缺乏探雷扫雷装备,拿这些地雷根本没办法。对游击队来说,他们必须找到一条通往哨所并且没有布雷的接近路。

但对这支游击队来说,这个问题并不难。指挥官让他的亲戚们每天把羊群带到哨所周围的不同地点,这样他就可以探测这些道路。3天后,游击队找到了接近哨所的安全道路,而且让游击队兴奋的是,那里的地形可以让游击队在无人注意的情况下偷偷接近哨所。

6月19日清晨,一些游击队员扮成牧羊人,而另一些人则披上羊皮扮成羊,在放牧的羊群中间爬行。羊群径直向苏军哨所移动,但苏联人早已习惯这些羊了,根本就没有一点怀疑。游击队在羊群中间呆了整整1天,趁着黄昏和羊群的掩护,他们来到那条接近路的附近躲藏起来。通过前段时间的侦察,游击队知道在晚饭时间只有一个苏联士兵会留下来值班,其余人则都在吃晚饭。

当苏军正吃饭时,3名游击队员蹑手蹑脚来到哨所,偷袭了放哨的苏军,1名游击队员用手捂住苏军的嘴,以免他尖叫,另外2名打晕了他,并解除了哨兵的武装。随着得手的信号,其余的游击队员蜂拥进入哨所。他们迅速冲进食堂,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餐桌上的苏联人。苏联人很识趣,没敢进行反抗。让游击队惊喜的是,俘虏中有一个中尉,这个排长那天正好到手下这个班来检查情况。于是游击队没开一枪就俘虏苏军13人,还带走了他们所能带走的一切。

二、编者评论

仔细的侦察、严格的伪装纪律和巧妙的欺骗计划使游击队得以成功实施这次袭击。普什图族在当地提供的援助对这项计划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一名普什图族的指挥官,以及他亲属共同所做的努力是成功的关键。

在阿富汗,游击队依靠当地民众所提供的掩护、食物和水、情报、住所和早期预警来更好的准备战斗。这正是游击战能够成功的关键。

另一方面,苏军的哨所虽然保护严密、戒备森严。但苏联人没有意识到老百姓也对他们恨之入骨,这些老百姓也会随时成为入侵者的威胁。

作者简介:王正兴,原解放军某野战部队军官,曾在步兵分队、司令部、后勤部等单位任职,致力于战史学和战术学研究,对军队战术及非战争行动有个人独到的理解。其著作《这才是战争》于2014年5月、6月,凤凰卫视“开卷八分钟”栏目分两期推荐。他的公众号名亦为“这才是战争”

发布者:,本文摘自网络,如涉及版权请告知,我们对文中观点保持中立、交流之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