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你以为只有南宋有宁死不降的文天祥?其实明朝也有一批文天祥

「臣心一片磁针石,不指南方不肯休。」南宋名臣文天祥在被元军扣留,几经周折后,侥幸逃出,看着滚滚长江东逝水,在《扬子江》一诗中曾如是说到。

我们都知道,在我国最后两个汉人建立的封建王朝——宋、明灭亡之时,一大批「食君之禄」,却不「忠君之事」的士大夫纷纷打着「顺应天意」的名义,向新政权投降,以至于宋、明两朝政权迅速颠覆,而后更是形成了「崖山之后再无中华,明亡之后便无华夏」的悲观论断。

崇祯朱由检

在很多人的眼中,南宋在最后时刻还有「宋末三杰」,还有一群誓死追随南宋小朝廷一路流亡的士大夫,而明朝却只有一群如范文程、宁完我、洪承畴一般的耻辱文人,这一时期的士大夫全然没有了宋亡之时的血性。

可是,历史上真是如此吗?

答案是否定的。

笔者在这里也不举从史可法到何腾蛟、瞿式耜,再到张苍水这一批为明朝效忠,誓死不降的士大夫,以免被人说成「这只是个例」,笔者就拿清朝年间的统计数据来叙述吧。

公元1775年十一月,为了在全国范围内树立起忠君爱国的思想,乾隆帝下诏统计从公元1618年努尔哈赤起兵伊始,到公元1664年张苍水殉难为止,为胜朝(前朝,代指明朝)殉节的大臣名录。不久之后,一封名为《钦定胜朝殉节诸臣录》的奏摺出现在了乾隆帝的御案之上。

在这本《钦定胜朝殉节诸臣录》之中,在历史上有名有姓的、为明朝殉节的明朝大臣足有三千余人,而在次年乾隆帝下诏编纂的《贰臣传》之中,有名有姓的、投降清朝的「贰臣」不过一百二十余人……

回顾那个混乱的年代,在「亡天下」的忧虑与「失身家」的恐惧的双重打击之下,当时的士大夫们面临着艰难的选择——为天下殉葬,亦或是卑躬屈膝的加入新朝。

我们再来回顾一次明末清初那个混乱的年代,在那个年代之中,明朝、大顺军、满清一度鼎足而立,士大夫在「亡天下」的忧虑与「失身家」的恐惧之下,面临着艰难的选择——为天下殉难、为明朝殉节,亦或是卑躬屈膝的加入新政权,成为「开国元勋」。

许多士大夫用他们的生命做出了选择——为天下殉难、为明朝殉节,谱写了一首可歌可泣的英雄赞歌,成为了中华民族不屈的脊梁的一部分。

我们今天就来走近其中一位坚贞不屈的士大夫——左懋第。

左懋第,字仲及,山东莱阳人,于公元1615年加入作为复社分支的「山左大社」,曾于公元1629年参与了镇压白莲教起义的战事,身负重伤。病愈之后,左懋第参加了乡试,取得了亚元的好成绩,而后又进士及第,迈入仕途,这一年是公元1631年,也就是崇祯四年。

左懋第在进士及第之后,被依照惯例外放出任地方官员,在出任地方官员的六年时间里,左懋第数次击败了危害一方的流寇,保境安民。

公元1643年,也就是在明朝京师陷落的前一年,左懋第被崇祯帝委以出巡长江防务的重任,就在巡视长江防务之时,京师陷落、崇祯帝自缢而死,自己的母亲陈氏也绝食而死,为明朝殉节的消息传来,左懋第心如刀割,悲痛欲绝。

得知小福王朱由菘在南京登基即位的消息后,左懋第彷佛看到了克复中原的希望,快马加鞭地赶到南京城,希望能够为明朝贡献绵薄之力。可是,左懋第在了解了弘光帝朱由菘的所作所为之后,满眼都是失望……

左懋第来到南京城后,多次请求北伐中原,皆被弘光帝否决。不久,弘光帝主动提出要与满清议和,隔江而治,在满朝文武中寻觅能够出使北方的大臣,文武群臣无人敢率领使团北上。左懋第见此,更是心灰意冷,但是为了不像南宋一般,签订辱国丧权的和约,左懋第主动请缨,被弘光帝拜为兵部左侍郎、右佥都御史,持节北行。

左懋第深知此行凶险,一度在给友人的信中写道,自己要做明朝的「文天祥」,事实上,左懋第也做到了——左懋第在抵达故都后,在鸿胪寺设太牢哭祭崇祯帝,而后几经周折,不辱使命的与清朝达成了平等条约,可就在左懋第南归之时,多尔衮却发动了对南明的战争。因为左懋第在明朝士大夫之中威望极高,多尔衮为了摧毁南明士大夫的抵抗意志,扣留了左懋第,企图将其招降。

面对多尔衮许诺的高官厚禄与王爵之位,左懋第不为所动,甚至对其破口大骂,面对兄长左懋泰的劝说,左懋第先是跪谢了左懋泰为母亲送终的恩情,而后便与兄长断绝兄弟之情。

多尔衮见这个被誉为「明末文天祥」的左懋第油盐不进,便下诏处死左懋第。在行刑当日,多尔衮再度劝降左懋第,左懋第依旧不为所动,只是向南方拜了两拜,随后又向煤山方向拜了两拜,便从容赴死。当时高台之下的百姓与高台之上的刽子手无不痛哭流涕,刹那间,本是晴空万里的北京城,突然乌云蔽日,飞沙走石,与近四百年前文天祥被杀当日的场景一般……

发布者:saigege,本文摘自网络,如涉及版权请告知,我们对文中观点保持中立、交流之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