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大杂烩

杨乃武惹出的清末报业一场名誉纠纷案

中国清末四大冤案之一的“杨乃武小白菜”案,曾经轰动全国,几乎无人不晓。这一案件主人公之一的杨乃武出狱后却因祸得福,成为上海《申报》的一位编辑,而策划者即是《申报》馆主英国人美查。

杨乃武

美查因经商起家,在报业运作过程中亦带有商业味道,将杨乃武聘进《申报》馆任编辑,即是体现。其时,杨乃武因“杨乃武与小白菜”案的造势,已成为一个名人,美查认为奇货可居,他欲利用这一名人效应,使《申报》影响更加远及。然而事实却是,杨乃武入《申报》非但没有起到设计中的名人效应,反而带来了一场名誉纠纷,令《申报》影响大跌,差点酿成大祸。

《申报》曾对“杨乃武与小白菜”案进行了连续报道并关注事态的发展。涉案的300多名官员有30余人被革职、充军或查办,150多名六品以上的官员被革除顶戴花翎,永不叙用。因此,杨乃武进入《申报》担任编辑后,一直勤奋工作,其文笔颇得主笔钱昕伯的赏识,不少稿子都放手让他编。

1878年7月的一天,杨乃武收到一篇来自英国的稿件,内容颇有讽刺意味,于是便将其编发。当驻巴黎公使馆收到国内送来的这期《申报》时,已是一个多月后的事了。清朝驻英法公使郭嵩焘在报纸第二版的醒目位置上,看到一篇题为《星使驻英近事》的文章。他越读越感到不对劲,读完不禁勃然大怒。原来文章详细记载了清朝大使郭某在国外的一则轶事。当时,欧洲等发达国家时兴人物肖像画,于是这位郭大人也赶时髦,找了一位欧籍画家为其作画,作画时,郭大使特别强调要将自己的两只耳朵画下来,因为清朝有割下两只耳朵的刑律,其后,大使又要求画师必须将自己头上官帽的花翎画出,以显示出此帽的非同凡响,因当时画的正面像,花翎在脑后自然无法画出,画师随即表示为难,大使竟俯首至膝,问画师曰:“花翎见之否?”画师曰:“大人之翎顶自见,大人面目何存?”大使见两者不能兼顾,无奈之中只好将官帽置于身旁,要求画师连同其免冠之身一并画上。《申报》刊登此文充满了奚落、讽刺的味道,将清大使描绘成一副卑怜、弱智状。虽带有虚构成分,但文中有不少因素与郭嵩焘相似,如文中提及的驻欧大使、姓郭等,而郭亦曾在英国有请人画像之事,虽说画像并非如此情节,而是根据照片所作,但郭深信此文是在诽谤他,他大为动怒。为搞清真相,郭大使首先致函原来为其做画的英国人古曼查询此事,古曼闻言也亦很吃惊,除矢口否认外,他还同原翻译马格里一道在欧洲各大报刊登启事,以当事人身份为郭洗刷,颇得英朝野好评。

郭嵩焘随即将此启事寄往《申报》,同时附信一封,言辞十分严厉,除要《申报》刊登古曼启事外,还要严究此稿来源及刊发经过。《申报》馆主美查接到郭大使信函后,立即着手调查,终于搞清这篇稿件的始作俑者是画师古曼的弟弟古丹,而《申报》编发此稿的偏偏是杨乃武。

不久,郭嵩焘卸任回国,他惦记的第一件事便是找《申报》算账。于是,下船伊始,他便请英国律师,准备状告《申报》。美查闻讯后,理亏心虚,忙设法活动予以化解,他惟恐当事人杨乃武受名誉诽谤牵连而再遭牢狱之灾,便急忙将杨遣出报馆予以解聘。同时疏通英领事为其说情,并承认《申报》刊登此文过于轻率,诸多失实给郭大使名誉带来损失,表示深深歉意,并在《申报》刊出更正启事。郭嵩焘见《申报》如此姿态,心稍宽解,考虑到美查为英国人,于是便息事宁人。

发布者:saigege,本文摘自网络,如涉及版权请告知,我们对文中观点保持中立、交流之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