鲍叔牙和管仲

公元前685年的夏天,历经劫波的公子小白,终于回到了久违的故都临淄,成了齐国国君,人称齐桓公鲍叔牙为第一功臣,而辅佐公子纠且箭射小白的管仲,却幽囚于鲁,生死未卜,前景一片渺茫。后来,管仲得以不死,继而任政于齐,这种命运的戏剧性变化,全靠好友鲍叔牙所起的决定性作用。

鲍叔牙和管仲

桓公自莒返齐,使鲍叔牙为相,鲍叔牙自谦不能,并举荐管仲以自代。为了说服桓公,鲍叔牙从五个方面进行比较,认为自己的才能不如管仲。他对桓公说:“我有五个方面不如管夷吾:宽惠爱民,我不如他;治国不失权柄,我不如他;忠信以交好诸侯,我不如他;制定礼仪以示范于四方,我不如他;披甲击鼓,立于军门,使百姓勇气倍增,我不如他。管仲好比人民的父母,将欲治理儿子,就不可不用他们的父母。”

但桓公还有解不开的疙瘩,他说:“管夷吾射中了我的带钩,几乎要了我的性命,现在竟要起用他,可以吗?”鲍叔牙说:“他也是为了自己的君主才这样做的。您只要赦罪让他回国,他将同样为您效力。”

在鲍叔牙的力荐下,齐桓公遂弃一箭之仇,委以相任,尊管仲为仲父,结果成就了一番轰轰烈烈的霸业。

鲍叔牙让相后,退而不隐,依然全力支持管仲的事业。据《管子﹒大匡》载:桓公三年,桓公因不听管仲规谏而举兵伐宋,结果败北而归,于是要管仲在国内加强军备。管仲说:“不行,这样齐国就危险了!”鲍叔牙亦谏曰:“公必用夷吾之言!”在关键时刻,鲍叔牙支持了管仲。

桓公五年,宋伐杞,桓公欲举兵救杞伐宋,管仲不同意这样做,说:“依我之见,不如派人以重礼去宋国交涉。交涉不成,您就收留杞君加以封赐。”当桓公征求鲍叔牙意见时,他毫不含糊地说:“君行夷吾之言!”鲍叔牙再次支持了管仲。管鲍总是息息相通,心心相印,在人生的旅途上,携手而行。

鲍叔牙之所以力荐管仲为相,对他信赖有加,是因为二人由相交到相知。对此,《史记﹒管晏列传》引管仲语讲得再明白不过了。

管仲说:“当我穷困的时候,曾经和鲍叔牙合伙做生意,每当分钱之时,自己总是多取一些,鲍叔牙并不认为我贪图便宜,因为他知道我很穷。我曾经替鲍叔牙谋事,反而使他更加困窘,鲍叔牙并不认为我愚笨无能,因为他知道时机有利与不利。我曾经三次做官,三次被君主罢斥,鲍叔牙并不认为我没有才能,因为他知道我时运不济。我曾经三次带兵打仗,三次战败逃跑,鲍叔牙并不认为我胆怯,因为他知道我家中有年迈的母亲。公子纠与小白争夺君位而失败,召忽自杀,我忍辱被囚,鲍叔牙并不认为我无耻,因为他知道我不羞小节,而以功名不显扬于天下为耻辱。生养我的人是父母,了解我的人却是鲍叔牙先生啊!”

发布者:saigege,本文摘自网络,如涉及版权请告知,我们对文中观点保持中立、交流之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