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大杂烩

历史典故:秦武王与甘茂

战国时,秦国的秦武王想要称霸天下。他对寄居在秦国的甘茂说:“我想出兵向东进攻三川(韩国一地名),取周室而代之,你如果能为我实现这一夙愿,我将至死不忘。”甘茂说:“我要求去魏国与魏王相约,共同攻打韩国。”于是,武王派亲信向寿做甘茂的副使出使魏国。

秦武王

甘茂来到魏国,见了魏王后,对向寿说:“您回去告诉武王说:‘魏王已同意我们的条件,共击韩国。但魏王还是希望大王不要进攻韩国的好。”又说:“向寿拜托您,请您在大王面前把成功联魏的一切功劳都归于你。”向寿回到秦国,把这话告诉了秦王,秦王便到息壤这个地方迎接甘茂。

甘茂到了息壤,秦武王问他为什么要把功劳归于向寿?甘茂回答说:“要进兵三川,必须先攻下宜阳,宜阳是韩国的大县,是上党和南阳两部间的贸易要道,长期以来,在宜阳积聚了两地的人力和财物,它名义是县,实际上相当一个郡。现在大王的军队要经过重重险阻,跋涉千里去攻打宜阳,实在太难了啊!

我听说,张仪西并巴、蜀,北取河西,南占上庸,诸侯并不因此就赞扬张仪的能耐,却称颂秦惠王的贤明。魏文侯派乐羊为将,进攻中山,三年就灭掉了中山国。乐羊返回魏国,称道自己的战功。魏文侯拿出整整一箱群臣诽谤乐羊的意见书给他看,乐羊赶紧说:‘这不是我的功劳,完全是主君您的功劳啊!’我现在只不过是个寄居于秦国的人,而您的大臣樗里疾、公孙衍都和韩国都有关系,将来如果在攻打宜阳时对我进行非议,从中作梗,大王必会听从而撤军。如果这样,大王就欺骗了盟国魏国,而我也会白白招致他人的怨恨啦。我害怕别人诽谤说我是为了自己的功名才这样做的,所以才把联魏的功劳归给向寿。

我还听说,从前曾参在费地时,费地有个与曾参同姓同名的人杀了人。有人告诉曾参的母亲,说:‘曾参杀人了。’曾参的母亲说:‘我的儿子不会杀人’,她仍然照样织布。过了一会儿,一个人跑来说:‘曾参杀人了。’曾参的母亲仍然织布。又过了一会,又有人来说:‘曾参杀人了。’曾参的母亲便惊恐万状,扔掉梭子,翻过垣墙,逃跑了。就连曾参这样贤德的人,他的母亲都对他产生了疑惑和不信任。现在我不如曾参贤能,大王相信我又不如曾参的母亲相信曾参,非议我的将不止三人,我担心大王恐怕会因为我的原因而扔掉梭子啊!”秦武王坚定地说:“我不听信别人的议论,让我们立誓约吧!”于是武王和甘茂在息壤立誓约,绝不听信谗言。

后来甘茂攻打宜阳,5个月还不能攻下,于是樗里疾和公孙衍二人在武王面前进甘茂的谗言,武王几乎都要听信了,因而召回甘茂。甘茂到后对武王说:“为什么忘了在息壤那里立的誓约!”秦武王明白了,说:“这确实是我的错”。秦武王又坚定对甘茂的信心,动用了全部兵力,继续让甘茂指挥作战,最后终于攻克了宜阳。

人类对事情的真相,往往无法真正地确知,人类很多情况下只能通过各种传播手段和工具来了解。所以语言、报纸、电视、互联网等媒介组成的传播世界对我们今天了解事实真相经常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正像《鬼谷子》一书中所说的:“古人有言曰:‘口可以食,不可以言’。言者,有讳忌也。众口铄金,言有曲故也。”宣传时常可以改变、左右和颠覆着我们对人对物的看法,甚至颠倒黑白。报纸、电视、互联网等媒介报道并不等于事实本身。

在一个新闻自由的国度里,由于各个媒体可以自由地报道他们了解到的事情,即使一个媒体报道有误,人们也可以从其它媒体报道了解真相。但在一个新闻不自由,媒体被国家政权垄断的国度里,垄断者往往能够指鹿为马欺骗人民。这种状况下独裁者甚至可以杀人如麻,还说如何的自己伟大、光荣、正确,如何的“春风化雨”。人们要想不被欺骗,就要多想几个为什么,还要扩大信息来源,多听一听海外媒体的报道,多听一听被打压的人是怎么说的,以明事实、正决策。

“兼听则明,偏听则暗”的古训看来是人们需要永远记住的。

发布者:saigege,本文摘自网络,如涉及版权请告知,我们对文中观点保持中立、交流之目的。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