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大杂烩

古代土豪为与皇帝比富 竟砍下美姬之脚做成汤

晋武帝统一全国后,志满意得,以为已经当了皇帝就可以无所顾忌,就变得奢华起来,完全沉湎在荒淫无度的生活里。由于他带头提倡奢华的风习,上行下效,朝廷里的大臣都把摆阔气当作体面的事。
《语林》里面有条笔记记载了这样的故事:西晋人刘寔去拜访大富豪石崇时,忽然内急,于是他走进石崇家的厕所,见里面有绛纱大床,上面的席子非常华丽,两个漂亮的婢女手持香囊侍立在旁。刘寔吓得赶快出来对石崇说:“对不起,我误入您的卧室了。”石崇说:“你没走错,那就是我的厕所啊。”刘寔只好再走了进去,才知道里面的婢女是守厕婢,手持的香囊里装的是刮屁股的软木片——那里的人可没有卫生纸。刘寔在那里蹲了半天,就是拉不出来,于是又提起裤子走出来对石崇说:“我还是到别的厕所去吧。”

事实是否夸张我们不得而知,但是据史书记载,石崇确实是当时最有名的富豪。石崇,字季伦,系晋武帝时期的文学家。他从小聪慧机智,勇而有谋,二十出头就当上了修武县令。元康初年,石崇出任南中郎将、荆州刺史,生活奢豪。在任荆州刺史期间,他除了加紧搜刮民脂民膏之外,还干过抢劫的勾当。有些外国的使臣或商人经过荆州地面,石崇就派部下敲诈勒索,甚至像江洋大盗一样,公开杀人越货。这样,他就掠夺了无数的钱财、珠宝,成了当时最大的富豪。
除了石崇,朝中其他有钱的人也不少,比如贵戚羊琇、王恺。这些人钱太多了,又没处花,就养成了一个嗜好:比谁的钱多、谁的宝贝更好,其中能够跟石崇一较高下的就只有王恺。

王恺是晋武帝司马炎的母亲文明皇后的弟弟,当今皇帝的舅父,官拜右将军,颇得武帝的宠爱和器重。由于大权在握,欺压百姓,积攒了不少财富,他与石崇两人互不服气,就争相比阔气。比如,王恺用粮食做柴火来烧菜,石崇就用蜡烛煮饭;王恺用紫色丝布做了一道40里长的帷帐,石崇就用锦缎做成50里的步障;王恺用红色石蜡砌墙,石崇就用香料椒粉刷墙壁。
豆粥是较难煮熟的,可石崇想让客人喝豆粥时,只要吩咐一声,须臾间就热腾腾地端来了;每到了寒冷的冬季,石家却还能吃到绿莹莹的韭菜碎末儿,这在没有暖房生产的当时可是件怪事。石家的牛从形体、力气上看,似乎不如王恺家的,可说来也怪,石崇与王恺一块出游,抢着进洛阳城,石崇的牛总是疾行若飞,超过王恺的牛车。

这三件事让王恺恨恨不已,于是他以金钱贿赂石崇下人,问其所以。下人回答说:“豆是非常难煮的,先预备下加工成的熟豆粉末,客人一到,先煮好白粥,再将豆末投放进去就成豆粥了。韭菜是将韭菜根捣碎后掺在麦苗里。牛车总是跑得快,是因为驾牛者的技术好,对牛不加控制,让它撒开欢儿跑。”于是王恺仿效着做,方与石崇势均力敌。
两人斗富,王恺老是处于下风,武帝见舅舅王恺比不过石崇,看不过去了,就每每暗地里用皇宫中的宝物来给舅舅撑腰。

有一次,他赠给王恺一株二尺多高的珊瑚树,枝干茂盛,高低疏密有致,十分罕见。王恺得意洋洋,特地把它带到石崇家里炫耀。石崇瞟了一眼,顺手拿起铁如意打过去,“喀嚓”一声,就把珊瑚树打得枝折干断。王恺见状心疼不已,以为石崇是出于妒忌所致,不免大怒。谁料石崇吩咐左右将府库里的珊瑚树全都拿出来,让王恺挑选。王恺一看惊呆了,这些珊瑚树二尺多高的非常之多,三四尺高的竟然也有六七株之多,它们个个枝干茂盛、光彩夺目,是世间少有的极品,比王恺那株强多了。王恺不禁抚然自失。

数日后,石崇做东,请来王恺,鉴物赏宝之前,艳姬歌舞助酒,席间王恺对石崇最心爱的姬妾的美足羡煞不已。王恺有此雅好,估计也算开后世文人把玩三寸金莲的先河了。谁知半个时辰之后,酒席之上呈上了一道所谓的绝世羹肴,看似水晶蹄汤,王恺尝了一口,又仔细地看了很久,不知所用何料,心存疑惑。石崇于是纵声大笑:“王恺兄,实不相瞒,此乃兄刚才夸奖的那美姬的小脚,味道可鲜、可美?”王恺顿时惊吓得目瞪口呆,说不出话来。石崇假装劝慰地说道:“王恺兄,像这样的美艳之色,本府之中,何止三千,改日定当再送献于兄滋补如何?”王恺这才知道石崇家岂止财富甚巨,比他不知多出多少倍,更领教了这石崇口味之重,心肠之黑!从此只好认输。这场比阔气的闹剧也就这样结束了。

发布者:,本文摘自网络,如涉及版权请告知,我们对文中观点保持中立、交流之目的。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