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大杂烩

三国被幻想最多的女人:大乔是幸还是不幸

在金戈铁马的三国乱世,有两位绝色佳丽的故事,被作为英雄美人的典型广为流传,同样也成为当代猥琐男们意淫的绝好对象。这就是江东二乔(古汉语中“桥”“乔”二字通用)。这两位“著名”的美女,可惜历史上甚至没有记载她们的名字,只说她们是皖城人(今安徽省怀宁县)。她们的父亲,人称乔公,意思是姓乔的老人家。
这位乔公,也就是甘露寺孙刘结亲中的“乔国老”,被民间艺人在戏曲中演绎为“乔玄”,于是又与汉末名士,曾经评价曹操“安定天下”的那位乔玄(字公祖)混为一谈,甚至被误认为是一人。这当然是误解,因为赞扬曹操的那位乔玄,在公元181年就以75岁高龄去世了,他是绝不可能到公元209年再以“老鬼”的身份参加刘备和孙小姐的婚礼的。乔公没有留下名字,二乔也是。史料中,只好把姐姐叫做大乔,妹妹叫做小乔,这个称呼也被民间所接受。在那个白骨千里的乱世,她们居住的皖城,仅仅是暂时的安宁,后来也就成为魏吴两国拉锯交战的地段。按照通常的发展轨迹,这一对姐妹花在战乱中命运堪忧。

然而,命运总是存在转机的。在建安四年(公元199年),孙策和他的亲密战友周瑜打败了庐江太守刘勋,占领皖城。由于早闻乔家两位女儿的美名,于是,孙策娶了姐姐大乔,周瑜娶了妹妹小乔。由此,促成了整个三国时代最惹人羡慕嫉恨的两段姻缘。根据《江表传》记载,在这两段婚姻促成后,孙策对周瑜开玩笑说:“桥公二女虽流离,得吾二人作婿,亦足为欢。”这里的“流离”,指的不是“飘零失所”,而是“光彩纷繁”。如西汉扬雄《甘泉赋》:“曳红采之流离兮,颺翠气之宛延”,用以形容大乔和小乔的美貌。
以上就是历史中关于这二乔的全部记载。甚至,史书上都没有说,她们姐妹俩到底是孙策和周瑜的正妻,还是仅仅被纳为妾。在讲究尊卑有序的封建时代,这绝不是小事。推测一下,在娶得二乔之时,孙策和周瑜都已虚岁25。古人普遍早婚,他俩若已有原配,那也是毫不奇怪的。遗憾的是,孙策自己并未当皇帝,所以在正史中也就不曾有《后妃传》记载他的夫人的情况。关于二乔名分的最后一点线索,就此中断。
然而,二乔所嫁与的孙策、周瑜,都是当时屈指可数的少年英雄,何等样年轻有为、英武过人!“小霸王”孙策文韬武略,勇猛而又善于用兵,在整个三国时期也堪称第一流的人物。他带着从袁术那里弄来的一千多兵马起家,渡江征战,数年金戈铁马,到25岁就占领了整个江东,成为浙江、福建、江西和安徽、江苏一部这么大一片地区的最高统治者。要搁今天算算GDP,那真是哗哗地流油。当然,那会儿的江东还没如今这地位,但也称得上是地广人众的鱼米之乡了。甚至有人说,要是孙策不死,趁着袁绍和曹操官渡之战的时候起兵偷袭,则天下大势,未必便是曹孟德一家独大的局面。

此外,史书记载,孙策姿容秀美,善于谈笑,同时又性情豁达,虚怀若谷,可谓魅力四射。士民对他,“莫不尽心,乐为致死”。他征讨江东的时候,最初老百姓听说大军来了,都失魂落魄,逃到郊外躲避,生怕遭大乔小乔一对姐妹花,因为她们夫君的缘故,不但誉满江东,更成为三国时期美女的象征。到祸害。等到孙策部队赶来,严守纪律,对民间秋毫无犯,老百姓便大喜过望,纷纷主动带着酒肉去慰问士兵。这颇有些“三大纪律八项注意”的味道,在东汉末年,算是相当难得的了。因为孙策年纪轻轻就成为大军统帅,故被称为“孙郎”。同样,周瑜也被称为“周郎”。周瑜和孙策同龄,属于一见如故的亲密伙伴,“升堂拜母,互通有无”。当孙策带着少数人马踏过长江时,是周瑜紧随着他,做他的左膀右臂,打下这一片江山。孙策去世后,又是周瑜挑起江东地区军事的重担,辅佐孙权,巩固了基业。周公瑾不但善于统军用谋,官拜东吴大都督,而且风流儒雅,尤其精通音乐。参加宴会时,即使在酒醉之后,他也能敏锐地听出乐队演奏中的瑕疵,然后转头去看,意思是伙计,留意点啊。当时就有“曲有误,周郎顾”之说,风雅一时。周瑜和孙策一样,也是姿容英俊,志向远大。老将军程普看周瑜年纪轻轻却身居高位,颇是不服。而周瑜始终对程普相待以礼,心无芥蒂。时间一长,程普对周瑜的气度深为敬佩,感慨道:“与周公瑾交往,就像喝那甘美醇厚的佳酿,不知不觉便醉了!”

在《三国演义》中,周瑜被罗贯中作为诸葛亮的衬托,处处为诸葛亮克制,甚至三气而死。这让周瑜的粉丝们相当不平。但即便如此,《三国演义》中的周瑜,也绝不是很多人误解的“心胸狭隘,嫉贤妒能”。深知诸葛亮才智在己之上,却叮嘱诸葛亮之兄诸葛瑾,想方设法,说服诸葛亮为我江东效力。这种为国招揽贤才的胸襟,又岂能以狭隘视之?要是诸葛亮真肯投效东吴,周瑜是不会吝于将自己的地位相让的。至于后来对诸葛亮的屡次陷害,则是由于早已看到诸葛亮才智日后对于江东可能造成的威胁。毕竟,诸葛亮的“三分”之策,与东吴的“二分”之策,是存在着激烈竞争的。陷害的手段或许不够磊落,动机却也不能简单粗暴地以“嫉妒”来归纳。
在当时,诸葛亮为刘备设计的“三分天下”战略,是要刘备占领荆州和西川,与江东孙权、北方曹操三分天下,然后联合孙权,北伐曹操。另一方面,东吴的周瑜、鲁肃等人在此之前也提出了“二分天下”战略,即是东吴以江东为基地,先占领长江中游的荆州,然后再向西占领四川,与曹操形成南北对峙的局面。“三分”和“二分”这两种战略,在对抗北方曹操上是一致的,区别在于南方的土地是两家瓜分还是一家独占。二乔姐妹花嫁给这样一对意气风发的少年英雄,那真是登峰造极的才子配佳人,谁还在意“妾”不“妾”的呢。无怪乎如今网上数以千百万计的周瑜、孙策女性fans们,都对大小乔羡慕得咬牙切齿,恨不能自个儿能穿越回去替换,哪怕一日、一时、一瞬也是好的。

正所谓高山流水,相映成趣。倾国倾城的美貌佳人,嫁给驰骋千里的少年英雄,更能彰显名声。大乔与小乔也因为她们夫君的缘故,不但誉满江东,而且成为三国时期美女的象征之一。建安十三年(公元208年)的赤壁之战,是决定三国鼎立局面的大战,也是江东英雄周瑜在军事上的巅峰之作。恰好,这场战争中的“反派”曹操,又是一个以喜好女色出名的性情中人。于是,后人们便很自然地将曹操、二乔、赤壁之战联系起来,塑造出妙趣横生的故事。这些故事风采各异,水平高下不同,但故事的核心大致都有两层意思:第一,霸占二乔,是曹操攻打江东的目的之一;第二,如果赤壁之战让曹操得手,二乔必然被他霸占。
唐朝著名诗人杜牧在《赤壁》中便咏道:“东风不与周郎便,铜雀春深锁二乔。”意思是,若不是东风大起,周瑜趁势火攻曹操,只怕大乔和小乔都要被曹操纳入铜雀台上取乐了。而清代文人阮元则反其意作诗:“千古大江流,想见周郎火。草草下江陵,匆匆让江左。纵使不东风,二乔亦岂锁?”大意是曹操出兵伐吴,本来就是草率的举动,就算没有周瑜的火攻,也不可能得手。且不管东风不东风,相隔千年的这俩诗人,都把“锁拿二乔”作为曹操战胜东吴的象征。

而元代民间艺人说书用的《全相三国平话》,因为是小说话本,写意就变成写实。书中,赤壁之战前夕,诸葛亮劝说周瑜起兵抗曹,他的说辞便是:“今曹公动军,远收江吴,非为皇叔之过也。尔须知,曹操长安建铜雀宫,拘禁天下美色妇人。今曹相收取江吴,虏乔公二女,岂不辱元帅清名。”这里还只是诸葛亮在用说辞,真假难辨。而到了罗贯中写《三国演义》时,除了保留并扩充这段说辞之外,罗老还选择曹操长江大宴横槊赋诗之时,借老曹自己的口说:“吾今年五十四岁矣,如得江南,窃有所喜。昔日乔公与吾至契,吾知其二女皆有国色。后不料为孙策、周瑜所娶。吾今新构铜雀台于漳水之上,如得江南,当娶二乔,置之台上,以娱暮年,吾愿足矣!”看样子,老曹这贪图二乔美色的帽子,算是揭不掉了。
《三国演义》第四十四回,诸葛亮为了激怒周瑜与曹操宣战,朗诵了曹操之子曹植的《铜雀台赋》,并把其中的“揽二桥(乔)于东南兮,乐朝夕之与共”这两句故意曲解为曹操要掳掠大乔和小乔(本来是指铜雀台上的两座飞桥)。这一段也是罗贯中杜撰,因为铜雀台建立于赤壁之战后两年,而曹植的《铜雀台赋》里面也根本没有这两句,只有“连二桥于东西兮,若长空之虾蝾”。

发布者:,本文摘自网络,如涉及版权请告知,我们对文中观点保持中立、交流之目的。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