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大杂烩

从丫头到宠妃:惊人逆转她是怎么做到的?

和那些家喻户晓的著名女人不同,冯小怜是个略显冷僻的名字,她的知名度甚至不如一个过气的三级片女明星。但提到一个香艳的成语——玉体横陈,你肯定不会陌生,而这个成语的主人,就是这个并不知名的小美女。冯小怜是谁?她是北齐后主高纬的爱妃。
其实,刚开始冯小怜并不是高纬的爱妃,而只是皇后穆黄花的一个不起眼的小侍女。但世事从来难料,只要你有才,上天总会给你提供做裁缝的机会。冯小怜就有才,所以,一个偶然的事件让她一夜之间从丑小鸭变成了白天鹅,而且是白得非常相当的那种。

这个事件,其实也不算个什么大事儿,只不过是由于高纬同学喜新厌旧,在穆黄花皇后还没有变成明日黄花的时候,就被已经倍感乏味的高纬当成黄花菜给凉拌了,他的热情投放到了另一个女人——曹昭仪的身上。说来也好笑,高纬喜欢曹昭仪,并不是因为她长得多么出众,或者性格多么吸引人,他喜欢她,仅仅因为曹昭仪谈得一手好吉他——哦不,是好琵琶。大概,这个北齐后主是个痴迷的音乐发烧友。
穆皇后听到这个理由,气得差点吐血而亡。可实在没办法,她从小就没学这门手艺,现在学也不赶趟儿了,所以,也就只有干眼红了。但事情就怕凑巧,穆皇后不会,可她的一个小侍女会,而且技艺丝毫不逊于曹昭仪。当然了,这个小侍女就是冯小怜。妒火内烧的穆皇后做了一个“宁予家奴,不给外人”的反常规决定——她要给冯小怜机会,让她把后主高纬给勾搭回来。

穆皇后使劲浑身解数,把高纬拉到自己的宫苑内,说是邀请他听场演唱会,而且还是歌舞齐备。没想到,这高纬还真不禁勾搭,一曲过后,高纬的眼珠就忘记转动了,又一段舞蹈过后,高纬彻底被被镇住了。真是高手在民间啊!他发自内心的感叹。再细看这个谈吉他——哦不,谈琵琶的女人:面若桃花带雨,腰肢曼妙,前凸后翘,十分性感。高纬直骂自己有眼无珠,以前怎么就没发现呢?

当天晚上,高纬就把冯小怜搬到了自己的龙床上,一番激战,高纬顿觉以前的那些所谓美女根本算不上女人。从这次床笫之欢的质量上来看,它简直几乎差不多基本上是无可挑剔的。原来冯小怜不仅天使的脸蛋、魔鬼的身材,弹得一手好琵琶,跳得一场迷人歌舞,而且,由于他有一个善于按摩推拿、熟知中医穴道的母亲,所以,她从母亲那里得到了这门真传。当天晚上,当她的小手像一条小蛇一样准确地游走在高纬的周身穴道上时,高纬舒服得几乎好像每个汗毛孔都吸食了海洛因一样。一个字,爽!
从此之后,冯小怜成了高纬所有老婆中的头牌,什么曹昭仪,包括饮鸩止渴、白忙活一场为人家做嫁衣裳的穆皇后,都统统靠边站,还是那句话,在高纬眼里,她们跟冯小怜相比简直就算不上女人。

高纬宠幸冯小怜到什么程度呢?食则同桌,卧则同床,行则同车。反正,就是到了一刻也离不开的地步,比现在情窦初开的热恋小男女还要黏糊上一百倍。即使是朝堂之上,大臣商讨国事、进谏弹劾时,他也要让小怜坐在他的大腿上,而且手还不老实。每到此时,小怜总是朝他抛个媚眼,然后用她歌唱家的嗓子柔情化冰地撒娇道:“讨厌。”高纬每每听到词语,都会周身通筋活血,一阵酥麻,而堂下的大臣听到,全部面色潮红,什么国家大事,什么倾轧争斗,全都靠边站。

也许,高纬跟按一样聪明,识透了那些道貌岸然的君子,本着关心、爱护部下,为部下解忧愁的原则,他决定办一个展览,展品只有一个,就是冯小怜。那天,他先是贴出了大幅海报,然后让冯小怜穿着泳衣躺在朝堂之上的龙床上(如果你问龙床为什么会在朝堂之上,那我肯定会编瞎话说那是临时抬来的。当然,你若非要说那是因为高纬喜欢在朝堂之上啪啪啪或者他因为敬业把工作跟睡觉的地方合二为一了,我都没有意见。反正,龙床的的确确是在朝堂之上了)。然后,他派人在门口一坐:想进去看吗?买票!一千块钱一张。嫌贵?那就等着出了写真后,买写真集吧。
结果是,全朝文武,包括所有的有点大钱和有点小钱的男人,全部没有等着去买写真集,而是直接进入了现场。据史书记载,当时盛况空前,用白云大妈的话说就是:那场面,那是相当壮观,锣鼓喧天,鞭炮齐鸣,红旗飘站,人山人海……反正,上到80岁,下到8岁,只要是带把儿的,基本上都来了。据后来的北齐后宫打扫卫生的大妈回忆,当时,他们在现场捡了一万多只鞋。这次展览,就是后来的成语“玉体横陈”的由来。单从这一点上看,高纬虽然荒淫昏聩,可他绝对不是个小心眼儿的人,懂得把好东西拿出来与人分享。同时,能够专门为冯小怜一个人办展览,这也算是他溺宠冯小怜的一个佐证。

发布者:,本文摘自网络,如涉及版权请告知,我们对文中观点保持中立、交流之目的。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