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大杂烩

战国史版宫心计:揭秘燕楚赵魏齐后宫往事

易王母,文侯夫人也,与苏秦私通。燕王知之,而事之加厚。苏秦恐诛,乃说燕王曰:臣居燕不能使燕重,而在齐则燕必重。燕王曰:唯先生之所为。於是苏秦详为得罪於燕而亡走齐,齐宣王以为客卿。”就是说,燕文侯夫人与苏秦有私情,被文侯夫人的儿子燕易王知道了,但是呢,易王不但没有降罪反而对苏秦更客气了(战国时期的风气可真开放啊)。日子长了苏秦也难免惶恐,跟燕王说,大王,我在您这没啥功劳老蹭吃蹭喝也不是个事儿啊(苏秦你别谦虚了,你不是还慰安了太后了么…),不如这样,我替您到齐国去做个无间行者,谋划一个战国版潜伏,为燕国的利益伺机而动,您看如何?燕王大手一挥,随你便。于是苏秦就佯装在燕国过不下去了,跑到齐国做了个客卿,最后也死在了齐国,那是后话了。

至于楚怀王的宠妃郑袖,在宫廷斗争方面,那可是一把好手。楚王非常宠爱郑袖,简直到了言听计从的地步,但是大家都知道古代的君主们都有严重的直男癌,直男癌是什么,就是花姑娘多多益善啊。这楚怀王就是个直男癌患者,一边宠着郑袖,一边笑纳了魏王送来的一个美人,真是左手一个妹,右手一个妹,腿上还坐着一个花姑娘呀咿呀咿得儿喂。郑袖心里越想越气,眉头一皱却计上心来。她对魏国美人嘘寒问暖,但有好东西都让给魏国美人,以至于楚王都觉得郑袖对魏美人的喜爱都超过了楚王自己。郑袖一边说着“美人妹妹,想要什么吃的玩的,都只管告诉我,丫头婆子们不好,也只管告诉我”,一边心里冷笑“贱人就是矫情”。不几日,魏美人对郑袖的信赖就如同刚进荣国府的尤二姐对王熙凤,尤二姐什么下场,看官们是知道的。日子一天天过去,郑袖相机告诉魏美人一个“秘密”,魏美人全身上下楚王都爱,唯独觉得美人的鼻子不大自然,所以美人要是想固宠,以后见了楚王最好捂着鼻子。很傻很天真的魏美人果然这样做了,一回两回的楚王还以为她感冒了,时间一长就纳了闷,转头去问郑袖怎么回事。郑袖装作欲言又止的样子,忸怩一番,委委屈屈地说出“实情”:美人妹妹是嫌弃大王您有狐臭。楚怀王最恨人家说他臭,一听还了得,一怒之下叫人割了美人的鼻子打入冷宫。甄嬛传里华妃有“一丈红”的绝招,楚宫的郑袖有“一寸红”,旗鼓相当。

那郑袖和张仪有啥关系?听作者慢慢道来。张仪以前许诺楚王,只要解除和齐国的盟约,秦国愿割让商於六百里土地;等到楚王真的不和齐国结盟了,秦王和张仪却耍起了无赖。不久以后秦国有求于楚国,楚王就说了,这回我不要土地,你们把张仪送来给我出气。张仪也不怎么害怕,真就来了楚国,来到楚国先见了一个人,就是楚国大夫靳尚,两人嘀嘀咕咕密议一番,靳尚就去拜见楚王宠妃郑袖。一见郑袖,靳尚便大嚷:夫人不好啦,您快要失宠啦。郑袖柳眉倒竖,杏眼圆睁:混帐东西,胡说什么,看我不撕烂你的嘴。靳尚便把张仪教的话说了一遍:夫人,秦国的张仪被押来给大王出气,张仪可是秦王最看重的大臣,秦王迟早要割让土地奉送美人来赎回张仪,咱们的大王您还不知道,见着美人就迈不动腿,何况美人还带来土地作陪嫁,到那时候大王哪里还想得起您。郑袖本就是个成天防火防盗防小三的主,一听到秦国要送美人来,立即就打定主意去劝说楚王放了张仪。楚王一向是个耳朵根子软的,经不起枕头风外带哭哭啼啼攻势,一切果如张仪所料(咱们的大诗人屈原白白费了好大口舌想要说服楚王杀掉张仪,气得跳脚)。当然了,经不起枕头风的一国之主没几个有好下场的,楚怀王最终被秦国设计劫持囚禁,死在了咸阳,那也是后话了。

列位看官还记得春秋霸主之一齐桓公被困宫中活活饿死的下场吗?战国时期也有位君主,被困宫中活活饿死,他就是鼎鼎有名“胡服骑射”的赵武灵王。赵武灵王的结局跟他的第二任王后吴孟姚不无关系。
赵武灵王有次梦见了个绝色女子,“美人荧荧兮,颜若苕之荣。命乎命乎,曾无我嬴!”于是四处跟人说起此事,如痴如醉地描述女子的美貌。有个人叫吴广(此吴广非秦末起义的吴广,看官不要搞混也),觉得根据描述这个美人就是他的女儿孟姚,于是把女儿献给赵武灵王,孟姚因而得宠。赵武灵王的第一任王后韩夫人死后,他便把吴孟姚立为王后,加上吴孟姚生了个聪明的儿子公子何,子以母贵,赵武灵王废了韩夫人之子公子章的太子之位,立了公子何。
赵国兴起胡服骑射的改革之后,国力大增,尤其是军事方面,灭中山国,筑长城,向西北压制胡人部落,疆域拓至今天的内蒙。不过赵武灵王这个人做事向来冲动,四十几岁正当壮年,一拍脑子说我不想当赵王了,让我儿子太子何继位管政治,我来抓军事,于是禅位给太子何,是为赵惠文王,老爸赵武灵王自称主父。

按说,赵武灵王让位也有他的道理,他老是在前线打仗,没多少精力管内政,加上万一有个三长两短,国内群龙无首也容易乱套。但这个做事冲动的赵武灵王,一见到他当初废掉的公子章,又有了另一个惊天动地的主意。公子章其实资质也应该不错,只是因为母亲早死没有依靠而被废掉太子之位,被废之后依然对父亲恭敬孝顺,而赵武灵王在儿子惠文王顺利执掌权柄之后却越来越失落,看惠文王不如当初顺眼了。两下里一比较,赵武灵王有了一个“一国两王”的大胆构思,叫惠文王割一块大点的土地给公子章,好让乖儿子公子章也称王。实际上是赵武灵王习惯了操控权力,想把一国之主的地位重新夺回来,两个儿子都得做他的傀儡。赵惠文王哪里肯依。公子章原本没有非分之想的,也被老爸鼓捣得上窜下跳,于是父子不合,兄弟阋墙。争斗的结果就是年轻的赵惠文王赢了,公子章及随从被杀,惠文王怎么也不敢弑父,只是听任手下把赵武灵王围于沙丘三月余,听到父亲饿死的消息,才大哭一场办了丧事,史称沙丘之乱。不知道黄泉之下早死的吴孟姚到底会帮宠爱自己的丈夫还是帮自己宠爱的儿子。
要说这位赵惠文王,是个牛人,文有平原君、蔺相如,武有廉颇、李牧、赵奢,著名的“完璧归赵”事件就是蔺相如在惠文王在位的时候干的,著名的“负荆请罪、将相和”也是那个时期上演的历史大戏。惠文王的王后赵威后也是个有见识的女政治家,不过就是寿命短了点,关于她的事迹,史料(主要是战国策)着墨于两点:触龙说赵太后和齐王使使者问赵威后。

赵惠文王死后,秦国趁赵国新丧举兵来袭,赵国紧急求救于齐国,而齐国开出的条件是要求赵威后的幼子长安君到齐国为质。列位看官,如果一个家里有好几个孩子,妈妈最心疼哪一个?当然是最小的儿子。要最心疼的小儿子千里迢迢去它国作人质,有生之年搞不好都再也见不了面,你说这个母亲会做何反应?自然是搂住了儿子哭叫“心肝儿肉”地,怎么也不肯撒手,还公开对大臣说,谁也别劝我,谁劝我跟谁急!有个叫触龙的大臣还是来劝了,淋漓尽致地展现了说话的艺术。他先问问太后的身体情况,然后说自己有个小儿子,爱得不行,捧手里怕摔了,含嘴里怕化了,想让太后照顾照顾给份差事。赵威后一听,男人也是偏心小儿子的,于是有了共同语言。触龙接着就从怎样爱儿女才是长远的爱这方面着手,说服太后放长安君质齐,只有长安君为赵国建功立业,将来在母亲死后他才有可能在赵国长享富贵。这就是触龙说赵太后的大致内容。
战国策中齐王使使者问赵威后这一篇,说的是赵威后问齐使“岁亦无恙耶?民亦无恙耶?王亦无恙耶?”齐使不悦,说您怎么不按照尊卑先问候我们大王,然后才是问百姓和收成?赵威后的回答是“不然,苟无岁,何以有民?苟无民,何以有君?故有舍本而问末者耶?”没有收成,百姓靠什么活?没有百姓,君王靠谁养活?哪有舍本逐末先问君王的道理?这就是朴素版的“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从一位战国时期的女性政治家口中说出,令人击节赞叹。

发布者:,本文摘自网络,如涉及版权请告知,我们对文中观点保持中立、交流之目的。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