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大杂烩

太平天国“天京事变”:韦昌辉终为他人作嫁衣

“苦恨年年压金钱,终为他人作嫁衣。”人生在世总是为很多事情所忧,为很多事情而努力。俗话说“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无论你想获得些什么,都需要付出代价,这个代价可能是你的时间,可能是你的精力,可能是你的情感,甚至可能是你的生命。但是,千万要记住一点, 要明白自己究竟是为了什么在付出,要看清局势,不要成为别人获取利益的工具,更不能让自己成为别人斗争的牺牲品。

韦昌辉,又名韦正,壮族,广西桂平县金田村人,中国太平天国前期主要领导者之一。韦昌辉是个“阴柔奸险”之人,他一向对杨秀清不满,表面却表现得十分殷勤,并极尽阿谀奉承之能事。即便如此,他仍然不是一个好的弈者,在他成为统治集团的核心力量之后,他的阴险就显得单薄无力了,因此,他才会沦为权力争夺战中的“炮灰”。
太平天国定都江宁(今南京)后,天王洪秀全志得意满,醉心于天父、天兄的神话当中,整日于内宫之中过着奢华糜烂的生活。即便是在处理政事的时候,也只有东王杨秀清、北王韦昌辉和翼王石达开可以直接觐见,其他的文武官员则只能在门外按照仪式跪拜,口呼“万岁”。
咸丰六年(1856年),太平军先后击溃清军的江南、江北大营。不久,钦差大臣向荣病死于丹阳。太平军听说这个消息,纷纷举杯相贺。这是总理朝政的东王杨秀清,被胜利冲昏了头脑,居功自傲,上欺天王洪秀全,下压有功诸将,甚至自认为有代天父言的权力,总览了太平天国的大权。此后,凡事太平天国的大小诸事,都须先到他的东王府中禀报,一切的处理决断、人事任免都是他一个人说了算。就连与他一同起事、功勋卓著的北王韦昌辉和翼王石达开也都被他视为下属。随着权力欲望的不断膨胀,杨秀清开始用武力胁迫天王洪秀全将皇权交到他的手中,更用“天父下凡”的神话为自己歌功颂德。
洪秀全对于杨秀清的行为忍无可忍,一面在天王府设防自卫,一面暗中派人通知正在江西督战的韦昌辉速回江宁共商对策。韦昌辉接到洪秀全的命令,立即率亲信三千余人赶回江宁。不料,到了江宁城下,杨秀清以韦昌辉在江西督战不力为由,不许他入城。韦昌辉经过再三恳求,才说服杨秀清放他入城。

入城之后,韦昌辉直奔天王府。洪秀全见韦昌辉回来,心中暗自开心,但并未表现出来,还假装指责韦昌辉擅离职守,回到江宁应该赶快到东府去请罪。韦昌辉对杨秀清不满,早已存在,而且他身在江西也十分关注江宁的动态,知道杨秀清居功自傲,妄图夺权的行为,所以,当洪秀全吩咐他到东王府请罪的时候,他便完全领会了洪秀全的意思。于是,他辞别洪秀全,即刻来到东王府,拜见杨秀清。
杨秀清以为韦昌辉真心前来请罪,十分开心,一时口快便把洪秀全称他为“万岁”,而且将大权全部交付于他的事情都跟韦昌辉说了。韦昌辉听了,心中愤恨不已,表面上却装作很高兴的样子,连连恭贺杨秀清,而且还跪在地上,称杨秀清为“万岁”。杨秀清见状更加得意忘形,立即命人准备酒席,留韦昌辉在东王府中饮酒作乐。
酒席开始后,韦昌辉极尽所能地吹捧杨秀清,杨秀清听的万分高兴,不知不觉便多喝了几杯。韦昌辉见杨秀清已有醉意,便突然发难,一跃而起,拔出宝剑,一下子就杀了杨秀清。合德迷迷糊糊的杨秀清还没反应过来就已经命丧黄泉了。
紧接着,韦昌辉命令他带回来的亲信部队,将东王府围了个水泄不通,并封锁了所有通往东王府的街道。韦昌辉率人血洗了东王府,杨秀清的家人没一个生还,甚至连仆人也无一幸免。第二天,韦昌辉请示洪秀全后,将杨秀清的首级悬挂示众,同时又乘机扩大事态,派兵在江宁城中大肆屠杀杨秀清的部下及其同党,牵连范围甚广,共有三万多人遇害。一时间,江宁城内血流成河,百姓个个胆战心惊。
江宁城中的情况引起了洪秀全的警觉,于是他下诏宣布“韦氏罪状”,谴责韦昌辉杀人过多,责令受鞭刑四百。韦昌辉阳奉阴违地满口谢恩,表示“甘愿受刑”,实际上却在暗地里利用杨秀清部下被召观审的机会,实行一次更大的屠杀。韦昌辉的行为激起了太平天国广大将士和江宁百姓的极大愤怒。

几天后,石达开从湖北武昌前线回到江宁。他进城后,耳闻目睹了江宁的惨状,怒不可歇,一见到韦昌辉,便责备韦昌辉不该枉杀无辜。已经杀红了眼的韦昌辉,根本听不进石达开的话,反而产生了杀石达开的念头。当夜,韦昌辉率兵包围了翼王府。辛亏石达开事先有所察觉,连夜逃出了江宁。韦昌辉没有抓到石达开,便拿石达开的家人下手,将石达开留在江宁的家人杀了个精光。
石达开得知此事,愤恨不已,起兵讨伐韦昌辉,他上疏天王洪秀全,要求洪秀全顺应民意,杀掉韦昌辉,并宣称韦昌辉如果不死,他便班师会江宁。洪秀全也觉得韦昌辉做得太过了,狠狠地责备了他一番。韦昌辉自认帮洪秀全除掉了杨秀清,功劳不小,便不可一世,受到责备后,心中不满,加上对最高统治权窥视已久,便出兵围攻天王府,妄图加害洪秀全。洪秀全下令反攻,仅两天便打败了韦昌辉的军队,将韦昌辉斩首示众,并将韦昌辉的党羽二百多人系数处决,以平息事端。
此后,洪秀全对翼王石达开诸多猜忌,石达开最终率十万精兵出走四川。至此,天王洪秀全的所有威胁都接触了。
所谓:“是故智者不用其所短,而用愚人之所长;不用其所拙,而用愚人之所工。”聪明的人,会利用愚蠢者的长处,而不用自己不擅长的地方。这场“天京事变”,从头到尾都是洪秀全设的一个局,当杨秀清窥视他的权位时,他用韦昌辉出掉这个“逆贼”;当石达开以班师回江宁威胁他时,他又用韦昌辉换来了与石达开之间的和平。韦昌辉杀戮过多,是自取灭亡,但他在不知不觉中成了洪秀全保障权力的一颗棋子,成了这次事变中的“炮灰”。

发布者:,本文摘自网络,如涉及版权请告知,我们对文中观点保持中立、交流之目的。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