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大杂烩

真实的关羽到底是不是一个好色忘义之徒?

关羽究竟是否好色之徒?
对于关于关羽好女色的说法,一开始大概是来自于尹韵公先生的《正史中的关羽与演义里的关公》,尹先生写文章一向是“不鸣则已,一呜惊人”,之前他就曾论证过“赤壁之战不是一次以少胜多的大战,相反,是场规模很小的遭遇战”。
对于关羽,尹先生提出的观点是:“关羽并非不好女色”。听到这儿有人就说了:哦,关羽是好色之徒了!然而,“并非不好女色”,就是不是等同于“好色之徒”?一件事物是不是除了“一”之外,就绝对是“二”,此外没有其他说法?想必任何一个有头脑的朋友都不难回答出这个问题的。如果以“并非不好女色就是好色之徒”这样来理解尹韵公论文的话,那么未免太扭曲极端了一些。

在论证关羽是个“好色之徒”的文章中,汗青先生的这篇《关羽——其实是个好色忘义之徒》近些年在网络上流传甚广。那么,他说得有道理吗?
首先,汗青先生为了论证关羽是个好色之徒,在文章开头时先辩证了关羽其人:一个杀人犯。在这里,我们暂不对对这句话本身做什么反驳,只想说一句话:对头,杀一人就叫“杀人犯,杀一万人就是所谓‘军事才能’了。”好了,同样闲话就扯到此,以下就开始正题了。
对于关羽好女色,最大的证据,是关羽和曹操争秦宜禄的妻子——杜氏。有没有这回事?有。这能不能说明关羽“并非不好女色”?能。那么这能说明关羽就是好色之徒吗?不能——至少要说,应该是持保留态度的。

汗青先生在论证关羽是“好色之徒”时,也说明了一下杜氏的美色,并提到:曹操的军队攻入城门时,杜氏应该已经是个孕妇,而曹关二人“居然都为一个孕妇着迷”,“可见那杜氏美貌非同小可”。
汗青先生写这段话的用意何在,暂不清楚。而下边再提到关羽时,却是说到:“在两军对垒的战场上,他居然还对一个大腹便便的美貌孕妇念念不忘,以致于一而再,再而三地对主帅曹操提起要将她居为己有,当然便是个极其标准的好色之徒了。”
从另一角度来看待这个问题,是的,汗青先生既然说杜氏是“孕妇”,都为曹关二人所着迷,那么她一定很美貌。既然她很美貌了,那么关羽会心动,岂不是很正常的?如果关羽无动于衷,那么肯定怀疑关羽是个很不正常的人。爱美是人的本性——无论男人女人,关羽对杜氏产生一些想法,这是一个再平常不过的男人所会有的想法,除非你不是男人。别说关羽曹操了,说不定那些攻城的士兵见了这等美色,都会有这样或那样的心理。
一个男人好不好色,不在于他“对女人有没有兴趣”,而在于他的行为是否表现得很淫威、有没有到处玩弄女性、沉浸于花天酒地之中。那么,关羽在“好女色”同时,有没有淫辱过其他女性呢?甚至我们说白点,有没有对曹操阵营内刘备的妻女行为不轨?没有。为什么?因为《三国志》上没有记载。没有记载就一定没有吗?请问,没有记载就一定有吗?关于其他诸如此类的问题,你们怎么就不这样说呢?

而即使说关羽“好女色”,那么就能和“好色之徒”等同起来吗?关羽喜欢女色,但不代表他就一定要对刘备的妻女有所企图,关羽喜爱杜氏,是一回事,关羽善待刘备的妻女,是另一回事,两者之间,并不构成冲突,又何必硬是把这两个行为给对立起来不可?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关羽大概因为杜氏貌美,对她有所想法,同时出于信义,而善待刘备妻女。而对异性有好感,他就品质全有问题了吗?
最后要说明一下,在讨论一个历史人物的千秋功罪时,主要还是要讨论他在历史上的作为,而并非他的个人私欲。任何人都会有优点和缺点,世上不可能有尽善尽美的人存在,当一个人站在风口浪尖和历史的舞台上后,他便能最大程度地发挥他的人性特点,这个时候,因为你的地位很高了,所以一个行为的影响也是会很大的。他立下功劳时,能够使千百万人受益;他犯错时,也会在千百万人面前暴露出来。三国中的曹操、孙权、刘备、孔明都是这样有大功大过的人物。这很正常,你就怎么因为某人一个有争议的行为就说得他形象全无的?

而这些所谓的“关羽好色论”、“孔明权野论”、“孙权绿帽论”、“曹操巾帼论”、“孔子俊男论”、“华佗小人论”、“屈原同志论”……实际上只不过是想适应现代人民群众的八卦心理罢,随着人民群众口袋的钱稍微变多了,日子过好了,“八卦”这个社会群体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也就随之而来,于是好好的一些人,往往就有了一大串七零八落的绯闻,不管这些人是古代的还是现在的。
对于关羽的几大争论点,看法如下。
1:关羽虽然不是天下无敌,但也并非是一些人所称的“武功平平”;
2:关羽好女色,这只是在性情之中的事儿,这是一个正常的男人所拥有七情六欲,与一个人品行好不好没有关系,更谈不上“好色之徒”;

3:关羽好不好色,与他有没有才能搭不上钩,这是两码事,请别混为一谈;
4:尹韵公先生的文章《正史中的关羽与演义里的关公》,仅仅是发表他自己对关羽的看法,文章里的内容是他研究的心血与成果,他并没有恶意贬低关羽的成份。一些人利用尹先生的文章中一些比较不利于关羽的的文字,以此来论证关羽为“好色之徒”,这实在很违背尹老的初衷了。
以上几点,是小编对这些文章的看法。
我们不能跟封建社会一样,老用那种带有奴性的眼光去历史,没有必要去神化古人。但是,像这种硬要把古人倒过来看的论证方式,就未免抬死杠了,这是一种八卦,是为反驳而反驳,而不是为真理而反驳;是非要和以往倒过来说话,而不是创新,这并不具备有孟子那种好怀疑的精神。这就是小编为什么要拿出这篇文章反驳所谓关羽是“好色之徒”、“弃义小人”的缘故。

发布者:,本文摘自网络,如涉及版权请告知,我们对文中观点保持中立、交流之目的。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