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大杂烩

“千古一帝”秦始皇是山东人吗?真秦始皇是哪里人

如果有可能,我们请“千古一帝”秦始皇来填份履历表。姓名不消说了―――嬴政,性别、年龄、民族也不必说了,政治面貌一栏他写“皇帝”,虽然看上去有点怪,倒也符合事实。到了“籍贯”一栏,如果看到秦始皇用小篆工工整整地填上“山东”二字,你会感到惊奇吗?事实上,这很有可能。
秦国的由来
众所周知,嬴秦帝国崛起于我国西部的甘肃、陕西,经秦穆公称霸西戎、秦孝公变法图强,至公元前221年,千古一帝秦始皇纵横捭阖,吞并四方,统一天下,建立起中国历史上第一个大一统王朝。
在八百里秦川繁衍、经营数百年的秦国皇室跟远在千里之外的山东究竟有着怎样的关联呢?
公元前约900年,秦非子受封开创秦国,为何要称“秦嬴”?
公元前770年,秦襄公救周有功,得封诸侯,为何要迫不及待地宣布自己“主少昊之神”、“祠白帝”?要知道,白帝少昊,乃是远古东夷部落(居于山东)的首领。
再后16年,秦文公又在陈仓县立祠,祭雉鸟神,鸟图腾的崇拜,也正源自远古东夷部落。

秦始皇统一六国之后,在原齐国嬴邑首置嬴县。他又为何用自己的皇姓作为东方一县之名呢?这一切,都得从秦国的由来说开去。
说起秦国的由来,《史记秦本纪》记载得很清楚:“非子居犬丘,好马及畜,善养息之。犬丘人言之周孝王,孝王召使主马于羌渭之间,马大蕃息。”周孝王大喜,封非子于秦邑(甘肃清水县)为附庸,“使复嬴氏祀,号曰秦嬴”。太史公的这番记述,前半段很清楚,说的是有一位叫作非子的高人,住在犬丘(甘肃礼县红河、盐官)一带,喜欢养马,对于马匹的调养、繁殖和疾病防治等,都有一套高超的实用办法。周孝王从当地人口中得知了他的特殊才能,下诏命其在羌渭(河、渭水)之间主管马场。
非子受命之后,处处尽职尽责,不到几年功夫,马匹数目大大增加,而且养得雄峻无比,周孝王对此非常满意。为了奖赏和表彰非子的功劳,孝王封赐他几十里土地,地名为秦,并号曰“秦嬴”。非子由此成为秦国先祖中第一个被周王室分封的人,在秦的发展史上成了创立秦国当之无愧的奠基人。不过此时的秦非子,其实无非是个附庸于邻近大诸侯的小国国君(相当于“大夫”、“卿”)而已。需要说明的是,西周王朝时,马匹之于一个国家的经济乃至军事的重要性,丝毫不亚于今日之汽车工业。因此放置在当时的历史语境下,周孝王赐封一个区区的“牧马人”,是很正常而又合理的举措。至于太史公后半段所说的“使复嬴氏祀,号曰秦嬴”,乍看让人摸不着头脑,其实其中就隐含了破译秦人先祖来历的历史密码。我们先从秦人的先祖―――伯益说起。
秦人先祖伯益
周孝王在赐封秦非子时,有过一番感慨:“昔伯翳为舜主畜,畜多息,故有土,赐姓嬴。今其后世仍为朕息马,朕封其土为附庸。”这段话对应了《秦本纪》的开篇:“秦之先,……女华生大费,与禹平水土。已成,帝锡玄圭。禹受曰:‘非予能成,亦大费为辅。’帝舜曰:‘咨尔费,赞禹功,其赐尔皂游。尔后嗣将大出。’乃妻之姚姓之玉女。大费拜受,佐舜调驯鸟兽,鸟兽多驯服,是为柏翳。舜赐姓嬴氏。”柏翳即伯翳,也作柏益,《尚书益稷》等则单称一个益字,其原名叫大费,后世多称伯益,是《史记》及多种典籍中记载的“秦之先”。此人是舜、禹时代一个着名的人物。从古籍记载可知,伯益善于畜牧和狩猎,并且发明了我国最早的屋舍建造和凿挖水井的技术。而他最突出的贡献就是佐禹平治水土,是大禹治水的两大助手之一,后期几乎当了大禹的接班人。伯益与大禹一起并肩奋斗了13年,终于取得治水的彻底胜利。舜奖励给大禹一块美玉(玄圭),大禹向舜表奏伯益的功绩:“只有我一人也不行,大费辅佐我才取得最终的成功”。舜于是赏赐伯益以皂游(一种黑色旗帜),还将自己家族的女子许配给他。舜提拔伯益担任虞官(《尚书尧典》),掌管山泽,繁育鸟兽。伯益发挥特长,驯鸟兽有功,因此被舜始封于赢地,并赐姓嬴。(宋罗泌《路史国名纪后纪七》:“伯翳大费能驯鸟兽,知其语言,以服事虞、夏。始食于嬴,为嬴氏。”)舜为什么要封伯益于赢地,并赐他姓嬴呢?这,又涉及到秦人的姓氏―――“嬴”姓的由来。

“嬴”姓的由来
中国上古有八大姓―――姜、姬、姚、嬴、姒、、妫、妊(一说姞),据说中国目前的大多数姓氏都由此八姓演化而来。河南新郑黄帝故里的中华姓氏广场上,有一棵铜铸的“中华姓氏树”,有兴趣的读者可以去看看,自己究竟属于哪一枝。八大姓均傍“女”旁,表示同一个姓源自同一个母系的血缘关系,带有鲜明的母系氏族社会的痕迹。嬴姓的始祖是少昊。东汉许慎《说文》:“嬴,少昊氏之姓。”蜀汉谯周《古史考》:“少昊氏,嬴姓。”山东人民广播电台高级记者柳明瑞着有《嬴姓溯源》(中国文史出版社),详细罗列了史籍中关于嬴姓起源的种种条文,他的结论是:“正如炎帝姓姜、黄帝姓姬一样,少昊姓嬴早已是不刊之论。”
少昊(约前2598-约前2525年),远古时华夏部落联盟的首领,同时也是东夷族的首领,贵为“三皇五帝”中“五帝”之首(白帝)。至于少昊为什么姓嬴,宋代史学大家郑樵在《通志·氏族略·氏族序》中说:“居于姚墟者赐以姚,居于嬴滨者赐以嬴。姬之得赐,居于姬水故也;姜之得赐,居于姜水故也。”这句话是说,上古帝王虞舜之姚姓,少昊之嬴姓,黄帝之姬姓,炎帝之姜姓,都是以他们的出生地而得来的。以出生地而得姓是古代众多得姓方式中最为常见的一种。少昊就是因为居于嬴水之滨而被上天赐予嬴姓的。柳明瑞考证,嬴水就是流经莱芜的嬴汶河。少昊在嬴滨出生而得嬴姓,继而“登帝位在鲁北,后徙曲阜”(《帝王世纪·五帝》),故历史上曲阜被称为“少昊之虚”(《史记·鲁周公世家》)。宋代在曲阜所建的少昊陵,素有“中国金字塔”之称,经历代修葺,至今保存完好。少昊跟伯益是什么关系?舜封伯益于嬴地、赐嬴姓是否与此有关?《国语·郑语》给出了答案———“少昊之后伯益也”。柳明瑞认为,伯益是少昊的裔孙,因此舜让他姓嬴氏,是让他认祖归宗,从母系———帝颛顼之姓,转入父系———少昊氏之姓,从而担当起领导以嬴氏为首的东夷部落联盟的重任,发扬光大白帝少昊的光辉业绩。约1000年以后,周孝王面对为自己王国畜牧事业做出卓越贡献的伯益后世秦非子,联想起帝舜赐姓的传说,怀古之情大发,不禁小小地仿效了一把,“使复嬴氏祀,号曰秦嬴”,这也是“嬴秦”的起源。至于秦襄公自谓“主少昊之神”、“祠白帝”,无疑带有认祖归宗的色彩。

而秦文公立祠祭雉鸟神的举动,则跟少昊氏族的凤鸟崇拜传统一脉相承。根据上古的传说,在少昊诞生的时候,天空有五只凤凰,颜色各异,是按五方的颜色红、黄、青、白、玄而生成的,飞落在少昊氏的院里,因此他又被称为凤鸟氏。少昊开始以玄鸟,即燕子作为本部的图腾,后在穷桑(当在今山东日照两城镇,有争议)即大联盟首领位时,有凤鸟飞来,少昊大喜,于是改以凤鸟为族神,崇拜凤鸟图腾。不久迁都曲阜,少昊让所辖部族以鸟为名,有鸿鸟氏、风鸟氏、玄鸟氏、青鸟氏,共二十四个氏族,形成一个庞大的以凤鸟为图腾的完整的氏族部落社会,并且建立了一套奇异的制度:以各种各样的鸟儿对应文武百官,分掌各司。(《左传·昭公十七年》)总而言之,在华夏文化图腾中占据重要地位的———凤文化,即源自少昊时代,衍流至今。至此,我们可以说,天下嬴姓出少昊,少昊之氏出山东。秦人嬴姓,故出山东。但这样的论证失之粗疏,大而无当。还应该看一看,秦人这一支东夷后裔,是在何时、又因何故而去到西方。

发布者:,本文摘自网络,如涉及版权请告知,我们对文中观点保持中立、交流之目的。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