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大杂烩

明朝客印月:妖淫狠毒的女人竟成了皇室奶娘

说起客印月这个名字,可能很多人一时反应过来。但是,正是这个河北女人,在嫁给定兴县侯巴儿(侯二),并生育一子后,她做梦也没想到,她的人生命运会从18岁开始发生翻天覆地的改变——因为,她成了皇孙朱由校的奶娘。

其实,做皇孙的奶娘也不算什么好了不起的,身份与宫女并不高贵多少,算起来都是属于女仆。但是,客印月虽然是一个不识字的农村妇女,却心灵嘴巧,非常机敏,又会做针线,所以很快在后宫上上下下混得很熟。朱由校的生母王氏对她很放心,把儿子整个托付给了她。客氏深知怀中这个吃着她奶水的小生命是将来皇位的继承人,(朱由校是当时太子朱常洛的长子),所以她格外细心尽心。从她进宫后,就滋生了非分之想,要利用这个特别的身份,改变自己生活的轨迹,博取荣华富贵。本来皇子断奶后奶妈就要打发出宫回家的,因为客氏对朱由校太好,朱由校离开她便大哭不止,甚至以绝食相要挟,王氏也看孤儿寡母可怜,破例将她留下来,继续服侍朱由校。等到王氏一死,朱由校竟不自觉地把客氏当成了母亲。
客氏的运气也奇好,明朝泰昌元年(1620年)九月,刚刚登基一个月的明光宗朱常洛猝死。年仅十五岁的朱由校登基,成为了明朝倒数第二个皇帝,史称天启皇帝,明熹宗。明熹宗即位刚半个月,就以“保护圣躬”有功为由,加封客氏为“奉圣夫人”,并荫封她的儿子侯国兴为锦衣卫指挥使,又命户部选20亩好地作为客氏的护坟香火田。言官中对此颇有不同意的,御史王心一上疏,抗言此举“于理为不顺,于情为失宜”(《明通鉴》)。天启帝竟一连发下几道谕旨,说明缘由,对客氏评价道:“亘古今拥祜之勋,有谁足与比者?”(《玉镜新谭》)立即就封客氏为奉圣夫人,儿子侯国兴、弟客光先为锦衣千户。

民间有各种传闻,明熹宗之所以对客氏那么好,是因为,客氏除了是她的奶娘,还和他有两性乱伦的关系。《明季北略》上也说,客氏“年三十,妖艳,熹宗惑之”。这就是说,是客氏给天启皇帝上了最初的性启蒙课,而且这种关系一直保持下去。很多历史资料都在佐证,客氏都是一个性开放者,被称为“茄花”。她先和太监魏朝相好,后又和魏忠贤勾搭成奸(据说,客氏为什么选择年龄和地位都不及魏朝的魏忠贤,是因为魏忠贤没有阉割干净,而且魏忠贤是婚后进宫当太监的,对男女之事比魏朝更懂。)客氏、魏忠贤的豪宅分别建在皇宫南北,两屋相距不远,还以过廊相接往来。客氏生性妖淫,在跟魏忠贤“对食”的同时,还在自己的帷幕中藏有面首(男宠)。她不但喜欢披金戴银,对“养颜美容”还别出心裁,她每天都要选三五个美女来给自己舔头发,以津液作脂泽。她说此方传自岭南老道,名群仙液,可保人到老年头发仍是黑色的。客氏白天在皇宫上班,晚上必定回到自己私宅,享受着超规格待遇:侍从如云,不减御驾;灯炬簇拥,远过明星。仆媪挨个向客氏叩头,或呼老太太,或呼千岁,排场十分大。

客氏不仅淫乱,还为人歹毒。因为张皇后经常提醒明熹宗提防魏忠贤和客氏擅权,两人在张皇后怀孕后,买通给皇后捶腰的侍女暗下狠手,伤及胎儿,次日张皇后便流产了一个已经成形的男胎。此后张皇后再未怀孕,明熹宗也就此断了继承人。客氏因为不满张皇后,还屡进谗言劝明熹宗废后。明熹宗喜爱裕妃张氏,客氏在裕妃怀孕时,客氏便散布谣言说裕妃平常不守妇道,常有外遇,所怀身孕八成不是龙种。明熹宗生了疑心,遂将裕妃打入冷宫。客氏不准人送水送食,裕妃几天水米不进,饿得眼冒金星,下雨天竟趴在屋檐下舔食雨水。雨水是喝饱了,她却再也没力气爬回屋里,就此死在屋檐下……有皇帝宠着,由权倾朝野的大太监魏忠贤罩着,客氏做出了很多伤天害理的事。正所谓多行不义必自毙。明熹宗死后,信王朱由检入宫即位,不仅罚没查封了魏忠贤和客氏的家产,还将魏忠贤发配去守陵。客氏最后更是被崇祯皇帝下令活活鞭笞死,连骨灰都扬撒了。魏忠贤也因获知崇祯皇帝还在追杀他,悲哀地自杀。

发布者:,本文摘自网络,如涉及版权请告知,我们对文中观点保持中立、交流之目的。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