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大杂烩

杨贵妃和安禄山是什么关系是情人吗?

据悉,在安禄山生日的当天,玄宗贵妃又赐给水、陆、空各类食物、香药等无数,全用金银器皿盛装,最后干脆连盒子一齐都赠送给了这个干儿。
正月二日,玄宗在安禄山原官衔上再加封河东节度使,云中太守兼充河东节度采访使;就连安禄山的祖母、母亲全都被封为国夫人;还为安禄山的十个儿子赐名;封安庆宗为卫尉少卿,安庆绪为鸿胪少卿兼范阳郡太守,安庆宗加秘书少监,安尚荣义郡主,改任太仆卿。
正月十五夜,玄宗和贵妃在勤政楼设宴观灯,特地为安禄山在御座东边摆设一个座位。群臣只能坐在下边。安禄山为了显示自己的特殊礼遇,不时掀起帘子,左顾右盼。
安禄山的得意忘形,引起了吉温和太子李亨两人的注意。宴会后,李亨避过贵妃,悄悄劝谏玄宗说:
“天子面前没有人臣供坐之礼,陛下宠信安禄山,将来必为后患。”
“禄儿相貌奇特,朕想以恩宠厚结其心,为我所用,你不必担忧。”
“安禄山左右说安禄山一次酒醉之后,变成了一个‘猪龙’。‘猪龙’再变就是龙,将为害不浅,请陛下千万提高警惕啊!”

“猪龙不足为虑,成不了大器,我儿尽管放心好了。”
李亨提出安禄山手下为安禄山杜撰的‘猪龙’故事,目的是想引起玄宗的重视,防备安禄山,见其不为所动,还想再劝谏。这时,广平公主哭哭泣泣地推门进来。玄宗非常惊讶地问:
“女儿为何哭泣,莫非驸马欺侮你不成?”
“不是驸马,而是杨家兄弟姐妹。”
“怎么回事儿?细说原委。”
“昨夜女儿去观灯,杨氏五家结成大队争闯西门。杨氏家奴挥鞭开道,将女儿打下马来,驸马赶来救护,也被打了几鞭。请父皇为女儿作主,严惩凶奴啊。”
“恶奴如此狂妄,竟目无皇族。高力士,传旨,将恶奴杖杀,太不像话了,眼里还有我这个皇上吗。”
广平公主破涕为笑,谢过父皇,告辞回家。
李亨见发生了与杨家有关的事,估计贵妃可能马上就到,怕再要说下去,玄宗不高兴,就急忙告退了。
果然,李亨前脚出门,贵妃后脚就到,为杖杀杨氏家奴的事来找玄宗抱打不平说:
“陛下不问事非曲直,仅听一面之词,就杖杀杨家家奴,于理不公。”
“公主金枝玉叶,岂能遭家奴侮辱。朕不看贵妃的面子,家主也难脱干系。”
“陛下既然给我三分薄面,光杖杀妃族家人,却一味偏袒公主,外人今后都会蔑视杨家。蔑视杨家,就是蔑视臣妾,蔑视臣妾,就是蔑视陛下,不知陛下可曾想到这样处理后引起的连锁反响和后果?”
“爱妃谋算深远,言之有理。朕决定免去广平公主驸马程昌裔官爵,以后不许朝拜。”
“陛下英明公正,妾代杨家谢谢。”
贵妃急忙差人将玄宗新的决定通知杨家。

安禄山获知杨家家奴被杖杀的消息,急忙进宫,向贵妃表示慰问,并送上天山灵芝,说要当“琵琶弟子”。女人喜欢恭维、投其所好、为悦己者容的天性,使贵妃对安禄山的来访,显得非常高兴,热情招待,相对就餐。安禄山心里这个乐啊,此后经常以学琵琶为名出入后宫,或与贵妃对餐,或切磋研究《胡旋舞》,想赢得贵妃的欢心,并多次向贵妃表忠心,愿为贵妃赴汤蹈火,粉身碎骨,大有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之感。
没多久,宫内有人悄悄说贵妃行为不检点,议论安禄山和贵妃有奸情。安禄山怕影响太坏,引起玄宗的疑心,就慷慨解囊,向宫内侍从赠送金银财物,乘机和一些人调情。
玄宗对贵妃和安禄山的事也有耳闻,但他置若罔闻,不予理睬,他相信他的贵妃很单纯,不会干那苟且之事。
贵妃对安禄山如此看重,自有见地,当初答应和安禄山结为母子关系,就是为自己的后事着想。她知道将来玄宗年纪大了,总有一天会撒手人寰,宫廷内免不了要争斗流血,安禄山手握天下精兵,身兼要职,是自己被立为国母、或皇太后和立于不败之地的有力保障。
随着时间的推移,安禄山地位越来越重要,她越发感到当初的决定是非常的明智正确的。她利用自己高超的交际手腕,把个喜好自己美色的安禄山玩于股掌之上,可望而不可及,只能在下边急得团团乱转,吃不到嘴里,却又不愿善罢甘休,更不想轻易离开。
贵妃为了使安禄山死心塌地为自己卖命,以母亲的名义给“儿子”过生日,将他召入后宫,举办盛大的宴会。酒足饭饱之后,贵妃让人抬来一口大缸,注入热水,叫安禄山跳进去洗澡,名曰“洗儿”。安禄山当着那么多侍女的面,开始不好意思,扭扭捏捏不敢脱衣服下水,可是,经不住贵妃的一再催促,豁出去了,一不做,二不休,口里念念有词道:“母不嫌子丑,子不为母隐,”索性脱了个净光,赤裸裸地用手捂着羞处,纵身跳入大缸。
体重三百五十多斤的安禄山,腹大无比,躺在水缸里,侍女们只见肚子不见其他的东西。贵妃和侍女们围在大缸周围逗乐。
安禄山在缸里依依呀呀学着婴儿的声音叫道:
“娘!娘!我饿,真的好饿!我要吃奶奶。”
贵妃叫侍女取来牛奶往安禄山嘴里灌。安禄山用手推开说:
“我不吃牛奶,我要吃娘奶。”
贵妃只觉脸上微微发烧,叫人掌嘴。安禄山在缸里用手护着羞处来回躲闪,把太监和侍女们逗得前仰后翻。

贵妃叫人拿出早已准备好的锦绣大襁褓,把安禄山包裹在里边,叫宫女用彩车拉着,说这个儿子不孝顺,没有出息,要把他卖掉。安禄山这时装出一幅可怜象,眼里噙着泪水,见谁都可怜惜惜地叫道:
“大娘,大娘,好心的大娘,可怜可怜我吧!收下这个没娘的儿子吧!”
安禄山逼真滑稽地表演,引起哄堂大笑。
沉寂的后宫,难得有这么热闹。宫女们长年压抑的热情迸发出来,玩得更加开心,闹得后宫仿佛一片欢乐地海洋。
欢声笑语吵得玄宗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高兴事。忙叫小宦官查看,小宦官回报说,贵妃正在洗儿呢。
玄宗心里觉得奇怪,洗儿有什么好笑的,不妨也去看看,来到后宫,一下子被这热闹的场面所吸引。
安禄山正玩得开心,一看玄宗来了就撒娇,装着无限委屈的样子,拉着哭腔,悲悲切切地叫道:
“父亲!父亲!我娘心狠,要卖掉‘禄儿’。十指连心啊!父亲,快快救命啊!”
说着说着,他还真的呜呜咽咽假哭了起来。
玄宗被逗得捧腹大笑,流出了老泪,赐给贵妃洗儿钱百万,又重赐安禄山财物无数,然后传令摆酒设宴。
从此,宫中大小都呼安禄山为“禄儿”。

发布者:,本文摘自网络,如涉及版权请告知,我们对文中观点保持中立、交流之目的。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