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大杂烩

女子面对强盗怎么办?看看古代版女子防身术

即便是生活在现代社会的女性都免不了遭遇陌生男子的袭击,更何况在信息不发达、科技不发达的古代呢?古代的弱女子出门在外,如果不是“女侠”之流,万一还略带姿色,那可就真的存在一定的危险了。一些古装剧中经常会有某女子出门,被流氓调戏,然后男主角出现“英雄救美”的老桥段。

真实历史中,古代的弱女子出门肯定不能时时刻刻都碰到行侠仗义的男子。多数情况下, 一旦遭遇强盗,大多都是孤身一人,叫天不应叫地不灵。其实古代女子也不是完全没有护身的意识,比如发簪最早是起到防身用的武器。在中国一些少数民族地区,妇女会用银簪做护身符,她们认为恶鬼一类都是畏惧银铜等金属饰物的,可以拿来作为袭击对方的用具。有些地方的妇女为了自我防卫,她们的发簪往往会非常锋利,方便紧急情况下给对方致命一击。
然而,发簪并不是万能的,多数情况下面对强盗,基本都是“敌强我弱”的局面,此时如果想全身而退,这些弱女子就不得不用一些机智的手段来脱离险境。现在的我们经常会流传一些“女子防身术”,其实翻翻《聊斋》,里面也有几则故事可以用作古代女子的“防身术”。
大多数人印象中《聊斋志异》都是神鬼一类的小说,其实它的题材非常广泛,即便描写的对象并不是凡人,但更多的是在描写这些女子表现出的不同于普通女子的胆识与智慧。
《聊斋》中有一则故事叫《葛巾》,讲述的事洛阳书生常大用到山东曹州寻访名贵品种的牡丹,遇到了牡丹仙子葛巾,并与其结下了姻缘,还撮合了自己的弟弟常大器与葛巾堂妹玉版。在整个故事中,有一段讲的是葛巾与玉版智斗闯入屋内的强盗,无疑是全篇最精彩的部分。

故事的整个过程大概是说,一天几十个骑马的强盗闯进了常大用的家,常大用领着全家登上了楼顶,这时强盗进来将楼为主了。常大用问这些强盗是否跟他有仇,强盗非常下流地回应道:“没仇!就是听说两位的妇人美貌在世上绝无仅有,我们要见一见,然后给我们58个人一人五百两银子!”说完就把柴草堆在了楼下,摆出一副要烧死他们的架势。常大用给了钱他们还是嚷嚷着要看夫人。于是葛巾与玉版就下楼后,站在离地面只有三层的台阶上,对强盗说“我姊妹皆仙媛,暂时一履尘世,何畏寇盗!欲赐汝万金,恐汝不敢受也。”(蒲松龄《聊斋志异》)意思是,我们姐妹俩都是仙女,只是暂时来到尘世间不怕你们这些强盗,现在赐给你们万两黄金估计你们也不敢接受。没成想这么一弄还真的吓唬住了强盗,他们开始叩拜起两个姐妹了。不过此时有一个精明的强盗提出她们可能是在吓唬自己,葛巾二人听后,反问道“意欲何作,便早图之,尚未晚也。”意思是你们想干嘛,趁早说!这么一说可不要紧,强盗们彻底没了主意,最后一哄而散了。
在整个过程中,两个姐妹并没有动武,也没有产生肢体冲突,只是靠着淡定的演技吓住了这些凶悍的强盗。在封建社会,一些底层人都会去相信神鬼的存在,两个姐妹自称为仙子,强盗就会有顾忌,这也打压了强盗的嚣张气焰。两姐妹将本来是强盗抢来的钱说成是自己赏赐的,大凡普通人遇到这样的场景都觉得这些强盗什么事都能干出来,这两个姐妹偏偏反其道而行之,不怕他们,还在气场上压过了对方,这让强盗们一时之间被愚弄,是仙女还是普通人反倒不敢确定了。
面对强盗进一步的挑衅,两姐妹担心强盗明白过来之后反扑,于是更加冷静的反问强盗,此时强盗们的心中一定是觉得这要不是仙女,怎么能这么不怕我们,肯定必有过人之处啊!只不过,这种御敌之术很考验“演技”,心理素质还得特别好,面对强敌一定不能显出一丁点的弱势,这样才能唬住人。

有人会说,《葛巾》的故事中,这两个姐妹毕竟不是凡人,所以不惧怕强盗。然而,另一个故事中的张氏女子,则真的是普通人,却杀死了要对她意图不轨的贼人。
在《张氏妇》这个故事中,虽然主角并不是强盗,却是跟强盗不相上下的官兵,作者在一开始就说道:“凡大兵所至,其害甚于盗贼”(《聊斋志异》)可见,在古代兵荒马乱的岁月里,官兵与强盗其实相差甚少。而故事的女主角张氏一不是武林高手,二不是英雄豪杰,也没有刀枪剑戟,只靠茅草针锥,就在含笑之间巧妙地杀掉了三个为非作歹的大兵。
故事中士兵到处打家劫舍,强奸妇女,多数女子都躲进了高粱地里,但仍然逃脱不掉。这些人中,只有张氏妇不逃,仍然大摇大摆地住在家里。
她的家中有一间厨房,她与丈夫在晚上的时候挖了一个几尺深的地洞,洞中放一些柴草,再盖上草席,又加了一张席子看起来像个睡觉的地方。一天,她在厨房里烧火做饭,几个官兵过来想要奸污她,她就对那几个官兵笑道“此等事,岂可对人行者!”意思是这种事情怎么好在别人的面前进行啊!其中一个官兵听了之后心领神会,躲出去了,而另一个官兵则跟着张氏进了厨房。张氏指着席子让他先上去,结果他一上去就跌进了地洞。张氏妇不慌不忙地又拿来一些席子盖在洞口上,同样诱惑了另一个官兵。在两个官兵都被骗进了洞中后,张氏就开始点火,大火烧起来将屋子都烧着了。张氏叫了邻居帮他灭火,火灭之后发现了两具烧的变了形的尸体,别人问她是什么,她就说是之前家里养得两头猪,怕被抢去就藏在了地洞中。
面对两个强悍的官兵,柔弱的张氏女子胆识过人,分而治之,全都进入到了她的陷阱里。而那两个官兵以为弱女可欺,也放松了警惕,最终就作茧自缚。然而,张氏妇不止一次用智慧斗死了想来侵犯她的官兵,过几天之后她又用另一种手段保护了自己免受伤害。

几天之后的张氏在赶路时,在一个没有树木的地方开始做针线活。不一会又来了几个骑马的官兵,看见她之后就开始调戏她。不过这里没有任何遮挡的东西,又距离大道不远,所以这些官兵虽然调戏她但是不一会就走了,也没有做什么。这天遇到了一个无耻的官兵,竟然想在大庭广众之下就奸污她。张氏微笑着,并不抗拒,暗地里却偷偷地用针去刺这个官兵的马,马受惊要跑,这个官兵就把缰绳栓到了自己的腿上。张氏见状,就将锥子捅进了马脖子,马疼得难受,惊慌地狂奔起来。那个官兵的腿拴在了缰绳上,挣脱不掉,于是被马拖着跑了几十里,脑袋和身子都不知道去哪了。
这两则故事中的女子,都是遇到强敌轻松应对,并没有一开始就失去理智,也没有逆来顺受,反而是轻松自如、智勇双全。显然,《聊斋》中介绍的这两种“女子防身术”需要异于常人的勇气与胆量,现实中可能很少有人能做到,只是这其中提现出的思想还是很重要的,即是在遭遇危险的时候,一定要保持冷静,不要做一些触怒对方进而伤害自己的事情。虽然现在发生的事情,多数人会将注意力集中到了监管与酒店责任上,但世事无常,女性多一些应对突发事件的自我保护意识总是没错的。

发布者:,本文摘自网络,如涉及版权请告知,我们对文中观点保持中立、交流之目的。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