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大杂烩

蒙古人又如何对待末代金皇的母后嫔妃?

北宋末年,社会动荡不安,各地农民纷起反抗,四大名著之一的《水浒传》,讲的就是这一时期的故事。当时的北宋领导人,叫赵佶,史称宋幑宗的那人。刚开始主持北宋大局时,赵佶也是用心想把国家治理好的,确实,开局那几年,国家还是有些新气象的。但是,赵佶是个艺术家,并不是当领导的料。他平时就主要的工作就是写写画画的,他的字写得有点怪怪的,别具一格,被后人称为“瘦金体”;他画花鸟的功力也非常了得,也是自成一体。正是因为有了这些爱好,才引来一帮臭味相投的好同志,比如蔡京之流,慢慢地就将赵佶带下了水。

徽宗不理朝政,政务都交给以蔡京为首的六贼。蔡京以恢复新法为名大兴党禁,排斥异己,正直的大臣因此全被排斥出政治中心。
徽宗本人好大喜功,当他看到辽国被金国进攻后,像想借金人之手灭掉让北宋一直蒙耻的辽国,便派遣使节到金国,双方商议两国共同攻辽。灭辽后,燕云之地归宋,过去宋朝给辽国的岁币改缴金国。这种想法看似不错,但结果却大出宋皇之料——宋朝的军队并没有完成预期任务,大败而归。辽人势力是被削弱了,但兵强马壮的金人却又趁机掠去燕京的人口,并克扣营、平、滦三州。宣和七年,尝到甜头的金人又兵分两路南下攻宋。这下,赵佶悲催了,吓得立刻传位其子赵恒,是为钦宗。
赵恒也很不男人,患得患失。后来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启用李纲来保卫东京。由于第一次金国围困汴京兵力不足,加上宋朝各地勤王军队的到来,北宋和金国达成合约后,金军退去。
金军北退后,宋钦宗听信谗言,将功臣李纲罢免,勤王军队遣散,开始了歌舞升平的腐化生活。事实上,金军并非真的撤军,等汴京的防守变弱后,又兵分两路杀了个回马枪。昏昏聩的宋皇竟让一个“神棍”指挥守城,结果致使都城汴京(今河南开封)被攻破。靖康二年二月六日,徽、钦二帝被金太宗所废,贬为庶人,史称“靖康之难”。北宋的两位领导人被虏到北方后,金人还不放过他们,而是从精神上再给他们套上一层枷锁,给两位原北宋最高统治者封侯——徽宗被封为昏德公,钦宗被封为重昏候。看看这名号,这样的侯爷,该多“荣光”啊。最后两人客死异乡五国城。更令赵室皇族难堪的是,被迫北迁的皇室,遭受了非人的蹂躏。公主贵妇不是病死途中,就是在金国为奴为娼,而皇室男子除了宋徽宗父子外,其他人不是成为刀下之鬼,就是病死冻死,活着到达北国的,又沦为奴隶,最后慢慢折磨而死。有时,历史是何其相似。105年后的金国都城南京(今河南开封),又发生了同样的惨剧。公元1233年,御驾亲征的金哀宗逃到归德(今河南商丘),京城却遭到一个小人的祸害。这个人名叫崔立。

崔立年少时贫穷,曾经替寺庙僧人背负钹和鼓。金宣宗兴定四年(1220),崔立趁着兵乱,以游民身份投靠九公之一的上党公完颜开,因功历任都统、提控,遥领太原知府。
天兴元年(1232)正月,三峰山之战,金军大败于蒙古军。三月,蒙古军围南京(今河南开封),崔立任安平都尉。十二月,金哀宗完颜守绪逃往归德府(今河南商丘),参知政事完颜奴申、枢密副使完颜习捏阿卜留守南京,崔立为京城西面元帅。
为了个人野心,他联合一帮不法分子杀死宰相,逼两宫太后立梁王完颜承恪为监国,自称太师,军马都元帅,尚书令,郑王。崔立的理想是投降蒙古人后,能像一百多年前的刘豫一样成为蒙古的傀儡皇帝。
当蒙古大军的统帅速不台到了开封城西南青城时,崔立穿着帝王的衣服,带着仪仗卫队,拜见速不台,像侍奉父亲一样侍奉他。回到开封,崔立烧掉城防。大火燃起,速不台才相信他是来投降的。同时,崔立又入皇宫私取珍宝无数,运载填充于他自己在京城的大宅子里。崔立假托军令带走随军官吏的家属,聚集在尚书省中,每个人都亲自查看,每天奸淫几个人好像还不满足。他又禁止城中的嫁娶之事,曾经因为一个女人杀了几个人。他又指使兵人,在城中帮助蒙古兵搜掠金银,拷打折磨官员百姓,百毒备至,使城中 百姓生不如死。
不久,崔立将梁王及宗室近亲安置到宫中,用心腹之人看守他们,限制他们的进出。他又把荆王府作为自己的私人府邸,取出所藏珍宝把玩它们。天兴二年(1233)四月十八,崔立将两宫、梁王、荆王完颜守纯及宗室安置到青城,四月十九作为礼物送给蒙古人。这一天,一共有宫车三十七辆,太后在前,中宫其次,妃嫔随后。宫室宗亲一共五百余人,带着三教、医流、工匠、绣女一起到北方。这些人的最终目的地是蒙古都城和林(今蒙古哈尔和林)。但是,并非所有的人都能有命活着到达和林。一行人刚刚出城不久,蒙古攻汴的主帅速不台就已经高高踞坐于汴京城外五里的青城高台之上,命人从车辆中一一认真 甄别出梁王完颜从恪、荆王完颜守纯等所有金朝宗室皇族男子,点数验身后,大金王朝的男性金枝玉叶们,均被像宰杀鸡鸭一样在路边全部集体屠杀,一个不剩。

金皇室的女人则被作为奖赏,数人围抓一个,剥光脱净,在光天化日之下开始了骇人的轮奸……暴行一直持续到转天早晨。
有幸捱过残虐轮奸留下条性命的金朝皇室妇女和绣女们,才被押送上路送往和林,“在道艰楚万状,尤甚于(宋朝)徽(宗)、钦(宗)之时。”
从公元1128年到公元1133年,时光流逝了105年,仅仅一个世纪多一点,在同样的地点,竟然又上演了同样悲惨的一幕。只不过,一百年前的悲剧主角是北宋皇族,而现在的悲剧主角正是当年胜利者女真皇族的后代。
难道这就叫报应?
做完这一切的崔立,正在做着皇帝梦,没想到,这汉奸也不是好做的,厄运立马就降临到他及家人的身上。
蒙古兵入城时,崔立驻守在城外。蒙古兵才不管你崔立崔卧呢,闯入崔立家中,掠取崔立的妻妾恣意淫乐,他此前搜刮的钱财珠宝也被蒙古人洗劫一空。崔立闻知十分悲伤痛苦,却无可奈何。
正在等着做皇帝梦的崔立,等来的结果,却是身首异处。
原来,崔立的帐下有个叫李崎的都尉,一直受到崔立妹夫折希颜的侮辱,他的老婆因为有几分姿色,也常被崔立调戏,于是,老李便联合了帮平时受尽崔家欺负的战友,把崔立及其亲信都给灭了,然后,把崔立尸体系在马尾上,大声说:”崔立残杀掠夺,淫乱残暴,大逆不道,古今都没有,应该杀他吗?”人们一齐回应:”一寸一寸地斩杀他都不够。”于是将崔立首级悬于木上,籍抄崔立家。
崔立被杀,是件大快人心之事,汴京军民“争剖其心生啖之”。
看来,做汉奸真的是没啥好下场的。
这才是报应!

发布者:,本文摘自网络,如涉及版权请告知,我们对文中观点保持中立、交流之目的。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