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大杂烩

为什么人们会骂人“兔崽子”而不是“猪崽子”

为何中国人喜欢把人骂成一个人畜无害的可爱动物,其中缘由颇为曲折,可以算是古人词义演变史上的“一盘大棋”。
兔崽子”,字面意思是“幼小的兔子”。无论是在《汉语大词典》还是《现代汉语词典》里,对该词条的解释除了幼兔,都强调还有“骂人的话”、“詈语”的含义,至于为何算詈语,却又语焉不详。不过,熟悉旧小说的人对以下内容一定不陌生:那阮招儿只把云情雨意撩拨他,高封就与他淫戏撒闷(《荡寇志》第八十五回)。真祥麟道:“还有阮其祥的儿子阮招儿,是高封的兔子,小将已活捉在此···”(《荡寇志》第八十六回)。薛蟠兴头了,便搂着一个娈童吃酒,···因骂道:“你们这起兔子,就是这样专洑上水。天天在一处,谁的恩你们不沾···”(《红楼梦》七十五回)我常常劝他道:“婊子无情,兔子无义,你的钱也干了,他的情也断了。”(《品花宝鉴》第五十回)

小说中反映的情形表明,至少在清代,“兔子”一词已被专门用来指代“男妓”,更准确的说,是“被当作女性玩弄的男子”了。至于“崽子”,在明清文人笔记中“娈童崽子”并称的情况也已屡见不鲜。骂人“兔崽子”,等于问候对方是“未成年男妓”,在当时还是很重的羞辱,正如《二十年目睹之怪现状》第八十三回里所言:“你便老贱不拣人家,我的女儿虽是生得十分丑陋, 也不至于给兔崽子做老婆!更不至于去填那臭鸦头的房!”
可爱的兔子如何才能与“女装男孩”和鸡奸扯上关系?一种常见说法认为,兔子在发情期据说会互相舔舐生殖器,与男同性恋间的性行为颇有相似之处。这种说法可谓既不懂男同,也不了解“兔子”一词的演变过程——它其实最早是淫妇娼妓的喻称。在中国古人眼里,兔子有一些不太讨喜的特征,比如晋代就已流传着“望月而孕”的说法,认为兔子没有雄性,雌性是靠仰望明月来感孕产子的,其源头可能与人们较难分辨这种动物的性别有关。

到了元代,“兔”顺利成章被用来喻指不夫而孕的女子。元末明初陶宗仪的《辍耕录·废家子孙诗》里,有“宅眷皆为撑目兔,舍人总作缩头龟”的诗句,意思大致是:废柴家的子孙,女眷是淫妇,男人是乌龟。妓女属于典型“不夫而孕”的淫乱女性,因此从明代开始,娼妓被为“兔儿”,也就不奇怪了。
至于“兔”的词义在明清之际为何会发生转移,最后完全变成男妓的代称,或许与清代的严厉禁妓政策有关(详见大象公会往期文章《为什么京剧爱用男旦》)。禁妓迫使士大夫努力寻找安全的替代消遣,男旦也就一度“全面替代妓女”。“兔子”可能正是因此逐渐被嫁接到这些新一代的“女装美人”身上。

在清代袁枚的《子不语·兔儿神》中,一位痴情的龙阳,在枉死之后,竟被封为“专司人间男悦男之事”的“兔儿神”,赋予“兔子”以新的内涵。图为台湾电视剧《兔儿神弄姻缘》中的兔儿神形象,以“拆散”异性恋为乐,时常一副“我兔腹黑”的神情。随着时间的推移,骂人的脏话总会逐渐失去原有的威力,其含义也从具体的指称,转向发泄情绪(详见大象公会往期文章《脏话的脱敏:TMD赶紧点开看》)。到了近现代,“兔崽子”变成寻常詈语,原先的羞辱意味已经很淡了。尤其在步入 21世纪后,随着有中国特色二次元文化的兴起,“兔子”一词更是变成了正能量的化身,颇受广大中小学生热爱。

发布者:,本文摘自网络,如涉及版权请告知,我们对文中观点保持中立、交流之目的。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