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大杂烩

谁说武大郎没出息?人家为潘金莲买了别墅

我们的小潘潘好惨的,她的整个少女时代就没有安生过,忽喜忽悲,不是苦尽甘来就是苦来甘去,前几个月生活在天堂后几个月又行走在地狱。就这样,潘金莲闪婚嫁给了武大,实际上也就是在张家大院里从后院挪到了前院,后门还是在张家大院里。
小潘在嫁给武大的当晚长舒一口气,终于不再每天跳江南style了,小潘那段时间只要看到天上有麻雀飞过都浑身打颤直想吐,恨死鸟叔了。
有时,武大炊饼生意好,半路回来补货的时候会撞见老杨过和小龙女正在专注修炼玉女心经,但是,这一点上,他就没有那臭道士尹志平的猥琐,怀着解放全人类的高尚情操,怀着吃水不忘挖井人的感激之心,我们的武大郎同志绝对不会打搅那一对正在自家床铺上舍生忘死闹革命的战士,武大同志目不斜视,进屋只是取了炊饼,就又挑着担,继续他伟大的炊饼零售事业去了。

他却不知,他老婆在他转身出门的时候,在被窝里也狠狠掐了张大爷一把:“天下的男人都死光了不成?为什么要把我嫁给这龌龊!不但生得丑,每日除了喝酒,一上床,还当不到曼秀伦敦润唇膏!我命怎么这么苦!”
时间不但是一把杀猪刀,也是一把剔骨钢刀,“二八佳人体似酥,腰间仗剑斩愚夫。”
某年某月的某一天,清河县排名前三的富人,张大户张大爷,卒。
张大娘这回根本不需要看医院下达的死亡报告书,喝来几个下人一问,就昂的私单了。于是,立即斩妖除魔,当天就喊两个牛鬼蛇神滚蛋。

武大和小潘手里反正有张大爷平日给的买床钱,只差趾高气扬掀桌而去了,两人收拾行囊,穿过一条街,又回到了武大当初逃难到清河县租住的紫石街。只是此时已非往时,武大和潘六两口子手里有钱,暂租的都是西王亲家拿出来出租的精装修套房,一室一厅。
当生活归于平静,按理如果就此男主外女主内的酱紫活下去,我大宋末期的历史上就多了一对泯于众的平凡夫妻,大不了男人丑点不中用点,女的漂亮点风骚点,如果,如果有如果的话,还是可以一起慢慢变老的,直到老到哪儿也去不了,只好彼此是彼此手心里的宝。

不久,武大出门的时候,就察觉到了街坊邻居的窃窃私语和打脸色,有回家批评自己的婆娘的脚不好看说潘六的一双小脚超好看的,有骂自己的老公整天借口学习炊饼揉面技术去找潘小娘子当面指教的,更有对武大羡慕嫉妒恨的年轻男子当着武大的面说怪话:“一块鲜肉,尼玛偏偏落在狗嘴里!”还有些更伤心的话,之酸爽。
武大自从有钱后,也学会任性了,就想又搬家,反正有钱,只要不满意,咱就搬。就和潘六商量下一个地方住哪里。潘六确实比武大高瞻远瞩:“窝囊废,别个一骂我们,我们就搬走,好没有脾气?!租别人的房子,自然会被别人看不起,自然被人唧唧歪歪,不如凑点钱,看个适合的房子买下来,有房的人气势都更足!哪个还敢多话?!”

唉,原来房子不但是我们这代人的痛,也是我大宋子民心中衡量幸福和自尊的指数啊。
从买房上看,潘六是提得起放得下的一个人物,她把自己这几年在王校长张大户那里积攒下来的金银首饰拿去卖了,夫妻两齐心合力凑了十多两银子,在清河县最旺地段县大门口买下了一楼一底,楼上两间楼下两间,前后还带两个小院落,若放现在,这地段,这面积,啧啧,很不错哦。

买了房,潘六暂时也心稳了,终于人生中有一种安定的感觉了,武大每天照旧去卖他的万年牌炊饼,潘六针线活不错,做完家务也就做些女工,逢场天还可以拿出来摆放在门口卖点粉饼钱。
“多么幸福平静的生活呀。”武大常常这样感叹,好事成双,这日,又在街上意外看到了亲弟弟武松,居然还就是一府两县闻名的打虎英雄,新上任的县刑警支队副队长。
“人生如此,夫复何求?!”此时此刻无欲无求的武大郎或许不知道,就是这套大宋朝二环内的二层别墅小楼,要了他的命,因为日后小潘潘就是站在这个二层楼上,远远地把媚眼抛向了西门庆。

发布者:,本文摘自网络,如涉及版权请告知,我们对文中观点保持中立、交流之目的。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