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大杂烩

她活了84岁当过皇后皇太后 还当过四次太皇太后

给五位皇帝当过皇太后,这在中国历史乃至整个人类历史上,都是一个绝无仅有的奇迹。对于创造这一吉尼斯世界记录的王政君来说,她的身上融入着太多的机缘巧合。其一,汉元帝去世较早;其二,继任皇帝们皆短命;其三,有强大的家族势力支持她;其四,她自己长寿。因为四者兼备,所以才铸就了这位西汉传奇女性荣耀而又悲愤的一生。

说她荣耀,是因为她不仅给汉元帝当过皇后,给儿子汉成帝当过皇太后,而且还给后来继任的汉哀帝刘欣、汉平帝刘衎、孺子刘婴以及王莽当过太皇太后。这一连串的头衔,估计武则天、慈禧这类女强人也会眼红。说她悲愤,是因为她作为汉朝太后却保不住刘氏江山,眼睁睁地看着侄子王莽篡汉自立。这种原本可以避免的亡国悲剧,既让她悔恨终生,也让历代史学家们叹息不已。
王政君(公元前71年─公元13年),魏郡元城(今河北大名东)人。《汉书》上记载她母亲怀她时,曾梦见“月入其怀”;算命先生曾说她“吉相,命当大贵”;扬雄在为她作诔文时,也有“太阴之精,沙麓之灵”的赞誉。虽然这些说法包含了过多的虚构和夸张成分,但她能从一个小宦之女登上母仪天下的皇后宝座,足见幸运之神对她的强烈青睐。

作为一个历经七朝的资深女人,作为一个耳闻目睹宫廷权力之争的汉朝太后,王政君一直活得很矛盾,一直为情所困。当然,这种情,绝非花前月下的儿女之情,而是她看护刘氏子息的祖孙之情,和提携王莽集团的姑侄之情。作为汉朝的皇太后,她有责任让汉朝红旗不倒,让刘姓江山永不褪色;而作为王家的首脑人物,她也希望王氏家族能够迅速崛起,在台前幕后一如既往地支持她。

正是在这种矛盾心理的驱使下,“性软弱,无主见”的王政君大胆启用了以“谦恭”扬名的王莽。权力,对于一个男人来说,有着超乎想像的亲和力和诱惑力,更何况野心极度膨胀、对皇位觊觎已久的王莽。王莽要官,她封官;王莽要权,她放权。凭借高超的表演和绝伦的矫情,王莽从小到大,从大到强,从大司马成为安汉公,从宰衡成为摄皇帝,最后发展到他自己要做皇帝。王政君轻信王莽,养虎为患,最终吞下了自己一手酿成的亡汉苦果。

大势已去、风烛残年的王政君,不得不面对冷酷的现实。她虽然接受了“新室文母太皇太后”的尊号,但由此却陷入了深深的愤慨、悔恨和自责中。王莽索要传国玉玺时,她可以歇斯底里的骂人,但最后还是乖乖地交出;王莽下令改穿新莽服饰时,她可以抗旨继续穿汉朝的旧服饰,但还是需要王莽的银子支撑余生。这种苍白无力的怒骂和微不足道的抗争,对于王莽来说已无关痛痒,无伤大局,皇位已经坐稳,江山已经改姓,由她老人家去闹腾吧。

始建国五年(13年)二月,84岁高龄的王政君带着无尽的悲愤、哀怨和悔恨离开人世,同时带走的还有她当年临朝称制、俯视四海的巾帼气概,一任皇后、一任皇太后、四任太皇太后的无上荣耀,以及那首她亲自作词作曲、由王莽登台演唱的西汉王朝挽歌。王政君死后被安葬在汉元帝渭陵旁侧,不过,这两座陵冢之间,被王莽刻意挖了一条深沟长壑。生前愧对刘汉祖先,死后又与丈夫地下隔绝,这对于一直把自己当作汉朝皇后、皇太后、太皇太后的王政君来说,无疑是她一生中最凄惨的悲歌。

发布者:,本文摘自网络,如涉及版权请告知,我们对文中观点保持中立、交流之目的。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