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大杂烩

帝尧谏鼓谤木-揭器求言

在位,虚己受言。常恐政事有差谬,人不敢当面直言,特设一面鼓在门外,但有直言敢谏者,着他击鼓求见。欲天下之人,皆得以尽其言也。又恐自己有过失,人在背后讥议,己不得闻,特设一木片在门外,使人将过失书写在木片上,欲天下之人,皆得以攻其过也。

夫圣如帝尧,所行皆尽善尽美,宜无谏可谤者,而犹惓惓以求言闻过为务,故下情无所壅而君德日以光。然欲法尧为治,亦不必置鼓立木,徒仿其迹,但能容受直言,不加谴责,言之当理者,事加奖赏以劝励之,则善言日闻而太平可致矣。

大禹既居帝位,恐自家于道有未明,义有未熟,或事务有不停当处,或有可忧而不知,或狱讼之未断,四方远近之人,无由得尽其言。于是将钟鼓磐铎鼗五样乐器挂在外面。告谕臣民:“有来告寡人以道者,则击鼓;谕以义者,则撞钟;告以事者,则振铎;语以忧者,则敲磐;有狱讼者,则摇鼗。”禹在里面听见有哪一件声响,便知是哪一项人到,就令他进见尽言。

夫禹是大圣,聪明固然过人,而又能如此虚耳倾听,则天下事物岂有一件不知,四方民情岂有一毫壅蔽?此禹之所以为大,而有夏之业所由以兴也。

发布者:saigege,本文摘自网络,如涉及版权请告知,我们对文中观点保持中立、交流之目的。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