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大杂烩

武松其实是喜欢潘金莲的 只是怕绿了哥哥?

武松是以打虎英雄的身份出现的,属于人见人爱、树见花开的红颜杀手型男人。武松的出现,给潘金莲窒息的生活注射了一支高剂量的吗啡。

这天她精心烧了一桌好菜,烫了一壶好酒,这大冬天还特意穿了撩人心魄的低胸装,并营造了一个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容易滋生犯罪的环境。刚喝了两杯,她就按捺不住地对武松动手动脚。她又喝了半杯酒,把剩下的半杯递到武松面前说:“你若有心,吃我这半盏儿残酒。”结果武松该下手时没下手,反把这婆娘好一顿臭骂——武松是个还未脱盲的老处男,哪里见过这等直奔主题的示爱?别说这等风情,武松连女人的手都没拉过呢。
每次读到此处,不但替潘金莲叫苦,更替那一桌子好菜叫屈:潘金莲做菜的时候估计兴奋得脸都红了,可是辛辛苦苦做的菜却浪费了。

(唉!做一桌好菜,要费不少心思呢。女人天天在家操持家务,伺候男人吃穿住行,是很不容易的。多说一句,人类文明之所以得以延续,是因为女人用自己伟大的痛苦保证了人类的繁衍!)

金莲有色心,更有色胆,可惜她不懂风情,翻译一下就是“胸大无脑”。潘金莲这次的表现只能叫人摇头。如果时光可以倒流,潘金莲可以试试迂回战术,和武松扯扯淡聊聊天,先叙叙旧说武大如何如何思念武松,再用无限崇敬之表情让武松回放一遍打虎的经过,最后再与武松“较量一些枪法”——武松喜欢武术,潘金莲如果聪明一点就应该跟他讨论一下武术,或者表明自己想减肥,“想跟叔叔学几招。叔叔如若不教奴家,奴家就去报个瑜伽培训班。”这样武松考虑到嫂嫂的个人爱好、并能弘扬国粹、以及价值一货车炊饼的学费,就会很热忱地答应和嫂嫂日夜研习武艺。比如有一次潘金莲学“金鸡独立”,却“很及时”地扭了脚,就在倒地的瞬间,被叔叔“很及时”地抱住。

叔叔去捏她的小脚看看扭伤没有,金莲就可以咯咯地笑:“叔叔休要啰嗦!你有心,奴家有意。”——这效果就会大不一样。

可惜一切都是如果,再说武松是一个受过“明事理,识大体”(宋江语)等正统思想熏陶的好汉,他心中用人伦纲常筑起的马其诺防线可不是豆腐渣工程。就这样,潘金莲没有把武松发展成情人,却成了仇人。从此,她就像一个过了河的卒子,游戏规则没有给她悔棋的余地,她一步步被那两个腌臜撮鸟推向深渊,最终魂断紫石街。

发布者:,本文摘自网络,如涉及版权请告知,我们对文中观点保持中立、交流之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