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大杂烩

为了取得匈奴的情报 卫青使出了蹄铁计

一:卫将军定襄出塞
公元前119年春,卫青和霍去病奉了汉武帝刘彻之命,各统帅着十万汉军,霍去病从代郡出塞,卫青从定襄出塞。两路人马齐头并进,剑指大漠,直向塞外的匈奴掩杀了过去。
霍去病少年气胜,他早就得到探报,说匈奴单于伊稚斜就在700里外的狼山祭祖呢。等他带兵扑到狼山的脚下,才发现大错特错了,匈奴单于伊稚斜并没有到狼山祭祖,来的是匈奴的小王格伯顿,匈奴单于的主力人马14万,竟都屯在了黄云沙城,正虎视眈眈地等着卫青的远征之师呢。

两军相隔千里,就是霍去病想给舅舅卫青去通风报信,恐怕都已经来不及了。卫青率领着自己的十万大军,在没有人烟的荒漠上,一连走了半个多月,终于来到了满目疮痍的戈壁滩上,战马的蹄铁踩在满地的乱石上,火星四冒,声音刺耳。卫青掀开车帘子,对向导官匈奴人多吉道:“这是什么所在?”
多吉跳上马背,手搭凉棚,眯着眼睛看了一会,说道:“回卫帅,再有一百里,就是匈奴国的黄云沙城了!”
卫青点了点头,又前进了50里,然后找了个有水源的地方,命人扎营。前锋将军邵临风正盘算着怎么赶到黄云沙城杀敌呢,听到扎营的命令,骑着自己的白蹄乌一阵风似的跑了过来,急问情况,卫青笑道:“邵将军赶快扎营吧,我们千里奔袭黄云沙城,匈奴人恐怕早就拟好了攻打我们的计划。两军一开战,你就是想休息,恐怕都没时间了!”

邵临风早点了点头,转回前营,戈壁滩上没有安营扎寨所用的树木,他就指挥士兵,将几千辆包着铁甲的武钢车当寨墙,将汉军大营严严实实地围了起来。
等大营扎好,都已经是掌灯的时候了。卫青传令,将细作营的管营范岳叫了过来,这个范岳细眉细眼,身体高瘦,他跟着卫青已经有好几年了,他虽然性格低调,可是总能率领手下,把匈奴军队的动向摸得清清楚楚的,卫青嘱咐了范岳一番,范岳领命回营,派出了十几路探马,深入匈奴占领的草原地带,收集匈奴大军的情报去了。

卫青这一路人马经过千里急行,非常的辛苦,士兵们脑袋一挨枕头,就鼾声四起了。卫青把一张黄云沙城的地图挂在大帐中,他高举着蜡烛,望着地图上黄云沙城也是紧皱眉头——匈奴人地处沙漠,没有巨大的石料,他们竟想出白灰加糯米汁混合沙子的办法,垒沙为墙,面对这座高有5丈的大城。汉军远道而来,没有攻城的重型云梯,想要有所突破,除非有什么制敌的奇计,怎么制服凶悍狡猾的匈奴人,灯下的卫青也不由得深深地皱起了眉头。
眼看到了半夜,外面呼呼的起风了,卫青正要熄灯睡觉,忽听外面一阵大乱,报警的铜锣声敲得“当当”的震天响,匈奴的人马竟劫营来了。卫青一听邵临风的禀报,急忙传令,敌情不明,乱箭齐发,不许任何人擅自出营迎敌。
汉军的箭如飞蝗,不一会,就把匈奴兵射退了,可是没等汉营兵将们休息,匈奴兵又开始扰营,就这样接连闹腾了不少天,汉营上下都已经是人困马乏了。

二:邵临风为国捐躯
范岳派出的10几路细作,只回来了两路,剩下的竟都被匈奴人的游骑杀死了。
这两路回来的人马带回来的消息非常令人沮丧,匈奴人最精良的兵马现在都驻扎在黄云沙城里,不仅兵精粮足,从人数上已经远远地超过了汉军。因为匈奴单于加强了戒备,严查在沙城出入的人员。缺乏匈奴军队的最新情报,卫青作为三军主帅,也没法制定下一步的行动计划啊。卫青只好把邵临风找进了中军帐,叫他化装成一个卖盐巴的胡商模样,以做买卖为名,混进黄云沙城,然后把匈奴军队的情报带出来。

邵临风乔装完毕,把自己的战马白蹄乌伪装成驼盐巴的普通牲口,然后领着四五个扮成盐商的心腹亲兵,直奔黄云沙城。由于黄云沙城地处大漠深处,很多日用的必须品都得靠游商来调剂,所以不管是汉军还是匈奴的军队,对游商都是持欢迎态度的。
邵临风走后,卫青就掐着手指头盘算着天数,一连过了3天,邵临风也没有回来,难道是邵临风出什么事了吗?卫青也有点慌神了,他正要派人去打探邵临风的消息,范岳却一脸慌张地跑了进来,原来邵临风已经被白蹄乌驮回来了。卫青一听,急忙从大帐冲了出来,只见那匹白蹄乌的身上被插上了十几枝狼牙大箭,箭头还在不停地往下滴血,邵临风被匈奴用绳索绑在马鞍上,早已经气绝多时了。
邵临风在黄云沙城刺探情报时,被匈奴兵发觉,激战中受伤被俘,匈奴单于伊稚斜劝降不成,一刀将邵临风刺死,然后在白蹄乌身上插上利箭后,又叫白蹄乌把它主人的尸体给驮了回来。白蹄乌把主人的尸体驮回汉军大营后“扑通”一声,倒在了地上,马血流尽,也绝气身亡了。

卫青抱着邵临风的尸体放声痛苦,指天誓日,一定要报仇雪恨。他命人把邵临风的头盔放到了帅案上,又将白蹄乌的四个马蹄铁都取下,缝到了帅帐的两边门口,他要用邵临风的遗物,提醒满营的将士,时刻不要忘记消灭残暴的匈奴人!
卫青把邵临风的遗体掩埋后,连夜召集众将,商议对策,准备和黄云沙城的匈奴兵决一死战。

匈奴单于伊稚斜看着藏匿在汉营中的卧底报来的消息,不由得呵呵大笑,汉军远路而来,怎知大沙漠的险恶,今天下午,天上已经起了龙挂云,晚上一定会起大风暴,风暴一起,天昏地暗,被他骚扰多日的汉军一定是人困马乏,他就要借助这场大风暴,一举端掉汉营啊。
果然,到了晚上,天空上黄云四布,呼呼的大风夹着沙粒,漫天飞舞,六尺之外,根本难辨人影。伊稚斜留下四万人马固守黄云沙城,剩下兵分3路,左路军如猛哥率领,他率领右路军,匈奴兵都戴着防沙面罩,一手弯刀,一手抱着柴草,看来伊稚斜要借助这风暴之力,要给汉军来个火烧连营了。
另一路人马如哈托黑率领,直接抄了汉军的后路。伊稚斜算定,汉军大营起火后,卫青一定仓皇后退,哈托黑把4万匈奴重兵埋伏在阑干河的河滩上,正虎视眈眈地挣开了口袋,等着卫青来钻呢。

三:大汉军借计取城
风暴越来越大,匈奴兵一个个低头猫腰,脸上戴着防沙子的面罩,抵达汉营的时候,估计都已经是后半夜了,伊稚斜一见汉营中的帐篷被风暴吹得摇摇欲飞,隔着当成寨墙的武钢车,他弯刀一竖,代替军令,匈奴兵齐声怪叫,从腰里抽出不怕狂风的硫磺火桶来,将手中的柴火点燃,隔空丢进了汉军的大营。
那密集的柴草捆,就好像一个个翻滚的火球,借着风势,直飞落到汉军的大营中,汉军大营中一时间烈焰滚滚,哭爹喊娘声四起,伊稚斜一声怪嚎,弯刀一挥,两路人马杀进了火光冲天的汉营。

汉军一见匈奴兵杀了进来,急忙把堵着后营门的武钢车移开,向着阑干河的方向撤了下去。伊稚斜领兵紧追,汉军真要一头扎进了哈托黑的口袋,伊稚斜再一扎口袋嘴,等着卫青的只能是全军覆没的命运了。
狂风四起,伊稚斜顶着扑面的风沙追了一会,忽然前面的利箭就像冰雹一样飞了过来,他急忙命令手下开弓放箭,把汉军的弓箭手射退,然后带马领兵掩杀了过去。与对面扑过来的汉军一交手,伊稚斜也不由得大吃一惊,令他没想到的是兵败的汉军竟还有这么强的战斗力。

可是他越打越不对劲,怎么反冲过来的汉军喊叫的都是匈奴语啊,伊稚斜一手挡着风沙,一手挥动弯刀,直像一个黑铁塔般的大汉冲了过去,朦胧中,他终于认出,这个挥刀杀人的大汉就是哈托黑啊!哈托黑在阑干河谷上埋伏,怎么可能在半路上出现了呢。
伊稚斜“哇哇”的一阵大叫,哈托黑也认出了单于伊稚斜。原来哈托黑是埋伏在了阑干河滩之上,可是埋伏到半夜,昏天暗地的风沙之中,却杀上来一股汉军,两军一接触,汉军转身便撤,哈托黑领人急追,这就遇到了想扎口袋嘴的大单于伊稚斜了。汉军早就在两只匈奴军队的夹缝中逃离战场了,反而叫他们匈奴人狗咬狗地大打了一场!

一场殊死拼杀,匈奴兵将尸横遍野,天色见亮,大风暴终于停了下来。三只匈奴的人马打扫了一下战场,兵和一处,往50里外的黄云沙城退了过去,等伊稚斜回到黄云沙城的城门口,还没等叫关开城,就听一阵弓弦暴响,狼牙箭就跟疾风骤雨似的射了下来。
城门上竖起的竟是汉军的大旗,卫青站在旗下呵呵大笑道:“伊稚斜,你火烧了我的汉营,我占了你的沙城,大家也算扯平了!”
伊稚斜一见自己的老巢竟被卫青占了,气得野兽般“嗷嗷”怪叫,挥刀命令手下猛攻黄云沙城,可是那5丈高的沙城直入云天,眼看着爬城的匈奴兵一排排地倒下,哈托黑急得头上的青筋直跳,叫道:“大单于,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我们撤吧!”

四:称绝世蹄铁妙计
现在只剩下不到6万的残兵败将了,他还没等发出撤兵的命令,就听黄云沙城的城门大开,汉军潮水般的涌了出来,高声齐叫:“不能放匈奴单于跑了,杀呀!”昨天晚上负责诱敌的两万汉军在伊稚斜背后杀了出来,两方面一夹击,匈奴人马真的顶不住了,哈托黑战死,猛哥被卫青生擒活捉,伊稚斜带领着5万匈奴人马逃进了荒无人烟的戈壁沙漠。
猛哥被绑到了中军大帐中,他声嘶力竭地怪叫道:“卫青,你施用阴谋诡计,本将军就是不服!”

卫青冷笑道:“你和匈奴单于火烧我汉军大营,哈托黑那斯又布成口袋阵在阑干河谷等着本帅去钻,难道这不是阴谋诡计吗?”
伊稚斜气得呼呼直喘粗气,过了一会,他咬牙切齿地叫道:“卫青,本将军就是想不明白,你是怎么得到我们要偷袭汉营情报的?”
卫青冷笑一声,说道:“叫你死个明白!”讲完,他领着双手被绑的猛哥来到了门外,门外的台阶上,放着从白蹄乌马蹄上卸下的4个马蹄铁,难道伊稚斜偷袭汉营的情报竟是被马蹄铁传过来的不成?
猛哥看了半天,也没有看出端倪,卫青指着前蹄的两只蹄铁说道:“那两只蹄铁上各有3个马钉眼,说明你们要偷袭汉军大营的左路和右路军各有3万人……!”

猛哥看着后蹄上的一个蹄铁说道:“我明白了,这个蹄铁上是4个钉子眼,是说抄后路的是4万人。”可是最后剩下的那块蹄铁却非常奇怪,竟被挂蹄铁的人将其倒过来用了,本该挨蹄掌的那面给反着冲地了。这究竟代表着什么意思呢?
蒙哥被绑到了柴房的柱子上,时间已是后半夜了,他刚迷糊着,就听到外面“咔咔咔”的几声刀响,那四个把守柴房的汉军竟被人杀死了,提刀冲进来的正是——范岳。
范岳就是伊稚斜派到汉营卧底的细作头目啊。匈奴人称马蹄铁为钥铁,翻过来用,不就是说卧底的奸细叫范岳(翻钥)吗!卫青聪明过人,时间一长,一定能悟到他范岳就是奸细的,范岳身份眼看着就要暴露了,他情急之下,便杀了守门的汉军,拿出了一套汉军的衣服给猛哥换上,然后拿着偷来的金皮大令,两个人混出了黄云沙城,等他们找到溃逃的伊稚斜的军队时,都已经是3天后的事了。

伊稚斜听猛哥一说致使匈奴大军失败的汉军奸细——竟隐藏在打制兵器军具的铁匠营中,他急忙传令命人把铁匠营的管营莫刺押了过来,莫刺一听自己的铁匠营出了奸细,急得大叫道:“大单于王,请您给我三天时间,我一定把奸细给您查出来!”
莫刺领人查了好几天,查到最后,也没弄明白是谁最后接近过给那匹白蹄乌,更别说找到是谁偷着给白蹄乌挂的马蹄铁了。莫刺没办法,为了保命,他胡乱抓了十多名嫌疑犯交了上去。伊稚斜亲审这十几名嫌疑犯,没用半天,这十几名嫌疑犯都被酷刑折磨致死……伊稚斜没有找到真正的奸细,气呼呼地来到了铁匠营,一刀砍翻了莫刺,然后亲自调查马蹄铁泄密之事。

偌大的铁匠营中一时间冤案不断,血腥四起,一千多名铁匠人人自危,没过3天,这一千多名铁匠都开了小差,伊稚斜一见营再人空,大叫不好,没有了铁匠营,他们的兵器和战马用的玥铁可怎么解决?他急忙命人四处缉拿,虽然抓回了两百多名铁匠。可这两百多名铁匠也不够用啊。兵器倒还可以糊弄着用。最愁人的就是消耗得非常快的马蹄铁啊。
匈奴人和汉军决战的战场都是尖利的戈壁沙石,匈奴兵战马的马蹄铁被钉上后,用不上3天就跑丢了,那5万匈奴军队在与汉军的对决中,立刻吃了大苦头,匈奴人也想给战马挂马蹄铁,可是马蹄铁却无以为继了。匈奴骑兵本来以来去如风见长,马蹄铁断供后,战马都成了瘸腿马,匈奴人灵活机动的优势,逐渐消失殆尽了。

卫青领兵越战越勇,伊稚斜和猛哥连连失利,战到最后,两个人只得领着一万残兵败将退回到了大漠的无人区。
卫青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谁又知道这场胜利是以四只普通的蹄铁换回来的呢!原来那四只蹄铁就是卫青订下的制敌奇计啊。等卫青回到定襄城的时候,范岳正在城里等着他呢。更没有人会想到——范岳假装给匈奴人当卧底,他竟是卫青的心腹。不是范岳送出的假情报,卫青也不能叫两路匈奴军狗咬狗,自己打了起来啊。而卫青则亲率领主力,借机攻陷了黄云沙城,先行取得了绝对的胜势!
抓住猛哥之后,卫青又假意用几个早就做好的马蹄铁把他骗倒……伊稚斜杀人,吓散了匈奴军中打制马蹄铁的铁匠……这就是这场千里远征胜利的全部经过。
漠北再无匈奴王庭!不管邵临风将军还是埋骨边关的汉军将士,他们的血真的没有白流,大汉的黎民百姓一定会牢牢记住他们的!回首西望——漫漫的戈壁荒漠,卫青的眼泪忍不住,泉水一样,流了下来!

发布者:,本文摘自网络,如涉及版权请告知,我们对文中观点保持中立、交流之目的。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