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大杂烩

孤胆英雄班超安抚西域

班超,字仲升,扶风平陵人,班彪的次子。班超自幼志向远大,不拘小节;孝顺父母,为人恭谨,操持家务,不辞辛劳;而且班超能言善辩,涉猎书传。

班超

投笔从戎

东汉明帝永平五年(公元62年),班超的哥哥班固任校书郎,班超与母亲跟随哥哥来到洛阳。因为家境贫寒,班超以抄书谋生。有一次,他放下笔,感叹道:「大丈夫没有别的志向,应当效法傅介子、张骞立功异域,以博取封侯,岂能整天与笔墨纸砚打交道呢?」周围的人听了,都取笑他。班超说:「凡夫俗子怎能理解志士仁人的远大志向呢?」

然后,他去找相术师去相面,相师告诉他:「先生,其他的诸位都是普通百姓,而您日后定当封侯于万里之外。」班超问其原由,相术师告诉他:「你生得燕子般的下巴,老虎般的脖子;燕子要远飞,老虎则食肉,这是万里封侯的面相。」

永平十六年(公元73年),窦固带兵出击匈奴,命班超为代理司马,率领一支部队去攻打伊吾(今新疆哈密市)。

不入虎穴,不得虎子

班超在蒲类海附近打败了匈奴兵,斩首了许多匈奴士兵。窦固很欣赏他的才干,就派遣他与郭恂一起出使西域。班超一行到了鄯善国,鄯善国王广热情接待他们,但是过了几天,国王的态度就变得怠慢。班超对随从说:「你们觉察到鄯善王广对我们变得冷漠了?这是因为匈奴使者到来,他犹豫不决,不知该降服于谁。目光锐利的人能觉察尚未发生的事情,何况他的态度变化如此明显?」

于是,他唤来侍者,便诈问他:「匈奴使者来了数日,现在何处?」侍者因为害怕,就说出了匈奴使者的住处。班超将侍者藏匿起来,召集其他随行的三十六人,一同喝酒。酒醉正酣时,对他们说:「你们诸位与我来到这蛮荒之地,想建功立业,荣归故里。现在匈奴使者来了才几天,鄯善国王广就如此冷遇我们;如果鄯善王把我们缚送给匈奴,我们岂不为匈奴所杀吗?该如何办呢?」

随从说:「我们身处险境,生死听从您的决定!」班超说:「不入虎穴,不得虎子。现在只有乘夜色用火袭击匈奴使者。匈奴人不知我们人数有多少,必定害怕,可一举消灭他们!只有这样,鄯善王广才会归附汉朝,我们就大功告成了。」有人说:「应当和郭恂商量一下。」班超怒呵道:「吉凶在此一举。郭恂是个平庸的文官,听到这事必定害怕,使计划失败。」大家说:「好的,就听你的安排」。

天一黑,班超就带领兵士直奔匈奴使者营地。正巧当晚刮起大风,班超吩咐十个人拿着军鼓隐藏在屋后,约定说:「见到火把,就擂鼓大声呼喊。」其余人都带上刀剑弓弩,埋伏在门的两侧。班超顺风点火,前后擂鼓呼喊,匈奴人一片惊慌。班超亲手击杀三人,官兵斩杀匈奴使者及随从人员三十多人,剩余一百多人都被烧死。次日,才回去告诉郭恂。班超把鄯善王广请来,将匈奴使者的首级交给他,举国震恐。于是,鄯善王让王子作侍子,归附汉朝。

诛巫师降于阗

于阗(今新疆和田)国王广德打败了莎车国,于是称霸于天山以南。匈奴派了使者来监视他。班超西行,首先到达于阗国,广德王态度十分冷淡。于阗王迷信巫术,巫师说:「天神发怒了,你们为何要亲向汉朝?汉使有一匹黑马,赶快要来祭祀天神!」

广德就派人向班超索要那匹马。班超同意献出此马,但要巫师亲自来取。巫师到了,班超立即砍下他的头颅,送给广德,并责备他倾向匈奴。广德知道了班超在鄯善国诛灭匈奴使者的事,大为惶恐,就杀匈奴使者而归降汉朝。

平定疏勒

龟兹(今新疆库车)国王建是在北匈奴扶持下继位的,因此,依仗着北匈奴的势力,占据丝绸北道,攻破疏勒国,杀死疏勒王,另立龟兹人兜题为疏勒王。第二年春天,班超来到疏勒,距离兜题所住的盘橐城还有九十里,就先派遣部下田虑去劝降兜题。班超告诫田虑说:「兜题本非疏勒族人,疏勒国民必定不服从他,他如果不投降,就把他捉来。」

田虑到达后,兜题不愿归降。田虑乘他不备,就上前捉拿了兜题,派人飞马驰报班超。班超来到城中,召集疏勒文武百官,历数龟兹的罪状,废黜兜题,另立国王的侄子忠为王,疏勒人很高兴。忠和部属要求杀掉兜题,班超为了显示汉朝的威信,没有杀掉兜题,而是释放并送走了他。

孤守西域

永平十八年(公元75年),汉明帝去世。焉耆国借汉朝国丧机会,攻陷了西域都护陈睦的驻地。班超孤立无援,而龟兹、姑墨两国屡屡发兵攻打疏勒国。班超固守盘橐城,与疏勒王忠前后呼应,但是兵少势单,苦苦坚守了一年多。

汉章帝登基后,担心班超势孤力单,难以在西域立足,就下诏召回班超。班超奉诏回京,路过疏勒,疏勒举国担忧,都尉黎弇说:「汉使离开我们,我们会再次被龟兹所灭,我实在不忍心看到汉使离去。」于是,就自刎了。

班超路过于阗时,于阗官员痛哭说:「我们依附汉使如同孩子依附父母,你们千万不能离去。」纷纷拦住他的坐骑,使之无法前行。班超看到于阗国民舍不得他离去,就改变主意返回疏勒。于是,班超孤守疏勒,一呆就是五年,抑制了匈奴势力对西域的控制。

内省不疚,何恤人言

建初五年(公元80年),汉章帝命徐干,率领囚徒及其家人约一千人,前去帮助班超,平定了龟兹的叛乱。建初八年(公元83年),又命李邑护送乌孙使者回国。李邑刚行至于阗国,正值龟兹在攻打疏勒国,恐惧不敢前行,因此上书说,西域局势混乱,难以安定,又诽谤班超拥爱妻、抱爱子,享乐西域,无心内顾。

班超知道后,慨叹道:「我没有曾参的贤德,再三遭人诽谤,恐被世人所怀疑了。」于是,让其爱妻回国。章帝知道班超忠诚,痛责李邑:「纵然班超拥爱妻、抱爱子,思念回家的士兵有千余人,为何都能与他同心呢?」命李邑听从班超的节制,诏告班超:「如果李邑能在外工作,便留下他。」

但是,班超派李邑护送乌孙侍子,回到京城。徐干对班超说:「李邑先前诋毁你,想破坏疏通西域的大业,如今你何不借着皇帝的诏书留下他,还派他护送乌孙国侍子回国呢?」班超说:「你说的太浅陋了。我因李邑诋毁过我,就让他回去。内省不疚,何恤人言?一时痛快而留下他,并非忠臣啊。」

坚壁清野降伏月氏

永元二年(公元90年),月氏国派遣其副王谢率领士兵七万,攻打班超。班超的士兵人数很少,大为震惊。班超安慰士兵,说:「月氏兵虽多,但是他们远自数千里之外,翻越葱岭而来,缺乏运输,何足担忧?我们只要坚壁清野,等待他们穷途末路,就会投降,不过数十日就见分晓。」

副王谢攻打班超,久攻不下来,钞掠又无所得。班超估计他们军粮将尽,必向龟兹求救,于是,遣士兵数百人,把守龟兹东界。果然谢遣骑兵带着金银珠宝来贿赂龟兹。班超派去的伏兵把月氏的骑兵全部杀了,持着使臣的首级送给谢。谢大惊,随即派人向班超请罪,请求放他们生还。于是,班超让出道路,让月氏副王谢撤兵回国。自此,月氏国大震,每年向汉朝进贡。于是,西域的局势基本上稳定了。

荣归故里

永元七年(公元95年)汉和帝下诏,称赞班超:「出入西域二十二年,莫不宾从。改立其王,而绥其人。不动中国,不烦戎士,得远夷之和,同异俗之心。」因此,封班超为定远侯,邑千户。

班超在西域整整三十年,年老思念故土。永元十二年(公元100年),上书请求叶落归根,回归故里,得到皇帝的准许。永元十四年(公元102年)八月,班超回到洛阳。班超患有胸胁痛的疾病,病情更加严重。帝派遣御医问疾,赐医药。其年九月班超病逝,年七十一。朝廷愍惜他,派使者吊祭,赠赗甚厚。

宽小过总大纲

起初,班超被征回国,以戊己校尉任尚为都护。任尚向班超请教,说:「君侯在外国三十余年,而我自知任重道远,但自己考虑问题肤浅,请求你教诲,把好的经验传授给我。」

班超说:「我年老失智,任君年轻堪当大位,班超岂能所及哉!必不得已,愿进愚言。塞外吏士,本非孝子顺孙,皆以罪过徙补边屯。而蛮夷时叛时附,难养易败。你性格严厉急躁,水清则无大鱼,察政不得下和。应该平易敬人,简易处事,宽小过,总大纲而已。」

班超离去后,任尚私下对亲人说:「我以为班超当有奇策,今所言平平耳。」任尚到任才几年,西域出现叛乱,因罪被征,正如班超所劝戒的。

发布者:saigege,本文摘自网络,如涉及版权请告知,我们对文中观点保持中立、交流之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