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孔子的仁义与治国

孟子说:「君子与一般人不同的地方在于,他内心所怀的念头不同。君子内心所怀的念头是仁,是礼,所学之道是为了使一切归于天理。」君子能够做到广纳善言,从善如流,以德行感化他人。孟子认为做人首先要「好善」,治国亦是如此,应当广泛听取和采纳别人的意见,择善而从。这里所说的喜欢听取善言,指的是符合天理道义、对于国家和百姓有益的忠言。

鲁国打算让乐正子治理国政,孟子听说这一消息很高兴,他的学生公孙丑问:「乐正子很有经验吗?」孟子说:「不。」公孙丑问:「那您为什么高兴呢?」孟子回答说:「他为人喜欢听取善言且做事尽职尽责。」公孙丑问:「这些就够了吗?」孟子说:「凭这些可以治理天下,更何况鲁国呢?如果喜欢听取善言,就愿意与善人结交,小人就没有市场;如果不喜欢听取善言,那真正的有识之士就会被拒之于千里之外,而那些进谗言的阿谀奉承之徒就会来到,他身边要都是这些小人,要想治理好国家,怎么可能呢?为官就要敢于维护正义和公道。不能尽职,不能尽责,当什么官呢?」阐述了君子在任何时候都要保持正气,识大体、明大义,以从善扬善为己任。

秦国、楚国两国准备战争,宋牼准备到两国劝阻罢兵,遇到了孟子,孟子问道:「您准备怎样去劝说他们呢?」宋牼说:「我将告诉他们,交战是很不利的。」孟子说:「先生的动机是很好的,可是先生的提法却不行。您用利去劝说秦王楚王,秦王楚王因为有利而高兴,于是停止军事行动;军队的官兵也因为有利而高兴,于是乐于罢兵。做臣下的心怀利害关系来事奉君主,做儿子的心怀利害关系来事奉父亲,这就会使君臣之问、父子之间都完全去掉仁义。心怀利害关系来互相对待,这样不使国家灭亡的,是没有的。若是先生以仁义的道理去劝说秦王楚王,秦王楚王是因仁义而停止军事行动;军队的官兵也因仁义而乐于罢兵。做臣下的心怀仁义来事奉君主,做儿子的心怀仁义来事奉父亲,这就会使君臣之间、父子之间都完全去掉利害关系,心怀仁义互相对待,这样还不能够使天下归服的,是没有的。因此只谈仁义就可以了,何必言利呢?」宋牼点头称是。孟子接着说:「使他们真正认识到仁就光荣,不仁就耻辱。处处以仁德为贵。如果只看重名利,这是自己寻求祸害。祸害和幸福都没有不是自己找来的。」

这里孟子劝宋牼不要用「利」去游说秦、楚,而应该用「仁义」去说服两国罢兵。因为基于仁义的和平,使人与人之间都以道德理念相互对待,没有根本的利害冲突,人人忠诚谦让,仁爱正义,天下才能长治久安。

孟子认为君子必须能够只追求符合道义的东西,推崇圣贤道德,仁爱百姓,鄙薄权势利欲,教化君臣、百姓树立道义至上、轻利重义的思想观念,使德入人心。以正派的品格、道德人格感化他人和万物。启迪人心中的善念而使其归于正道,这是劝善的真正意义和价值所在。

发布者:saigege,本文摘自网络,如涉及版权请告知,我们对文中观点保持中立、交流之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