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大杂烩

为大唐盛世而设的舞台——长安

长安,隋朝的都城,大唐盛世的帝都,市容整齐开阔却又不显得呆板疏离,见证着中国改朝换代的无情战争,也伴随着中国最兴盛繁荣的年代兴衰。故事,开始在长安城内的玄武门下掀开帷幕……

李世民

唐高祖武德九年(六二六年),长孙无忌(五九四~六五九年)骑马着急地奔驰在长安的街道上,心里的感觉和九年前初次来到长安一样,觉得长安好大。

长安居,大不易

九年前,长安还是隋朝的都城,那是隋朝大业十三年(六一七年),是隋朝第二个皇帝隋炀帝统治的末期。由于主政者的荒淫无道使天下四分五裂,各地群雄起而逐鹿中原。太原留守李渊和隋炀帝是姨表兄弟(二人的母亲是姐妹),本无心反隋,但面对腹背受敌的情况,也不得不起兵以求自保。当时长孙无忌的妹妹已经嫁给李渊的次子李世民,长孙无忌和妹夫年龄相仿,志同道合,便自然投效麾下,所以当李氏攻入长安,长孙无忌也随之入京。

长孙无忌是洛阳人,长安洛阳并称二京,隋炀帝时将朝廷移至洛阳,大肆兴造宫室,使洛阳显得富丽堂皇。长孙无忌原以为天下都城已无出其右,直到踏入长安,才见识到帝都的恢宏气魄。

当时他们由作为长安的大门、位于南面城墙正中的明德门进入,沿着朱雀大街朝最北端的皇宫前进。朱雀大街长达八公里,宽一百五十米(约等于现代四十五条马路线道宽,比二十世纪的北京里号称百米宽的长安大街还多出三分之一倍),分成三线道,中间是御道,只有皇帝能使用;左右二侧各为上下行,更旁边是开放式的沟渠和成列的街树,然后才是隐约现于里坊墙后的房舍阁院。帝都的市容整齐开阔却又不显得呆板疏离,正是为即将开展的大唐盛世而设的大好舞台。「长安大哉矣!」长孙无忌在心里暗喝。

李世民打下大片江山

九年后,各地割据势力在李世民的东征西讨下,天下早已归李氏所有。但因为外有突厥为患、内有嫡位之争,局势仍未稳定。由于唐朝的江山几乎是李世民打出来的,唐高祖在武德四年册封李世民为「天策上将」,表示皇帝已不敢擅专,唯有由天来策封,以示尊荣。天策上将府可以自置官署,李世民以诚待人,吸引了许多当代的英雄才俊前来依附,文的有房玄龄、杜如晦等,号称十八学士;武的有尉迟敬德、秦叔宝、程咬金等著名勇将。

李世民既聪敏英武、所建功劳又大,天策上将位居百官之首,只在皇帝、皇太子之下,加之府内人才济济,虽然李世民无心争夺龙位,作为太子的李建成却心有疙瘩。他的皇太子地位既不是由于作出什么贡献、也不是因为自己比较聪慧有德,而只是因为侥幸的作为李渊的嫡长子出生而取得的。他无法容忍各方面都比自己杰出太多的二弟,遂联合三弟李元吉排挤李世民,除了时常在唐高祖面前进谗诬陷、还多次设计谋害李世民,幸好每次都化险为夷。

武德九年,突厥来犯,唐高祖原本属意由一向领军的李世民带兵出征,但李建成提议由李元吉代替世民,并调提天策上将府内的精英战将兵士归李元吉指挥。他们的目的是要抽空李世民身边的人,好放手杀害李世民。由于他们的谗言,房玄龄和杜如晦之前已经被唐高祖下令逐出上将府了,这些武将再被调开,李世民的处境越加危险。长孙无忌和尉迟敬德等人多次规劝李世民要及早行动,但他总是念在兄弟之情,迟迟不肯动手。

扭转历史的一刻

六月初一,太白金星白天在天空正南方的午位出现,这是政权即将变更的征兆。李世民得到密报,他的两个亲兄弟将利用出征饯别的时机刺杀自己,然后坑杀他的部属,并逼迫唐高祖禅位,由李建成即帝位,封李元吉为皇太弟。

李世民将这个密报告诉上将府的将士和幕僚,他们一致劝李世民先发制人。李世民让长孙无忌秘密的去召唤被逐的房玄龄和杜如晦前来共商大计。由于事态紧急,长孙无忌急马狂飙,往房玄龄宅第奔去,虽然官员的府邸大多集中在长安城的东北边、靠近皇宫的坡地上,但广阔的市区加上着急的心情,使长孙无忌觉得这段路程似乎格外的遥远。六月初的长安花木锦绣,真如百年后的白居易所赞叹的「宿雨长斋邻舍柳,晴光照出夹城花」,但长孙无忌却无心欣赏。

六月三日,太白金星在秦野出现,太史令密奏唐高祖此事,推断天下将为秦王(唐高祖称帝时将李世民封为秦王)所有。高祖将奏则拿给那时刚好入宫觐见的李世民看,世民趁机密奏他的两个兄弟淫乱后宫之事。高祖大惊,决定明早聚集兄弟三人以审问此事。

六月三日晚,长孙无忌带着上将府里的精锐数十人,快速的穿越长安街头。他们全副武装,骑在马上,不时发出金属撞击的声响。还好古代的城市从战国以来,各个居民小区都用墙包围着,只在墙上开门通向外面的街道,而且一向实行宵禁,傍晚时间一到,居民区的墙门便即关闭上锁,除了一定品级以上的官员可以出入外,其他人只有在紧急情况下,例如急病求医,才可以在街上行走。所以长孙无忌一行人虽然发出一些声响,却没有引起人们的注意,而他们也尽量避免出声,带着紧张的心情,默默地奔向位于长安正北边的玄武门。

发布者:saigege,本文摘自网络,如涉及版权请告知,我们对文中观点保持中立、交流之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