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见证唐代盛世兴起的长安

随着玄武门之变李世民入主东宫,长安城内的设施与建构日趋完善。除了使用「卜食」外,「相土」也是十分重要的择址方式。长安城,在唐太宗李世民的年代开始不断完善,不断见证唐代的辉煌。

玄武门与明德门遥遥相对,是一座高大坚固的城门,门上建有楼观,门内即是皇宫后院。由于玄武门建在龙首原的余坡上,地势比皇宫还高,居高临下之势使之成为宫城北面的重要门户。因此上将府一方决定选择此地作为行动之地。长孙无忌等人一到玄武门,便分散埋伏四周,静待黎明。

另一方面,李建成和李元吉也接获高祖身边宠妃的通报,知道自己的淫行被揭发,明日兄弟三人必须对簿公堂,由父皇亲自审问。李元吉主张称病不去朝见唐高祖,李建成则认为宫中守卫都是自己人,两人亲自去探探父亲的口风,不会有安全上的问题,此外还可以逼迫父亲表态支持己方。李元吉同意了,二人决定明天一大早就入宫,想来个先下手为强。

唐太宗

玄武门之变

六月四日,他们一早进入宫城,还没抵达皇宫大殿,获悉唐高祖召集了各部大臣临朝会审,便知大事不妙,连忙掉头往回奔。快到玄武门时,二人被李世民赶上。李元吉马上拉弓射向李世民,数发未中。李世民接住来箭反射,一箭射中李建成,他应声落马,当场死亡。

李元吉抛下兄弟不顾,骑马径直往城门奔去,被守在门口的尉迟敬德拦住,只得转往宫殿奔去,想向父亲求救。世民正追元吉,不防元吉回马撞着,两人都坠落马下。李元吉先起,夺世民弓,准备勒死他,尉迟敬德赶来,诛杀元吉在地。

此时李建成和李元吉的部属得到消息,聚集了两千人进攻玄武门。靠着易守难攻的玄武门,李世民不足百骑的人马得以以寡敌众。对方眼见久攻不下,便欲转而攻打天策上将府,尉迟敬德登上玄武门城楼,将伏诛二人的首级示众,对方兵将见主人已死、大势已去,一哄而散,这才解了此危。

真主入宫

李世民在六月七日被立为皇太子,总管所有政事。李世民随后搬入东宫,在里面处理朝政。东宫位于正殿太极殿的右方,是皇太子的居所和处理政务的地方,规模比皇帝所居的太极宫小,但也是一庞大的建筑群,其中除了殿堂宫院以外,还有亭榭楼阁二十多所。不久后李渊禅位,李世民即在东宫的正殿显德殿举行登基仪式,是为唐太宗,次年改元「贞观」,大唐盛世由此开始。太宗之后一直留在此处听政,直到贞观三年,太上皇李渊从太极宫迁居大安宫,太宗才到太极宫的太极殿里听政。

太极宫位于宫城的正中,是天子所在之处、朝廷的象征,为一庞大的建筑群。太极宫的布局为中轴对称、主建筑沿中轴线设置,四周以侧殿围绕,宫内殿阁亭池错落有致。太极宫依古籍《周礼?考工记》中记载的宫室建筑规矩「前朝后寝」规划,将宫殿群的使用功能大分为二:南边也就是前面,是天子处理政事的地方,主体是太极殿,为重要仪式如皇帝登基、大婚、册封等举行之处。北边的甘露殿及其侧殿则是后妃寝居之处。位于中间的两仪殿属于禁内,是皇帝平日召见近臣之处,不少记录在《贞观之治》中的君臣对谈,就发生在这里。

对于两仪殿,长孙无忌自然不陌生。他既是功臣、外戚,也是太宗最信任的心腹,经常被召至此处商量各项政策。李世民当了皇帝后不能轻易外出,体察民情之事都得依靠长孙无忌等人代为。有些不适宜在太极殿里上奏的,就留待皇帝退朝后在此面陈。所以两仪殿的气氛显得比较轻松,除了国家大事外,臣子也会报告一些城内发生的事,或长安城的情况,让深居宫中的皇帝也可以感受他治下都城的生命力。

长孙无忌很好学,当他初到长安,感受到长安的非凡气势后,就动念想要研究长安的一切。当太宗即位、天下太平后,长孙无忌便在闲暇之余翻阅史籍,了解长安的建城史。

长安的兴建

唐朝长安城的历史其实是从隋朝开始的。当隋文帝统一天下、建立隋朝后,仍定都于汉长安。汉朝的长安旧城自建城到随朝开国时已经过去八百余年了。由于水质不佳难以饮用、城市设施因年久及战乱而破败狭小,加上临近渭水,常受洪水泛滥之忧,隋文帝遂在开皇二年(西元五八二年)命建新都,选址于旧长安城的东南方,一片叫龙首原的地方「卜食(筮)相土,宜建都邑」。

根据史书记载来推断,至少从商朝开始,「卜食」与「相土」一直是炎黄子孙择址的两大决定因素。「相土」泛指考察当地的山水地形及物产人情等环境是否适合居住;「卜食」则是以占卜的方式求问上天神灵,迁居至经过相土选定之地的吉凶顺逆。先民认为人乃神所造,依天地之滋养生息而活,所以在思想意识里自然以天为大、以神为尊,惟天命神意是从。

因此在选址迁居等大事上,即使从人的角度上判断一块土地适宜居住,但占卜的结果并非吉相时,人们还是会毫不犹豫的放弃该地,另谋它地以居。这种敬天的观念延续至今,在中国传统文化相对保留较多的地区仍能见其遗风,现代流行的风水其实就是相土,也就是历来研究空间环境的智慧与经验之结晶。而当人们遇有疑难时,还是会想到神前去掷茭解惑,请求神灵的点化。

发布者:saigege,本文摘自网络,如涉及版权请告知,我们对文中观点保持中立、交流之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