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山雨欲来的京城--开封

北宋自宋太祖黄袍加身至今,已历经八十多年的风调雨顺、国泰民安的日子。但在这人来人往的吵杂汴京街道中,却暗藏着一股山雨欲来风满楼的那种莫名不安的气氛……

现在是北宋仁宗庆历三年(一零四三年),在经过八十年的承平时期后,北宋开始了它的黄金时代。虽然如此,面对北方的强国大辽与近年来崛起的大夏,北宋屡战屡败,依旧处于劣势。都城汴京的街头虽然依旧繁华热闹,背后却暗藏着一股山雨欲来风满楼的那种莫名不安的气氛。这种无形的压力压得王炎有点喘不过气来,虽然当下他的心情应该要很轻松的,因为他刚完成了包公交代的一项困难的任务,正无事一身轻的走在汴京的街头。

王炎的外表就像一般人那么平常,很容易就可以混杂在人群中,不被发现,而且他为人机灵,应变迅速,这也就是为什么包公喜欢派他去做一些暗中访查的事。

王炎是王朝的亲弟弟,展昭的徒弟,自幼跟随师长在衙门内走动,是故年龄虽然不大,见识倒是十分丰富。

此时他为了要排除那股无名的压力,决定找间茶肆,轻啜一杯来放松心情。他上了一间茶楼的二楼,挑了个临街的位子坐下,向茶博士要了一壶露水泡的新茶和几碟小菜,一面品尝、一面俯瞰着楼下的街景,春天的微风吹过路旁花树,捎来淡淡的花香,和着新茶的清香,王炎醺然欲醉,心情也随之轻快起来了。

开封说史

忽然听到有人高声说话:「各位客官请了,春日闲坐,若无弹唱说书相伴,岂不虚度良辰?小老儿是道地的汴京人,若各位不嫌弃,咱便来说说汴京的来龙去脉。若蒙贵听,赏小老儿几个钱;若说得不好,还请大家多多海涵。」

王炎往发话的人看去,是个精神抖擞的老人,一副见多识广的模样,的确像个老道的说书人。只听他说完开场白后,便从开封的名字开始说起,「在开封这地方,早在夏朝时就有城池存在,但名字已经不可考了。现在知道开封最早的名字叫『启封』,为『启拓封疆』之意,那是春秋时期郑庄公当政时的事情。到了战国时期,这里是魏国的首都,被称作『大梁』城,这时孟子曾至此来劝说魏王行仁政。信陵君时有名的隐士侯赢则在大梁的夷门做个守门的小吏。

隋朝时隋炀帝修通济渠,又称汴渠,开封成为沟通南北水运交通的枢纽重镇,开始快速发展。唐朝时,李白、杜甫、高适同游汴州,各自留下不朽名诗。著名的书法家颜真卿在这里被叛贼缢死殉职(西元七八三年)。

朱温取代唐朝,建立梁朝(九零七年),史称后梁,即定都汴州,称为东都。随后的五代,除了后唐以外,皆以东京为首都。由于人口过度集中拥挤,后周的周世宗柴荣进行了大规模的城市扩建工程,除了增建外城,将城市的面积扩大三倍外,还拓宽道路、疏浚河道,改善水路与陆路的交通系统;此外更制定防火措施,设置防火救灾定点,配备必要设备与人员定时巡逻;沿街与河道划设植树地带,遍栽花树,奠定了开封作为北宋帝都的繁华景象。

咱太祖原来是后周的殿前都点检,掌管禁军。黄袍加身的地方,就在汴京城北的陈桥驿(九六零年),算来已经是八十三年前的事情了。这八十多年来风调雨顺、国泰民安,老百姓安享的太平岁月久了,却不知危险与阴谋已经来到眼前了。客官不信,看那街角处,也许就藏着不为人知的秘密呢……」

发现蛛丝马迹

王炎漫不经心的听着老人的说史,下意识的向楼下街角处瞥去,看见了几个顽童围在对面街角的墙根处嘻哈吵闹,令他回忆起幼时淘气的情景。顽童涂抹一番后,闹哄哄的奔往别处。王炎饶有兴趣的看着他们留下的图案,画的是一只大乌龟趴在城墙下,龟壳上还写着王八二字,心想是小孩子的恶作剧,也就不再去在意。他继续喝酒赏景,看着路上行人络绎不绝,街上百业热络兴盛。

在这拥有上百万人口的北宋首都里,城市已经不像过去历朝历代的都城一样,被层层的高墙所包围了。由于社会形态的变化与经济的快速发展,春秋战国以来用坊墙围绕民居市肆的传统再也无法维持,连带的宵禁的律令也取消了。在北宋的城市里,店铺可以临街开门摆摊,街道成为热闹的商业区;市场的营业时段,也从刚开始的早市、午市,扩大到夜市和鬼市,可说是一座日夜不息的繁华大城。

王炎茶足饭饱,准备回开封府。他在不经意中瞥见两个形色怪异的人在附近窃窃私语,他们不时将眼光瞄向顽童涂鸦的墙角,却又装作什么事都没有一样,简短交谈几句就急忙的各走一方离去。王炎忽然想起老人最后讲的那句话,敏锐的直觉告诉他,这其中必有隐情。好奇心加上职业习惯,使他自动就开始跟踪起其中一人来。

走了一阵子以后,他看见前面那人停在一个转角前,王炎远远看去,发现那个墙角同样画着一只乌龟趴在城墙边,旁边似乎还写了几个字。那人看了看左右,趁着没人注意的时候伸手将字抹了去,然后快步离去。王炎等那人走远以后,也快步走到涂鸦的墙角,努力想要辨认被抹去的字迹,却是徒劳。想再跟踪下去,回头一看,那人也不见踪影了。

发布者:saigege,本文摘自网络,如涉及版权请告知,我们对文中观点保持中立、交流之目的。